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污蔑法轮功的“洗脑专家”患喉癌

11月26日上午,台湾及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约6,300人,他们身穿着深黄、浅黄、红、黑、蓝、白色的服饰,在中正纪念堂前排出壮观的“法轮图形”、16道光芒及下方文字“真善忍”。(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29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近日,湖北参与对法轮功迫害、有洗脑“首席专家”之称的刘红松被曝得喉癌。

十多年来,追随江泽民集团,积极参与构陷、污蔑法轮功学员的人不少,这些人往往都噩运随身。对此现象,有专家从中国传统文化角度来阐述善恶有报的天理。

洗脑“首席专家”患喉癌

中共将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绑架进劳教所、看守所、法制中心、甚至直接判刑送监狱迫害。中共使用各种手段对失去自由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欺骗。

据明慧网报导,居住北京的“中国孙子兵法应用研究中心”首席顾问刘红松,湖北黄冈人,被中共官方利用来散布谎言,成为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首席专家”。

刘红松课堂上自曝其转化手段:歪曲法轮大法中的内容来迷惑法轮功学员;用诈骗的方式来博得法轮功学员信任;以“情”来欺骗,达到最终“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

刘红松称,一次为了转化一名广州的法轮功女学员,他假惺惺的陪着连续六天流泪,骗得对方的好感,最后还找来这名法轮功学员上高三的女儿来继续欺骗,他却悄悄在一边窃笑。

报导说,正像人们常说的,“口舌业”要由口来偿,刘红松遭了太多业得恶报,患了喉癌。

下面盘点海外明慧网披露出来的一些典型案例。

央视新闻联播主持人罗京“英年早逝”

在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后,中央电视台配合镇压运动,铺天盖地的诬陷、恶毒攻击法轮功。罗京作为央视新闻联播的主持人,大多数污蔑、攻击法轮功的内容出自于他的口中,欺骗众多的大陆民众。

2008年,罗京被查出患淋巴癌,移植骨髓后也未能控制住病情,两个月后出现口腔溃疡等并发症,舌头溃烂,不能说话,连喝水都疼痛难忍。最后吃饭、吃药前先都要先配麻药漱口,同年6月5日,他死于北京肿瘤医院,去世时才48岁。

央视的《焦点访谈》栏目制作了包括《天安门自焚伪案》在内的大量构陷、污蔑法轮功的专题节目,该主要制片人陈虻在2008年初患上胃癌,经历九个月的病痛折磨后,已经痛不欲生,想要放弃治疗。同年12月23日,他也死于北京肿瘤医院,死时才47岁。

央视主播方静44岁就去世。央视2001年元月炮制的“天安门自焚案”后被揭露“整个事件是由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2005年1月23日,方静在央视《焦点访谈》节目中重播这个诬陷的片子,通过采访所谓“天安门自焚”的当事人和策划人,来诋毁法轮功,煽动民众仇恨佛法。

幼儿教师患咽喉癌

山东莱西市马连庄镇仲格庄村原幼儿园教师阎中民,在中共疯狂造谣诬蔑迫害中,自演自唱诽谤大法的歌曲,2007年阎中民患上了咽喉癌,不能发声,她还没有结婚的女儿(约三十岁)也得了精神病。当地的村民表示,是她造了太多的口舌业,遭报应,不但害人,也害了自己和家人。

大学教授出车祸去世嘴撞没

70多岁的郑州大学哲学教授吕鸿儒(原河南省哲学会理事、郑州市哲学会副会长),利用自己的学者身份,到处做报告污蔑攻击法轮功,并在河南电视台上大肆诬蔑法轮大法,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摇旗呐喊。

2003年8月初,吕鸿儒跟妻子、女儿女婿和十来岁的外孙女一行五人开车回老家,祭奠死去的父亲。途中在107国道上撞在一大货车车尾,造成老两口、小两口当场死亡,小外孙女受伤的惨局。离奇的是吕鸿儒本人嘴被撞没了,在其遗体告别仪式上,只能用块白布把其嘴部遮盖住。

湖北麻城市长喉部长瘤 开刀成植物人

麻城市是湖北省迫害法轮功相当严重的地区之一。2001年3月,张家国刚上任麻城市市长,就批示要对全市法轮功学员进行严厉迫害。同年4月18日,麻城市白果镇发生政府官员将一名女法轮功学员王华君打的奄奄一息,又拖到当地名为金源广场的市政府门前活活烧死的恶性事件。警察向围观的民众宣称是“自焚”,当地还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用绳子捆绑在摩托车后面在地上拖拉,惨不忍睹。

2002年腊月28日,张家国上麻城电视台宣称在过年期间要抓所有法轮功修炼者。结果,第二天他就突然喉咙剧痛,经检查发现喉管长有一个瘤子。除夕那天在麻城市人民医院准备做手术,但手术前打麻药出状况,终因麻醉过敏而成为植物人,2009年2月12日张家国死亡,年仅53岁。

诽谤佛法遭雷劈

辽宁沈阳市苏家屯区官立村六十八中学的美术教师张同兴,曾组织学生在污蔑、诽谤法轮功的材料上签名声援,并且亲自画漫画攻击谩骂李洪志先生。2003年8月11日,张同兴在官立村一处废弃鱼塘钓鱼,当时天降大雨,他躲在一棵树下避雨。突然一个闪电雷鸣,张同兴应声倒地而亡。他的头部有大洞,前胸、头发焦糊,死状极惨。

凌晓辉博士:善恶到头终有报

澳大利亚悉尼的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凌晓辉博士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人们常说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其实他就是自然规律,是天地之间的“道”、是西方文明中“法”的核心。

“通俗的说法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世人有时并没有及时看到这种报应的结果,有的心术不正的人抱着侥幸的心理还是要干坏事,结果当恶报来时后悔晚己。这就是所谓‘来早’或‘来迟’的不同。如元.无名氏《朱砂担》第二折:‘休将奸狡昧神祇,祸福如同烛影随;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凌晓辉表示,在共产党统治的大陆地区,人们被党文化洗脑后已经没有了认识真理和真相的能力,斗争和暴力文化取代了人们最基本的道德观念,这样人就会失去做人的准则,什么坏事都敢做,欺负弱者、老实人和好人。

“也就发生了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残暴、最无耻的,以一个统治了世界上五分之一人口的政权,动用其整个国家机器来镇压一群完全从内心深处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其实他们已经成为了人类最邪恶的人和势力。那么等待着他们的报应和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凌晓辉说。#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12-16 12: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