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扬不等于尊重

——读《发报纸时遇到醉汉》有感
浩然

夏季野花(Fotolia)

  人气: 3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20日讯】读了上一期的文章《发报纸时遇到醉汉》,我对其中的一段描述印象颇深,作者起先以为自己为了完成任务而冒险的行为会得到经理的表扬,但没想到收获的是来自前辈的衷告,他体会到了真正的关心和尊重

我一直以来认为表扬也是一种尊重,而且认为普通的尊重是一对一的,但受表扬却可以让更多的人尊重。

但是读了此文之后,我认真地思考,发现我弄错了。文中的例子放在中国国内单位里,一定会获得表扬,是因为符合了领导以完成任务为中心的理念,那是领导希望其他员工效仿的。但是那位领导会不会也鼓励自己的子女冒险去完成任务呢?不会。所以这是双重标准,尊重至少要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共产党是如何衡量生命的价值的?在文革时期,因为“抢救”生产队的电线杆而被淹死的青年金训华得到大肆宣传。党将其树立为榜样,号召人民去学习。生命的价值在党的眼里竟然不如两根电线杆。

在共产党的价值体系里,表扬只是一种廉价的奖励,是为了换取人们无偿地奉献自己的体力、时间乃至生命的诱惑手段,它与尊重是两回事。

当年在国内,因为在党文化中浸泡得太久,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尊重了。只知道要想获得尊重,就要有权有势。而且就算有了一些权势,在更高的权势面前还得夹起尾巴,也休想获得尊重。如果受了气只能找比自己更卑微的人去发泄。难怪有人说共产党的社会体系就是一个从上向下扇耳光的体系。

现在明白了,当年理解的那种“尊重”其实那也不是真正的尊重,而是谄媚、奉承。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表扬和尊重的价值取向是基本一致的,但在共产文化里,却是截然相反的。一个人去公安局告发来给他真相资料的法轮功朋友,他会得到表扬甚至是一点点奖金,但是周围的人包括表扬他的警察都会指着他的脊梁骨骂一句:“卖友求荣,真卑鄙!”

反过来,在监狱里,遭受酷刑折磨但却坚守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却得到了狱警的由衷尊敬和钦佩。(参见新唐人电视台的记录片《义诉》)

即使是道德低下的人,心底深处也有衡量对与错的基本的道德标准。

比如,一个商人会对和他一起嫖娼的官员尊敬吗?他会说:“扒下那身官衣,他就是一堆狗屎!”

在国内报社里,一个靠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爬上总编位置的文痞,会对手下一个更能胡编乱造的记者心怀敬意吗?他会当面表扬这个记者,然后背地里说:“这个混蛋,居然比我还无耻!”

孔子曰:“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正好适用于当今的共产中国。

我在来到国外之后,有机会看到《笑谈风云》这样的还原历史真相的电视节目,读了《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我才开始有意识地分辨,那些习以为常的被从小灌输的观念,有多少是不合逻辑,有悖于人性和基本伦常的。我感到我在逐渐找回自己。这是我来到国外的最大收获。

责任编辑: 童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