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还是一个人

作者:吴若权
  人气: 14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不必哀悼青春,更不用频频探询生命的解答,

积极主动规划人生下半场,就能找回完整的自己。

午后白花花的阳光,从枝叶茂密的缝隙间,温和地洒在肩上。

高中开学第一天放学的画面,再度浮现眼前。刚结束日夜蛰伏于补习班一年的重考生涯,穿上全新的高中制服,潇洒地再见天日,告别幽暗灰败少年的忧郁,迎向一个虽然未知、但不能再坏的人生,让我既感伤、又兴奋。

背著书包搭上车,站在公车司机座位后面,我盯着车身两侧的后照镜看,窗外的景象,前一秒是未来憧憬,后一秒已是过眼云烟。

明明是夏末天气晴好的都会午后啊,豆大的泪珠竟如山间的豪雨,气势磅礡地打在记忆的长廊。我听见决心的战鼓响起,催促自己勇往直前。不要再沉溺于既往,活出真正想要的未来。

从那一刻起,我主动做出慎重的决定──从开学的第二天起,独自留在学校晚自习,直到图书馆熄灯才回家,立志不花父母的辛苦钱去补习,一定要凭自己的努力,考上理想的大学,以免三年后再度尝到名落孙山的败绩。

那年我十五岁,第一次体验到成长过程中剧烈地、彻底地转折,来自一个看似轻轻的逗点,却是大大的改变。

人生,会有几个这样的逗点?可以在当下敏锐地觉察自己──重新,一个人。然后毅然决然地朝向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前进。告别过去、告别爱恨、告别烦恼、告别恐惧,有决心、也有能力,以自由无畏的姿态,拥抱全新的自己。

年过五十的这个夏日午后,我和朋友约在特色鲜明的小小独立咖啡馆。一个人从闹区人潮熙来攘往的市街,悠然转进路边旧式古老建筑的静巷,仿佛经历一趟人生旅途的缩时摄影。少年熟悉的阳光,再度如亮丽的花瓣,飘落在熟年的肩上。了然世事地告诉自己,我终于懂得这般道理:穿越滚滚红尘,才能享受孤独;抖落爱怨悲欢,才会安适自在。

既善于独处;也乐在相处

小时候,我是非常喜欢享受孤独的孩子。童年经常搬家迁徙,和两位姊姊聚少离多。我习惯自己一个人玩、一个人奔跑、一个人放风筝、一个人读故事书。

一直到青少年,我仍不知道如何和玩伴相处,甚至有过几次被霸凌的经验。人际关系的挫折,让我学会伪装自己,以亲切和善的样貌,掩饰内心的孤独。虽然以短暂的和乐假象融入人群,不至于会太不快乐,但总在匆匆逃离团体生活,回到自己的角落时,大大地松一口气,感觉无比的轻松自由。

能够真正毫无胆怯地和别人互动,已经是上大学、甚至是出社会上班以后的事。长大才结识的朋友,几乎不能想像从前的我,是多么害羞、木讷,而且讲话结巴。在改变自己的过程中,我付出许多努力、克服无数障碍,才能从自卑到自信,走出自己的世界,和别人产生连结。终于,经过生命的无常、友谊的历练、亲情的喜舍,当我再度回到自己一个人的角落,庆幸自己能够真正地成为“一个人”。既善于独处;也乐在相处。

细数过往岁月,我曾在多少人的心中来来往往,多少人曾在我的世界停停走走?年少时为了卸下“一个人”的孤寂,以为彼此拥抱才会幸福,试着努力追逐着和另“一个人”相濡以沫,爱与被爱的伤痕斑斑累累,幸与不幸的记忆层层叠叠,和往事渐行渐远,与自己愈靠愈近,才慢慢懂得:无论最后的结局,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愿意继续相守、或各自转身份手,唯有彼此尊重与祝福,才能两相忘于江湖。

少年的我,虽然刚踏入青春期;天真早熟的心智,已经懂得岁月的沧桑。当年的大哥哥、大姊姊们,刚从西洋摇滚音乐的热潮,转换到清纯的民歌创作,我刚学会弹吉他,敞开小小的胸膛里,怀抱暖暖的吉他,跟着吟唱由杨弦先生谱曲,演唱余光中老师的新诗作品〈江湖上〉:

一双鞋,能踢几条街?

一双脚,能换几次鞋?

一口气,咽得下几座城?

一辈子,闯几次红灯?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风里

一双眼,能燃烧到几岁?

一张嘴,吻多少次酒杯?

一头发,能抵抗几把梳子?

一颗心,能年轻几回?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风里

现在网路上仍可以搜寻到鸿鸿老师的评介:〈江湖上〉是余光中老师一九七○年旅美时期的作品,引用Bob Dylan的歌曲〈Blowin’ in the Wind〉。全诗也仿Dylan使用一连串问句,但相对于反战歌手的意气风发,中年的离乡诗人却别有怀抱。

在那个年代成长,总会背诵几首诗、唱几支歌,无论经济多么穷困、心情多么苦闷,只要几段文字与音符,就能挣脱现实的牢笼,在宽广的梦想里飞翔。

人到中年,重回记忆,找到似曾相识的心情。当年我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如今已经是五十岁的熟男。对于生命的困惑逐渐减少,继之而起的人生课题是:全然的顺遂接受。

唯有靠自己,才能完整自已

几天前去参加来自荷兰灵媒作家潘蜜拉.克里柏(Pamela Kribbe)来台的系列讲座,听众提问相当踊跃,有几位期盼走入婚姻的女孩,问了很相似的问题:“我一直很渴望伴侣,为什么他迟迟没有出现?”即使每个人的背景不同,潘蜜拉转译的灵讯却大同小异。要她们回到内心深处,先安顿自己。

虽然我也曾经渴望伴侣,但经过多次的恋爱,我才学会:无论单身或已婚,在幸福的道路上前进,必须放慢脚步,试着完整自己,而不是匆忙追赶,找寻另一个人前来完美你的人生。否则,你会一再错过、一再失望。

我认识许多真正很幸福的已婚伴侣,从他们身上发现:两个人在一起,能够长久幸福的秘诀,并不是依靠彼此,而是成全对方。尊重对方以“一个人”的姿态,自由自在地活在婚姻里,这段关系才会长久。

有些人会质疑地问:“万一对方在外面乱搞;甚至出轨怎么办?”其实你如果真心爱对方,就应该容许他选择他感到快乐的生活方式。或者,他最后终会发现自己对于快乐的追求,既肤浅、又荒唐;然而,你无须评论,只要回到自己身上,保持高度的觉察,随时提醒自己:“我也可有我的选择!”但这个选择,必须是基于爱与信任,不是恨与背叛。

在我开办的疗愈课程中,有很多学员问我关于“维持单身”或“期盼结婚”的题目,我的回答是:有些人的生命课题,需要由伴侣砥砺切磋;有些人的灵魂修行,需要靠自己独力完成。如果,你选择后者──请千万不要因为孤独而自怨自艾,而是要把握单身而自由自在。

单身,并非公害,也绝对不是国安问题。相反的,单身反而往往因为纳税金额、劳动生产、照顾父母,而成为对国家、社会、家庭,很有贡献的一个族群。

或许,单身者还是会被某些人歧视,原因可能是对方不了解或不包容。但正因为如此,单身,更必须好好善待自己。

重新,一个人;从心,一个人

在人生的旅途上,踽踽独行。关于“一个人”的概念,我已经越过“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又是山”的不同层次,犹如宋词〈虞美人.听雨〉 (作者:蒋捷)──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我们因为付出爱而让自己变得独特,就像小王子照顾玫瑰花而让它成为唯一。在满天星斗中,听见遥远笑声,而知道那是你最在意的一颗星。浪迹天涯的路上,有爱、有恨、有灿烂、有荒凉。两个人相爱,最美的结果,并非永远拥有对方,而是自己愿意成长,帮助彼此生命更为丰盈。

或许,有“一个人”会让另“一个人”得到短暂的投靠与安慰,但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是另“一个人”永远的依靠与救赎。

无论你现在几岁,身心属于哪种性别,单身、已婚、或离婚,生命走到最后,终究,还是一个人。

在“一个人”的情状下,可以泰然处之,终必学会自得其乐。当“一个人”不再害怕“一个人”,才能在遇到另“一个人”时,相守时愿意成全对方、分手时彼此祝福。

活到熟年,迈向中老,若这一路走来始终只是“一个人”,或经过千山万水回到又只剩下“一个人”,面对长长的人生、匆匆的回忆,该如何面对下半生?

此刻,那首民歌,再度浮现脑海:

为什么,信总在云上飞?

为什么,车票在手里?

为什么,恶梦在枕头下?

为什么,抱你的是大衣?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风里

一片大陆,算不算你的国?

一个岛,算不算你的家?

一眨眼,算不算少年?

一辈子,算不算永远?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风里

(词:余光中.〈江湖上〉;曲:杨弦)

人口高龄化不是趋势,而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如果我们已经心知肚明,可能老来无以为伴,也不能依靠子女,就必须立刻停止感叹,当下就开始准备为自己启动第二人生。

无论是悲伤地经历失恋、失业、失婚、失去健康,或是喜悦地因为心智已经逐渐成熟,到可以面对“重新,一个人”概念中的那个逗点,此刻不必哀悼青春,也无须负气流浪,更不用频频探询生命的解答,只要拿出决心与勇气,以对生命百分之百的负责态度,积极主动规划人生下半场,就能找回完整的自己。

人生的列车,一辆接着一辆,匆匆地驶过;途中的旅客,一批接着一批,被命运送往不同的地方。

如果你是列车上的旅客,处于昏睡的状态,只因为你穷尽半生之力,还是觉得自己总爱不到想爱的人,做不到想做的事,结不到想结的婚,存不到想存的钱……就别再往错误的方向继续行进吧!看清楚列车的时刻表、起点与终站,重新做出正确的选择。

已经伫立在车站转运大厅的你,此刻要往哪里去呢?

从打瞌睡的呵欠中醒来吧,让自己回到童年的火车上,像《小王子》书中第二十二章描述的孩子,继续好奇地把鼻子扁扁地抵在车窗上,只因为心里很清楚自己要追求什么。

在人口高龄化的过程中,“年纪”和“寂寞”都愈来愈长,每个人都必须开始学习:如何面对“孤独感”愈来愈浓厚的社会?无论你现在30 岁、40岁、或50岁,无论你是未婚、已婚、或离婚,趁早学习“善于独处,也乐在相处”的态度与技能,重新开始规划人生下半场,才不辜负自己的青春,也才能让自己真正过得幸福。

《重新,一个人:拥有自由无畏的人生下半场》,是我出版的第一○四号作品,从财富、感情与友谊三大支柱,提供你全面的人生省思。这是我经历过的挣扎与痛苦,转化成喜悦与幸福,但愿可以提供你更多的心灵能量与参考资讯,让你及时抓住生命最关键的逗点──既是“重新,一个人”;也能“从心,一个人。”当下,就活出属于自己的美好未来。@

──转载自皇冠文化《重新,一个人:拥有自由无畏的人生下半场》

责任编辑:方远

%e3%80%8a%e9%87%8d%e6%96%b0%ef%bc%8c%e4%b8%80%e5%80%8b%e4%ba%ba%e3%80%8b%e7%ab%8b%e9%ab%94%e6%9b%b8%e5%b0%81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海顿(Franz Joseph Haydn,1732年3月31日——1809年5月31日),奥地利作曲家、古典主义音乐的杰出代表,是继巴赫之后的第一位伟大的器乐作曲家,被誉为“交响乐之父”和“弦乐四重奏之父”。他集作曲家、小提琴家、指挥家等于一身,是音乐史上多产的作曲家之一。
  • 很多父母都会担心:自己的孩子心地太善良,长大后会吃亏。我就不这么想,家长完全没必要担心孩子长大后吃不吃亏这件事,我们要担心的是,他们能否勇敢地去面对伤害。
  • “中国自海通以来,因为国际交通和科学文明发达的原故,早已成为国际社会中主要的一分子,而且是整个国际关系中最复杂的一环,无论政治、经济、社会、学术、思想各方面的演变,无不受国际环境的重大影响。现在中国问题完全是一个世界问题,而且是一个世界的中心问题。”(蒋介石《政府与人民共同救国之要道》,一九三六年)
  • 走到今天,写到这里,真觉得世界之大,远远超乎当时我们所想。面对说不完的傻事、度不完的年轻、伤不完的伤,都会慢慢习惯的吧。亲爱的左手,你就是我左边掌心上最大的遗憾。但是没有关系,我们可以自今而后,把晦涩留在过去、把窗打开,允准洞悉灰暗的明朗流淌进来。是的,神秘之余,别再忘了给他人机会,透视自己。
  • 请告诉自己,天下没有完人,一时的表现不佳,不足以代表一个人的整体,有缺憾的人生是常态。更何况,你的周遭朋友并没有人把你视为边缘化人物,反而很喜欢你。所以,你应该从观念中改变自己完美的价值观。不论男生、女生,都是因缘际会的安排,才会出现在我们身边,本着真心相待的初衷,就能快乐地和他们相处,人我之间的缘分深浅也自有安排,只要出于至诚,毋须在意彼此分合的得失。人生本来就不完美,但是我相信你会好好地享受它,加油!
  • 柳宗元自小被称为神童,他“精敏绝伦”,二十一岁进士及第,妻子是礼部、兵部郎中杨凭的女儿;二十四岁任秘书省校书郎,三十一岁时,就已是京城的监察御史了。
  • 的只有千万人口的小民族,为人类文明做出了与其人口比例不相称的卓越贡献,却一直平心静气;而有的十几亿人口的庞大民族,对现代科学几乎毫无建树,心安理得地享受现代文明的成果,还总是愤愤不平。
  • 中国的“双11”网购促销刚结束,美国感恩节的“黑色星期五”又在眼前……买到心中看好的物品,快乐度究竟如何?据美国心理学家最新发布的研究,购买心仪物品固然让人满意,生命体验给人的愉悦幸福感却要长久得多。
  • 现在,我所能和你说话的,当然不是用摸不着边际的声音,而是用看得见的有形象的文字。以前曾有位友人曾写道:记忆是钟鸣,时钟铃那烦人的滴滴答答,自行车钟铃那吓唬人的哗哗朗朗…
  • “婆媳关系”是每个步入婚姻的女人最担心的问题,婆媳相处和谐,一家其乐融融,婆媳相看两厌,生活鸡犬不宁。但不管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性格的婆婆,只要自身拥有正面健康、体贴宽容的心态,不管彼此间隔有多大、裂缝有多深,一样可以逆转局面、消融成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