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粹大地震来袭 2017全球局势混沌不明

人气: 87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14日讯】川普当选美国总统、英国脱离欧洲联盟,2016年的大西洋两岸不约而同发生民粹大地震,不难想见欧洲国家即将召开的多场选举、美国未来的政策走向,都将因此出现极大的不确定性。

法新社报导,6月23日和11月8日,数以百万计的英国人和美国人在相隔近20周之内接连打了主流派耳光。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外克(Richard Wike)形容说,这是因为全球化、移民和恐怖主义让人极度焦虑而起。

外克说,全球化和移民改变了西方就业市场与人口结构,许多人因而把犯罪和移民联想在一起,即便是在移民组成的美国也不例外。

环视欧洲,从荷兰到波兰,从瑞典到意大利,若把现在的局面拿来和1930年代相较,会发现惊人的巧合。

现今民粹运动遍地开花,都希望力抗都会与政治菁英、抵挡欧盟,让国家“重回”中产阶级之手。

那么,川普明年1月20日上任,接掌全球最强盛的民主政体后,2017年的欧洲也会看到民粹主义者拿下权力吗?

英国脱欧公投前的宣传阶段以及美国大选期间的辩论焦点,都摆在全球化、130多万移民抵达欧洲、极端份子攻击等等。

民族主义者霍弗(Norbert Hofer)12月4日在奥地利总统大选落败后,传统和亲欧洲政党莫不松了一口气,但他们在意大利的希望却立刻破灭,因为意大利总理伦齐辞职,开启提前选举大门,希望退出欧元区的民粹主义“五星运动”和反移民的“北方联盟”也跟着士气大振。

荷兰人明年3月走进投票所时,怀尔德斯(GeertWilders)所属的极端主义反穆斯林政党可能首度胜选,尽管荷兰政治版图分裂,他可能无法筹组联合政府。

法国则将在5月举行总统大选,玛琳.雷朋领导的“民族阵线”预料会进入第2轮,与保守派的费雍厮杀。

而在秋天,2015年对难民开启大门的德国总理梅克尔将再一次竞选连任,她长期抵挡席卷邻国的民粹运动,而现在,她除了得抵挡党内的强烈批评,还得力阻目前享有13%支持度的反移民、反伊斯兰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AfD)壮大。

民调预测梅克尔会胜选、雷朋会败选,但结果也可能出乎意料。先前民调预测英国会公投选择留在欧盟,希拉蕊‧柯林顿会击败川普但失准之后,大家对民调普遍抱持怀疑态度。

美国哈佛大学政治理论讲师蒙克(Yascha Mounk)表示,2017年“极具不确定性”。

“一件事显而易见:川普当选证明民粹运动的成长没有自然的极限,如果有人觉得雷朋不可能赢,就和许多朋友认为川普不可能赢一样,犯了同样的错误。”

川普会是美国的贝鲁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意大利前总理)?无法预测、自恋,却掌管着美国核子密码?还是会当个能找到崭新方法解决事情的务实主义者,遏止或翻转美国步入衰退的趋势?

蒙克认为,川普可能威胁“权力分立、司法独立等等基本的民主原则”,美国民主可能因此“和拉丁美洲某些国家或乌克兰一样缺点百出”。

但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政策中心(EuropeanPolicy Centre)资深研究员葛瑞维(Giovanni Grevi)却坦承,川普胜选一开始可能激励欧洲民粹运动,让他们怀抱“某种程度的自信”。

但随着时间演进,接下来还得看川普怎么把言语转为“实际政策”。比方说,他能把工作从中国大陆或墨西哥带回美国,扩大劳动力吗?他会遣返非法移民吗?这些都是欧洲民粹主义者共同的优先考量。

有些人早已自称是川普的伙伴。雷朋比法国总统欧兰德还要早向川普道贺,英国脱欧大将法拉吉(NigelFarage)甚至亲自飞到纽约拜访川普,惹恼了伦敦的主流派。

但若川普没成功,欧洲民粹主义者可能尝到苦果。葛瑞维警告,欧元区逆境不断、难民大幅涌进,在在对欧洲带来重大考验,“欧洲对种种危机因子还是不堪一击”。

葛瑞维认为,未来的关键在于欧洲国家能否合作,成功处理危机,“那也将影响民粹力量的政治前途”。(转自中央社)

评论
2016-12-14 4: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