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诞与脐带传奇

《耶稣诞生》局部,1527年作。油画于木板。(维基百科)

《耶稣诞生》局部,1527年作。油画于木板。(维基百科)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耶诞佳节即将到来,教堂里、市街上应景的图案、装饰或商品中,总少不了表现耶稣诞生、天使报佳音、圣母子等节日相关题材,这些图像美好、温馨,传递著慈爱、神圣与希望的信息。

历代的西方绘画中,描写耶诞夜的作品也数不胜数。然而我们在此要介绍的一幅文艺复兴威尼斯画家娄托(Lorenzo Lotto,1480-1556)的《耶稣诞生》,虽然不是作者的精彩名作,却是这类题材中独一无二的。为什么呢?

《耶稣诞生》,1527年作。 56 x 46 cm,油画于木板。(维基百科)
《耶稣诞生》,1527年作。 56 x 46 cm,油画于木板。(维基百科)

这幅尺寸不大的木板画中,我们看到圣母玛利亚和一位妇女正小心翼翼地俯身为出生不久的圣婴沐浴,圣母的慈爱的脸庞和圣婴身上的光芒互相辉映着;后方刚刚闯入的圣约瑟似乎立即收敛动作,生怕惊扰了这神圣安详的时刻。其实这些情节在宗教教义中并不重要,表现夜景的手法也不足为奇。那么特殊在哪里呢?细心的读者们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圣婴耶稣的腹部:一小截脐带被特意的描绘出来!这可是艺术史上绝无仅有的事!为什么要把脐带画在这么显眼的、被光芒笼罩的主要位置呢?难道是因为画家喜欢忠实地描绘自然的每个小细节吗?

《耶稣诞生》局部,1527年作。油画于木板。(维基百科)
《耶稣诞生》局部,1527年作。油画于木板。(维基百科)

其实并不是!

原来在文艺复兴时期,有一个基督教旁支广为流传,叫“圣脐教派”。据称耶稣出生时的脐带被保存了下来(有点令人难以相信),后来被奉为神圣遗物,并被赋予了宗教的象征内涵。信徒们十分重视供奉、敬拜这个圣物。这段脐带一直被珍藏在罗马的拉特兰圣约翰教堂。然而,在1527年查理五世的雇佣兵入侵罗马大肆掠劫的时候,珍贵的圣脐带竟然被一个士兵给偷走了!教皇克里门七世知道后,立刻下令追查圣脐带的下落。

画家罗伦佐·娄托,于是创作了这幅《耶稣诞生》,有史以来第一次画出了婴孩耶稣的脐带,作为圣物缺席时的代替品。如此,信徒们仍然可以在面对画作时默想所谓的“圣物”,虔诚地祈祷……直到30年以后,圣脐带被找回来为止!

《耶稣诞生》1523年作,油画于木板。(维基百科)
《耶稣诞生》1523年作,油画于木板。(维基百科)

娄托还有另一幅《耶稣诞生》,但并未突出婴儿的肚脐;另外也有十分出色的相关作品如《圣母子、天使与圣人(圣凯瑟琳、圣托马斯)》,充分表现出人物甜美、风光明媚,色彩鲜丽的威尼斯画派特色与画家本人的才华。

《有圣凯瑟琳、圣汤马斯与天使的圣母子》1523年作。113 × 152 cm (44.5 × 59.8 in),油画于帆布。(维基百科)
《圣母子、天使与圣人(圣凯瑟琳、圣托马斯)》,1523年作。113 × 152 cm (44.5 × 59.8 in),油画于帆布。(维基百科)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达•芬奇的未完成作品《头发散乱的女子头像》(« Jeune fille décoiffée »),24.7×21釐米,作于1508年。在棕褐色的透明底层上,画家把不透明的铅白涂在画像的亮部,并通过调整铅白的厚薄、利用对下层颜色不同程度的覆盖得到不同色阶的浅色,用来塑造形体。这种技法叫作“提白”。假如画家继续深入作画,等这一层画完并干燥后,用树脂油调合具有较高透明度的色料很薄地画在已有的提白色层上,透过薄薄的透明色能让人看到下层,就叫做“罩染”。(在此只是简单地介绍“提白”与“罩染”的基本概念,以方便非美术专业的读者理解本文。)(公有领域)
    如果把古代的油画作品与近一百多年来的各类现代派油画比较一下,可以看到它们最直观的区别就是在画面效果上的巨大差异。通过历代留下的典籍和文献,或现代的一些科学检测技术,美术界早已认识到这种差异来自于绘画技法的不同。
  • 乔凡尼.贝里尼1497年于威尼斯圣吉欧教堂绘制的祭坛画《宝座上的圣母》局部。威尼斯学院画廊收藏。(M0tty/维基公共领域)
    文艺复兴绘画中出现的Cangiante(换色法)、Chiaroscuro(明暗对照法)、Sfumato(晕涂法)和Unione(统合法)这四种风格迥异的绘画技法被后世广为流传,许多艺术巨匠都曾经出神入化地运用它们创造出辉煌而美丽的艺术珍品。
  • 2016年8月11日,艺术收藏家兼艺术复兴中心创始人兼主席弗雷德里克‧罗斯在家中受访。(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罗斯认为,现代派的兴起、其对写实艺术的巧言批驳,以及艺术鉴赏的总体萎缩,要归因于“贪婪”。可以说,在拜金的作用下,对艺术的挚爱被抛弃了。“那些大艺术家作品的经销商们一边咬著指甲等著每一幅画画完,一边想着如果画作源源不断能挣多少钱。……”
  •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 1825—1905),《诱惑》(Tentation),1860年作,布面油画,132.08×99.06cm,美国明尼阿波利斯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回溯19世纪法国艺术,就不能不审视“国家科学与艺术研究院”(Institut Nationale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简称研究院)及其下属美术学院(Ecole des Beaux Arts,通常称为法国美术学院)的历史。
  • [荷/英]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1836—1912),《黑利阿迦八鲁斯的玫瑰》(The Roses of Heliogabalus),1888年作,布面油画,132.1×213.9 cm,私人收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19世纪的欧洲学院派绘画,在上个世纪很长时间里都是保守的同义词,只能以几百美元的贱价卖掉;近年来,学院派绘画重获艺术市场肯定,屡屡拍出数百万美元的高价。如果不了解学院派,就不能真正理解19世纪西方艺术。学院派艺术家们并不像后世人那样看待自己的作品,且其内部也有流派之分,这正是本系列文章将要讨论的话题。
  • [意]米开朗基罗,为《利比亚先知》所作草图(约1510—1511年)。(The Met Breuer)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 [法]威廉‧布格罗,《有天使的圣母》,又称《天使之歌》(修复后的局部),布面油画,1881年作,保罗‧盖蒂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随着股市像皮球一样弹来弹去、房价持续走低、储蓄利率跌至谷底,很多人都转向艺术投资,寄望其成为更稳定的投资形式。艺术自身就是国际化货币,可以避免纸币贬值带来的财产损失。此外,艺术品是可因其美学和文化意义获得欣赏的有形物品。人们可以鱼和熊掌兼得。不过,在进入这一回报丰厚的领域前,还是有许多方面需要留意。
  • 安东尼奥‧德佩雷达(Antonio de Pereda)的《骑士的梦》,约作于1655年。(公共领域)
    在信仰题材之外,艺术家们也常藉梦境来表现寓言与神话,或进行自由叙事,特别是浪漫派艺术家,他们在捕捉无形的梦时,常常青睐噩梦题材……无论表现形式如何,这些艺术作品往往像梦本身一样打动和启发观众。
  • 西班牙画家Juan Pablo Blanch Ribó 参观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的马塔洛举办的“真善忍”美展后留影。(大纪元)
    班牙画家约翰•保罗•布兰奇(Juan Pablo Blanch Ribó)出身于绘画世家,是家族中第十二代画家。他的父亲和意大利画家达芬奇对他影响至深。
  • 路易十四时代的艺术总管勒布杭(Charles Le Brun (1619-1690))这幅《耶稣诞生》,有古典的优雅秀丽,也有巴罗可的热闹、华丽与弧线动态感。(公有领域)
    《耶稣诞生》是西方宗教绘画中重要的主题。画家将传说中,耶稣诞生于伯利恒旅店马厩中、天使报佳音等情节,以丰富的想像描绘出许多祥和、优美而神圣的杰作。... 今天人们庆祝耶诞节,几乎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文化活动,即使没有信仰这个宗教的人们也借着这个节日或放假、团聚,或送礼或祝贺,不一定了解耶稣诞生的意义。当然即使不在特定宗教角度,也同样可以感受到艺术家在表现神圣宗教故事时,那种追求善与美的虔诚,与这些艺术带给人们的净化与升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