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习提四禁令破老人干政 胡锦涛助阵盯紧江泽民

人气: 201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齐先予报导)在六中全会获封“习核心”之后,11月30日,习近平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有关规范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待遇等文件和规定。此一规定的执行,将是习全面破除了“老人干政”。

而在六中全会中,胡锦涛主动提出给自己论定功过。外界舆论认为,其实质是要求对其执政期间备受江泽民“干政”之苦的重大政治责任进行厘清。

2016年11月30日,习近平在六中全会获封“习核心”之后,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有关规范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待遇等文件和规定,明确提出四项要求:

一、退下来要及时腾退办公用房。

二、不能超标准配备车辆,超规格乘坐交通工具,外出要轻车简从。

三、按规定配备工作人员并加强教育管理,严格约束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

四、压缩赴外地休假、休息时间,实行严格报批制度等。

3年前就提出 习终于发出四大禁令

第二天,背景强大的大陆微信公号“学习大国”撰文解释,中央开了一次很不简单的会议,不简单的地方在于,“审议通过规范党和国家领导人有关待遇等文件”,这是动真格啊!

文章提到,虽说早在2013年6月,中央政治局召开专门会议时就提出“要统筹制定领导干部办公用房、住房、配车、秘书配备、公务接待、警卫、福利、休假等工作生活待遇标准”。但在这次会议上相关文件已“审议通过”,到如今落实,事情又迈进了一大步。

文章表示,从18大之后“八项规定”出台,到18届三中全会提出领导干部工作生活“六不准”,到18届六中全会重点喊话高级干部,再到规范领导人待遇相关文件的审议通过,这些改革举措在逐步出台落实。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长期以来,当局反贪“打虎”一直遭到既得利益集团和江派人马的阻挠。2013年习阵营提出的相关文件,直到3年后才被“审议通过”,说明这3年遇到了各种阻力。在持续“打虎”的高压震慑下,最终习当局推动了这个规定的执行。这个规定,换句话说,等于是习全面破除了“老人干政”。

强调“退下来”根本破除老人干政

12月2日,港媒东网白非的评论文章表示,在当今世界,中共的高干待遇或许是最为复杂繁琐也最为严密优厚的,都有着各种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定、规则。形成了一个特权阶层,每年耗费巨额公款。

文章说,从政治局会议披露的内容看,主要篇幅都是强调约束“党和国家领导人”“退下来以后”,这一点颇耐人寻味。虽然中共在明面上废除了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但老干部们对高层政治的影响却始终存在,特别是涉及重大决策、人事安排等。这种政治影响也体现于生活待遇上。一些领导人退休后,却仍霸占办公室。

文章最后说,最高领导层能够在此时出台文件,直接对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待遇,特别是已退休高干的待遇做出种种约束性条款,还是显示出“习核心”确立后高层政治格局的细微变化。特别是政治局会议中还明确提出“有关人员要自觉遵守”这种措辞严厉的表述。

以温家宝对比江泽民

据北京青年报的微信公号“政知局”披露,这份文件的制定酝酿已久,其关键源头可以说是18大之后不久出台的“习八条”。文章提及,退休高官及时腾退办公用房的范例之一是原总理温家宝。

据官媒报导,2013年3月2日,离当年全国人代会开幕只有3天时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像往常一样在中南海的办公室里批阅文件。他身后书橱里的书已经撤下装箱。他说,那些书将捐给他的母校南开中学。”

这显示,温家宝基本上做好了腾退办公用房的准备。温家宝将在该人代会卸去任总理一职。

与温家宝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江泽民2004年卸任中共军委主席后,以“军委首长”之名对胡温政权屡屡干政,并一直在中央军委办公处“八一大楼”及中南海内保留其办公室。直到中共2012年18大召开前夕,这两个办公室才被撤销。

习近平上台不久,江泽民又在2012年12月22日至12月28日6天的时间里先后五次亮相,并多次题词,公开挑衅习近平新班子刚制定的“习八条”。

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曾表示,2013年3月中共两会之际,中南海高调宣布温办公室撤离,暗示温将彻底卸任,实际是给中南海其他高层公开做见证,并彻底解决江泽民等长达十年的“干政乱纪”问题。

温家宝被指是江派人马的“眼中钉”,他曾力主拿下江派大员薄熙来、要求调查江派前常委周永康。习近平上任后,在习江斗的过程中,温家宝也多次露面,力挺习近平的反腐“打虎”运动。

规定直指江泽民的贪婪奢侈与恋权

对照习近平提出的这四大禁令,几乎都在直接针对江泽民。

文件提到一些领导人退休后却仍霸占办公室。其实,就是在暗指中共前党魁江泽民。

据港媒披露,截至2012年,中共退休党政军高官61万人,薪酬、福利、待遇总开支7250余亿元,全部由纳税人买单。

其中,江泽民2012年耗用3840万元公款,在所有退休高官中花费最多。相比之下,2014年中国普通民众退休后的养老金,平均只有退休前工资收入的45%,生活质量缩水一半以上。

据香港《动向》杂志此前披露,江泽民退休后经常“光顾”的行宫,除了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玉泉山中共中央军委招待所5号楼外,还有上海西郊宾馆、上海大公馆、苏州太湖宾馆等。

中共上海市政府专门为江兴建了代号为“上海一号工程”的养老豪宅,还在瑞金宾馆以及浦东地区为江修建了豪华别墅。这些养老豪宅和别墅,成为江泽民在上海的“地下中南海”。

报导引述举报材料披露,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在担任中共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期间,在闵行区圈取上万亩地皮兴建航太城,江泽民一行宫就在其中。其奢华程度、面积均超过毛泽东当年在上海的行宫——上海西郊宾馆。

此外,江泽民卸任后十余年间,他在中南海的“江办”和设于军委大楼的办公室仍然长期保留,继续在幕后干政,直到2014年5月,江泽民办公室才被撤销。

报导称,当年江泽民办公室工作人员和江泽民随行人员25人;而江2004年退出中共军委主席时,江办的工作人员和随行人员有36人。报导似在暗示江刚退休时,其挥霍公款数目应该更大。

“严格约束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

该文件提到要“严格约束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令外界想到江泽民的亲信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苏荣、令计划等落马官员,都有“全家腐”甚至是家族式腐败的特征。

据报,苏荣是典型的“家族式腐败”,至少有13名家庭成员涉案。苏荣的妻子于丽芳、儿子苏铁志、外甥此前已被调查。今年2月,苏荣的女婿、湖南张家界市前副市长程丹峰被“双开”。

在周永康的判决书中,显示其四名亲属身负罪行:长子周滨、妻子贾晓烨、三弟周元青、侄子周锋。此外,还有至少4名周氏家族成员牵扯到周案中:周永康的妻妹贾晓霞,大儿媳黄婉,亲家詹敏利,二弟媳周玲英。

令计划案中至少有10名亲属涉案,包括其妻谷丽萍、其子令谷、其兄令政策、其出逃美国的胞弟令完成、其去世大哥的儿子令狐剑、其妻弟谷源旭等。

徐才厚除妻子、女儿外,两名秘书也利用他的影响给人办事、收受贿赂等。

“压缩赴外地休假休息时间”

该文件要求“党和国家领导人要压缩赴外地休假休息时间,实行严格报批制度。”这又得提到江泽民。江泽民退而不休,几乎年年都要外出“巡视”,兴师动众,访遍名山大川。

2006年“五一”期间,已退休的江泽民要登泰山,其亲信、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张高丽不顾假期游客,下令封锁泰山两天,并要求山东省委省政府的官员们列队迎候。张还特备大轿,指令八人抬江上山,张自己在后面护驾。

今年10月初,已退休多年的江泽民的亲信、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携祖孙三代及随行人员共16人,赴西藏公款旅游的事件被曝光,引起公愤。陪同的人员有警卫局警卫、北京医院医生,当地更是出动公安、交警全程护送,一条龙最高规格服务。5天就花费了42万,这些花销自然全记在老百姓的头上。

此外已落马的前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中纪委专题片曝光其在河北主政时期,其个人的住房、人员配备就已超过标准:河北省军区大院里的一座二层小楼,上下共16个房间,面积800多平米,除了他住在里面,还有其秘书、司机、两个保姆、两个厨师。

胡锦涛要求论定功过 暗指江泽民

就在政治局会议通过四大禁令直接针对江泽民时,胡锦涛也采取行动来配合这次围剿。

据《争鸣》杂志报导,六中全会公开习近平成为习核心之前,胡锦涛主动给中央政治局写了一封信,信中明确要求政治局对其自16大、17大担任总书记、国家主席及军委主席期间的职务承担、工作表现等等给予政治鉴定和结论。据知,该信已在政治局内传阅。

胡锦涛的信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胡锦涛表示全力支持习近平当局18大以来制定的各项方针政策,同时高度赞扬现主政者在组织、思想和反腐等领域取得了“卓越成效和成绩”。

第二部分,胡锦涛回顾总结了自2002年16大起,自己担任总书记、国家主席及军委主席期间,主持、负责制定的系列方针政策进行了全面总结,并列出了个人要承担的部分职务上过失,厘清政治责任。对自己的工作过失,胡锦涛明确提到,对党内拉帮结伙、搞山头活动等问题“掉以轻心”;同时,身为军委主席,他承认自己把精力放在加速军队装备更新上,忽视甚至丧失了对军队的领导权。

第三部分,胡锦涛提出要求,对其任职期间的政绩、功过作出鉴定,同时主动提出,撤销目前的“胡办”编制,全力支持建立与当前制度相符合的、高级干部退休享受政治、生活待遇的规章制度;全力支持落实国家领导人及高级干部公开个人及配偶子女经济状况;全力支持制定高级干部享有经济福利待遇准则及年度开支公开化。

据港媒此前披露,2014年,中共建政65周年前夕,胡锦涛在中共内部生活会上,列出江泽民从2003年至2012年向中共政治局提出的“建议”、“意见”多达400多条;提名中共中央至地方省级领导人选170多名;因为江泽民的“看法”、“意见”,造成搁置的政策和决议等多达155项。言外之意,胡锦涛执政时,是受江泽民控制的。胡锦涛在会上提议习近平当局,对江泽民作全面评价。

报导称,六中全会刚结束,习近平、李克强和王岐山代表中央政治局在中南海和胡锦涛进行了会晤交谈。胡锦涛直言:在17大后期已经感到党政军内部问题十分严峻,政治危机随时可能引发。同时,“已经发觉党内上层政治生活很不正常”,党和民众关系的紧张、对立恶化已经到了“随时爆发的险境”。

据说习近平和胡锦涛的晤谈长达三个多小时,最后习近平代表中央政治局作了表态,对胡锦涛在全域上的贡献和重要作用予以肯定,并认为胡锦涛在信中表现出的职务承担与反思,树立了一个“榜样”。

众所周知,胡锦涛执政十年期间,由于江泽民退而不休,不仅利用郭伯雄和徐才厚在军权上彻底架空胡锦涛,在政治局常委会也一手制造了“九龙治水”局面,导致胡温政令不出中南海,一系列乱军乱政的倒行逆施,在此期间频频发生。

外界舆论指出,胡锦涛此次利用六中全会主动提出给自己论定功过,实质是要求对其执政期间备受江泽民“干政”之苦的重大政治责任进行厘清。一旦当局对此予以结论,意味着对江泽民的追责也会就此展开。

独立时政观察人士郑经纬分析认为,胡锦涛在18大后裸退,以自断退路的方式给予江泽民一次沉重打击,此次要求论定功过,厘清责任是非,无异于对江泽民再次提起问责打击。在江派势力日渐凋零,习近平围剿江氏父子的背景下,胡锦涛的主动出击,进一步收紧了江泽民脖上绞索。

江绵恒的联通面临混改

江泽民除了本人因干政奢侈而成为习阵营打击的对象,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也面临清查。

2016年11月30日,有媒体报导称,联通集团已确定了混合所有制改革(混改)方案,下一步将进入审批流程。中国联通的实际控制人就是江绵恒。三大网际网路巨头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BAT)都会参与联通集团的混改,但各家持股比例不同。

受此消息影响,中国联通11月30日开盘即涨,一度冲至每股6.77元的高位。但当天下午2点多,中国联通紧急发布公告进行澄清,称混合所有制改革实施方案及联通集团列入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一批试点事项均未得到最终批准,具体改革实施方案仍在讨论,还存在不确定性。

30日傍晚,大陆财新网也援引接近混改的权威人士的消息说,混改方案一直处于高层讨论状态,至今没有新的动向。该人士还透露,中国联通此次混改与中国电信以前的子公司独立运营、引入民营资本不同,应该会上升到集团层面,是“大动作”。

有人猜测,这个媒体放风好像是在敦促中共高层尽快批准大型国企的混合型改革,也把江派的阻挠公布于世。

就在此前一天,11月29日,北京法院宣布原中国联通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宗新华,因受贿被处以五年六个月有期徒刑,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80万元罚金。

据财新网报导,现年48岁的宗新华,是原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重用的得力干将。常小兵被指是江绵恒的马仔。2016年8月因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及采取强制措施,目前正等待审判。

11月1日,中国联通高层再次出现人事变动,张钧安、熊昱不再担任中国联通副总经理、党组成员职务。据说二人已被“内定双开”,联通还有多名管理人员被调职或审查。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在常小兵落马时就曾表示,常小兵被查,除了与其自身贪腐有关外,还与江绵恒及江派人马联手攫取巨额利益密切相关,江绵恒已处境不妙。还有评论说,这很可能意味着当局对江绵恒的调查已取得重大突破。

知青岁月访谈 习是不服输的人

就在习阵营全力围剿江泽民时,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学习时报》刊发了〈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访谈录,提到当年习近平要带领村民修建“淤地坝”,但大多数村民反对,而习近平从反对最强烈的“强硬保守派”入手,最后得以顺利建坝。

11月28日,中共党校报刊《学习时报》刊发的访谈录,采访对象王宪平是延川县文安驿镇梁家河村人,他和村民们一起把习近平等北京知青接回梁家河。

文章谈到习近平的性格是个不服输的人。王宪平说,在打坝时,习近平的手掌上磨的全都是水泡,第二天再干活,水泡就磨破了,开始流血。但是不管多累多苦,习近平能一直拚命干,从来不“撒尖儿”(延川方言,即偷懒)。

“有一次,我和近平摔跤,因为他比我小三岁,力气上不如我,又没有什么摔跤经验,一下就被我摔倒在地上。近平虽然输了,但他这个人很倔强,就是不服我,还要和我比试。以后我们又较量过多次,他也没能赢我,但他那股不服输的劲头上来了,一有机会就要跟我‘切磋切磋’。那段时间虽然特别辛苦,但是我们这些年轻娃娃过得很快乐。”

先攻“强硬派”极少数不影响大局

王宪平还提到一件事,习近平当了梁家河村支书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领村民在村里的沟口打了一个淤地坝。淤地坝是雨季时汇聚整条山沟里所有雨水的地方,面临山洪的高强度冲击。

但几百年来,这个地方都没修过淤地坝,大多数村民都持反对意见,认为如此选址是“劳民伤财”。王宪平说,习近平设计好了加固堤坝、开挖泄洪沟的方案,认为只要淤地坝搞好了,就能得到大片良田。

于是习近平和王宪平开始说服村民,习、王先从反对最强烈的“强硬保守派”入手开始解释,后来村里绝大部分人都同意了。“虽然还有极少部分人不同意,但已经不影响大局了。”最后终于把这个坝打起来了。

时事评论员伦国智认为,陆媒在习近平确立核心地位后,故意高调宣传习近平知青时期处理“强硬保守派”的经历,是在暗寓习近平打击江派也是先从“强硬保守派”入手,摆平了“强硬保守派”,“极少部分人不同意,但已经不影响大局了”。

再有,从六中全会后,习近平对人事进行大调动,不到半个月就推出监察体制改来看,习近平对付“强硬保守派”已占上风。习近平阵营应该是想释放政治信号给“不同意的极少部分人”看,他们不同意也影响不了大局。

此时官媒刊登访谈录的相关内容和习定规矩遇阻力相呼应,同时也释放出反腐将更强势的信号,江泽民的公开落马也就指日可待了。

责任编辑:刘晓真

评论
2016-12-18 10: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