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州共和党本少数 移民议题添分歧

在加州,川普(特朗普)的得票只有对手的一半(1936年来的最糟糕成绩),加州的共和党选民占比只有26%,还在日渐萎缩。加州共和党内部却存在巨大的分歧。(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人气: 1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纯之编译报导)新任总统通常都会提升所在党的地位。但是在加州,情况可能有些不同。在这里,川普(特朗普)的得票只有对手的一半(1936年来的最糟糕成绩),加州的共和党选民占比只有26%,还在日渐萎缩。那么,要如何逆转这种劣势?加州共和党内部却存在巨大的分歧。

许多人主张,必须在无证移民和社会议题等方面立场有所软化,以吸引拉丁裔、亚裔和年轻选民。而另一些传统共和党人则反击说,川普在全国胜选则证明了强势立场的胜利。

据《橙县纪事报》报导,州大洛杉矶分校Pat Brown公共事物学院执行董事索尼伸(Raphael Sonenshein)说,从逻辑上说,走现在的路不能赢得选举,但要是走不同的路,政党内部争议很大。

立法院党员不很想遣返移民

加州立法院12月5日新会期开议第一天,共和党的困境更显突出。当72名民主党参、众议员投票通过决议,批评当选总统川普对移民议题的各种计划时,竟然有两名共和党议员也投了赞成票、有19名共和党议员弃权;只有17名共和党议员支持川普的主张,反对该决议案。

投弃权票的越裔共和党州参议员阮珍妮(Janet Nguyen)说,决议案中提到很多移民的贡献。“我就来自移民家庭,我的家庭就是依靠福利,我做着最低工资的工作,并不是每个依靠福利的人都会滥用这个系统。”

尽管她反对民主党的对抗态度,但她支持该决议案的多个方面。她说,共和党人应当关注所有加州人的基本立场。“我们需要讨论健保和教育问题,继续谈就业和经济发展等议题。”

阮珍妮是前县政委员、市议会议员,她是共和党人在加州成功的范例。2014年,尽管她所在选区民主党选民多于共和党人,拉丁裔选民多于越裔,但她轻松击败了前拉丁裔民主党众议员Jose Solorio,成功胜选。

阮珍妮支持提出办法,让大部分非法移民家庭能追求合法地位。

也有强烈要求遣返移民的党员

但是,红地(Redlands)共和党员贝里(John Berry)则持相反意见。身为“茶党爱国者”(Tea Party Patriots)组织的加州协调人,他支持遣返无证移民

他说,共和党人在移民和社会议题上应当采取强硬的立场。现在,很多共和党人跟他一样,都对加州共和党感到很失望,因为它什么也不代表。

他说,关键是非法移民议题。他认为这个议题会吸引拉丁裔和亚裔选民。“一旦他们在这里扎了根,他们就会觉得无证移民在伤害这个国家,拉低工资等等。”

他说,川普在这些族裔的得票情况就比罗姆尼在4年前要好。据“全美选举池”(National Election Pool)调查,有29%的拉丁裔选民和亚裔选民投票给川普。而罗姆尼四年前只得到了21%的拉丁裔选票和18%的亚裔选票。

不过,其他人则质疑“全美选举池”的结果。索尼伸认为“拉丁裔抉择”(Latino Decisions)的双语民调比较可靠,而其结果为,全美只有18%的拉丁裔选民支持川普。

加州党主席:从基层选举做起

加州共和党主席布鲁特(Jim Brulte)强烈感到,需要和人口日渐增多的拉丁裔(占全州达到投票年龄公民的28%)以及亚裔(11%)加强沟通。他给出了未来10年加州达到投票年龄的人口格局图:拉丁裔将占到52%,亚裔占到11%。而现在只有16%的拉丁裔和23%的亚裔登记为共和党人。

他在华盛顿国家新闻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的活动中说:“我们不是在一夜之间陷入麻烦的,这花了30年时间。我们也不会一夜之间就摆脱麻烦。”

从历史看,加州并非一直是民主党占优势。从1920年起,加州人13次投票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12次投给共和党候选人。从1968年到1988年,加州每次都投票给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但是,从那时以后,情况就开始发生变化。每一位州民选官员,包括州长和联邦参议员都是民主党人,加州的联邦众议员也是民主党人占多数(39-14)。今年选举,民主党又拿走加州参众议会四个席位,导致在州立法院,民主党占据了三分之二的优势。

布鲁特说,加州是民主党的票仓,这种情况可能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我感兴趣的是,当经济下滑,平衡财政的神话被打破时,加州人会将责任归咎于谁?”

但他也不打算做壁上观。他说:“我们的计划是从头做起。”

这意味着要从学区教委、市议会和县政委员做起。在共和党传统占优势的橙县,虽然人口结构变化导致民主党选民比共和党多出4个百分点,但5个县政委员都是共和党人,大部分市议员也是共和党人。

共和党支持组织Grow Elect正在招募和支持拉丁裔候选人,该组织说,已经有两名拉丁裔共和党人进入了民主党人占多数的圣安娜学区教委。5位圣地亚哥县政委员也都是共和党人,不过民主党选民还是占多数。

共和党如何才能胜选

共和党人在地区层面能胜选,主要因为避开移民和社会议题,这是个教训。

布鲁特说,接下来的挑战是找出基本选民和迅速增长的新选民所支持的议题有哪些。他特别指出,特许学校在低收入地区就是胜选议题,共和党的增加就业提案也是。他说,发展组织的方法就是专注于那些能团结自己,分化对方的议题。

“如果我们能搞清答案,我们就能制定一个全美的路线图,因为这个国家现在看上去也像加州一样。”

不过,拥有战略与实际扭转劣势是两件不同的事。非法移民早已成了很多共和党的中心议题,而且党内两个派系之间在这个问题上的矛盾也是很难调和的。

索尼伸说,出于种种内部原因,想在加州扭转局面是相当难的。

除了移民问题,11月的大选中,加州选民还显示出了许多其它信号,比如他们变得更左倾,通过了娱乐大麻合法化提案,增加了枪支制控制和禁止塑料袋提案。

但是,加州共和党人成功的例子也反复出现。他们多数是像阮珍妮一样的个人成功故事。他们超越了党派观点,深入社区,去了解代表社区的全景。圣地亚哥的议员Kevin Faulconer 和弗雷斯诺议员Ashley Swearengin都是在民主党城市当选的共和党市长。

索尼伸说,花这么多时间讨论党要做什么,然后有人出现了,带着不同的观点参选,然后就赢了。就像施瓦辛格和川普一样。

在罗姆尼于2012年失败之后,共和党绘制了一张未来的路线图,号召进行多项改革,包括吸引拉丁裔的移民改革,和吸引年轻选民的社会议题。

而川普则对这些建议置之不理,包括共和党在自由贸易等方面的一些传统立场等。他建立了自己的胜选准则。

索尼伸说,现在不是大家选出代表党派方向的候选人,而是,候选人自己出现,自己代表自己。◇

责任编辑:方平

评论
2016-12-21 1: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