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军队审计条例出炉 总后三上将要悬

人气: 23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22日讯】大陆媒体12月21日报导称,习近平日前签署命令发布新修订的《军队审计条例》,并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新的《条例》共设11章77条,涵盖军队审计监督体制、审计职权、审计事项、审计程式和工作制度等各个方面;其中提到,军队实行“区域设置、统管统派”的审计监督体制,中央军委审计署领导管理其直属、派驻审计机构,向中央军委负责并报告工作。值得关注的是,新条例“明确把管钱管物多、列为后备、离任等领导干部作为审计重点”。

军队中“管钱管物多”的部门正是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即2016年前的军队总后勤部,它是军队中最直接接触利益的部门,军队医院就由其管辖。在江泽民和中共1999年7月掀起镇压法轮功的狂涛后,以总后勤部为首的军队系统层层开动,在江的默许下,走上了一条活摘并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生财之路。可以说,总后勤部是中共活摘器官的核心部门。

据披露,总后勤部利用军队系统和国家资源,将到北京上访而不报姓名的和各地被非法拘捕的法轮功学员验血编号,输入电脑系统,利用军车、军航、专用警备部队和各地军事设施和战备工程作为集中营,统一关押,统一管理,成为国家级的活体器官库。

而总后勤部下辖的众多军队、武警医院开展了众多的器官移植手术,器官由总后勤部分管调度、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少量卖给地方医院。在进行器官移植的过程中,如果器官移植失败,被移植器官人员的资料和尸体必须在七十二小时内全部销毁。整体的资料和尸体,甚至是活人焚毁必须经军事监管人员认可。军事监管人员有权逮捕、关押、强制处决任何泄露消息的医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员等。军事监管人员由中央军委授权相关军事人员或军事机构执行。

通过血腥的交易,军方高层牟取了巨额利润。如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认为2005年就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峰,这一年就有2万例。实际数字还远远高于此数。而1999年全国仅有4,000多例肾移植,肝移植数字近乎于零。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路支援中心的费用表中开价是肾移植6万多美元(约合40多万人民币),肝移植10万美元(约合70万人民币),肺和心脏器官更贵,要15万美元以上。

踩踏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紧紧追随江泽民、徐才厚、郭伯雄参与活摘器官罪恶的总后几任主官也先后升为上将。他们是张文台、孙大发和廖锡龙,目前均已离任。无疑,新条例中所言的审计重点是“管钱管物多和离任领导”似为他们量身打造。

廖锡龙被查并非空穴来风

2002年至2012年任总后勤部部长的上将廖锡龙,今年7月传出了被带走的消息。而此前,廖锡龙的前秘书、总后勤部司令部副参谋长符林国少将涉贪被查后,交待曾向廖行贿巨额现金;落马的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也举报了不少廖的问题。而就在今年5月中下旬,廖锡龙的弟弟,贵州省军区前副司令、少将廖锡俊也已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廖锡龙的养女(原总后结算中心会计)及其专职情妇。

显然,廖锡龙被查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海外媒体曾披露,因其生性凶悍狡诈,有指挥才能而又善于拍马逢迎,因此官路亨通,从一个普通士兵升任成都军区司令员。其后又因在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后迎合江,构陷法轮功,并积极迫害所在军区法轮功学员,而被江提拔为总后勤部部长和军委委员。在其任职期间,廖锡龙将活摘器官产业化、军事化,甚至当作一场战争来指挥。其贪腐腐化亦不难想像。

另据香港《动向》6月号的报导,廖锡龙和另一个上将、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涉及八大问题,如长期参与徐、郭等在军队部门买官卖官活动;在军队上层拉帮营私活动,长期架空中央军委集体、架空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利用职权在军队基建工程、经营经济体、军队隶属土地开发等疯狂敛财;参与伙同郭、徐等造假军队演习、军队训练、军队技术考核等;在徐、郭案发后,用“金钱”、“死亡威胁”等手段搞攻守同盟;卷入以非正常手段谋划杀害刘源的活动等。

孙大发对器官移植罪恶了若指掌

同样参与廖锡龙罪恶行径的还有2005年至2010年任总后勤部政委的孙大发。如果说主管活摘“业务”的是廖锡龙,那么政委就是负责对外宣传和消声的人。

曾经任沈阳军区政治部主任、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南京军区副政委、纪委书记的孙大发,曾任徐才厚下属,在2005年连升两级刚升为总后政委后,即面对苏家屯集中营曝光事件。他向全国各地方相关军事机构转发了在北京秘密结束的一个会议精神,要求“针对特别军事监管管理区(即集中营)问题的资讯大量外泄”问题,“进一步封闭法轮功的资讯管道,强化保密体系,并重申对泄密行为的严厉处罚”。

为什么是后勤部政委的他来宣布对法轮功泄密案件的处理?他为什么要专门视察长征医院器官移植所?总后为什么要奖励军队器官移植医生吴孟超100万元钱?为什么他在2007年很快晋升为上将?合理的推断是,孙大发对苏家屯乃至军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了若指掌,且因卖力回应国际社会的质疑而深得江的赏识。

张文台巴结江泽民罪责难逃

今年8月,海外媒体曾报导说中共第42集团军政委、少将陈杰于8月5日上午自杀,而他乃是原总后勤部政委张文台上将的女婿,原总后勤部政委周克玉的秘书。

50多岁正当年的陈杰显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杀。从以往官方公布以及海外的消息看,自杀的中共官员全部涉及贪腐,且基本都是江派马仔或与其有关联的,更为重要的是,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而军队中落马、自杀的将官们也大体如此,陈杰应该也不例外。

从陈杰升迁的履历看,离不开张文台的提携。张文台在济南军区任职时,与徐才厚存在交集,后在2002年被其提拔到总后任政委,是孙大发的前任。这个张文台也非常善于巴结江泽民,曾主编过《江泽民国防思想研究》和《三个代表》读本。

不可否认,张与时任总后勤部部长的廖锡龙有着诸多交集,对于活摘罪恶,张文台也不可能不知晓,甚至亦从中获利。而陈杰的自杀或许是为了掩护岳父和其他相关人等。

从习近平新签发的《军队审计条例》看,不仅总后勤部要被进一步整肃,查找其不当得利的罪证,而且参与活摘器官的离任上将廖锡龙、孙大发和张文台也应在被审计的范围之内。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自明。#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12-22 2: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