华夏诗醇:刺史自惭居高位,疚心未见百姓康!

作者:郑重

中国画(fotolia)

    人气: 97
【字号】    
   标签: tags:

 

韦应物〈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

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
海上风雨至,逍遥池阁凉。
烦痾近消散,嘉宾复满堂。
自惭居处崇,未睹斯民康。
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
鲜肥属时禁,蔬果幸见尝。
俯饮一杯酒,仰聆金玉章。
神欢体自轻,意欲凌风翔。
吴中盛文史,群彦今汪洋。
方知大藩地,岂曰财赋强。

【作者介绍】
韦应物(737—790年),长安(今陕西西安市)人。早年豪侠任气,生活放荡不羁,曾以“三卫郎”(宫廷侍卫之一)侍卫玄宗。后来悔悟,折节读书,举进士。曾任洛阳丞,又一度辞官闲居。唐德宗建中二年(781)以比部员外郎出任滁州(今安徽滁县)刺史,不久,改任江州(今江西九江市)、苏州(今江苏苏州市)等地刺史。

他在一些诗中,反映了对民间疾苦的关注,表现出不安于居官生活的心情,敢于揭露暴政,抨击豪门。另有大量诗篇写田园山水。在艺术上,他接受陶渊明、谢灵运、王维的影响,形成了自己的高雅闲适、自然淡远的艺术特色。著有《韦苏州集》。

【注释】
郡斋:官署中休息的斋舍。燕集:燕与宴通。燕集,即宴集,饮酒聚会。
画戟:一种有画饰的兵器。
燕寝:休息安寝之处,即上述“郡斋”。清香:室中所焚之香。李肇《国史补》:“韦应物立性高洁,鲜食寡欲,所在之处,焚香扫地而坐。”
烦痾:本指疾病,这里指暑天出现的烦闷郁热。
居处崇:身居高位。
金玉章:金玉之声,喻文章佳美,指文士的诗篇。
吴中:苏州的古称。
彦:美士。汪洋:指文士们的文章气势浩大。
大藩:大郡。
“岂曰财赋强”句:怎么能说只是财赋丰饶?言外之意是:我们这里,文德也昌盛!

【简析】
本诗作于贞元五年(789),写的是作者和文士的宴饮。诗作者是当地的长官(刺史),也是著名诗人,他以这样的地位和身份,宴请当地的文人,所以诗的口吻,自然是地方长官和文人领袖的口吻,显示出身居高位的气度和襟怀。本诗所写文士宴饮之乐,主要是赞美当地文化昌盛,文人荟萃,赞美文士的诗文多名篇佳作,有如金玉文章。作为一州长官,能不拘形迹,朴素谦恭,与文士亲切相处,尤其是还能不忘人民的疾苦,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篇中的“自惭居处崇,未睹斯民康。”是久经传颂的名句。

【今译】
州衙前卫兵执画戟,排列端庄,
公余休息的寝室,凝聚清香。
海面上,飘洒过来阵阵风雨,
池阁亭台,刹时间变得清凉。
整天的烦躁闷热,很快地消散,
嘉宾贵客,此刻济济会于一堂。
我自惭身为刺史,居于高位,
不能看到百姓们乐业安康。
通晓道理,才能够排遣是非,
性情旷达,方可把形迹遗忘。
鲜鱼肥肉,在灾年属于时禁,
幸有蔬菜水果,请诸位品尝。
俯下身,痛饮一杯清甜米酒,
仰著头,聆听篇篇金玉文章。
心神欢快,身体自然很轻爽,
真想乘风在万里高空飞翔。
自古以来,苏州文化就兴盛,
看在座的人才,济济势若汪洋。
我们的苏州大郡,本系重要城市,
不仅是财赋多,文采也很辉煌!@*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