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野蛮强拆 非法拘留 访民的血和泪

投书:漳州龙海官员腐败 访民讨还公道

人气: 46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2月29日讯】漳州市龙海是一个美丽的旅游城市,距离厦门只有50多公里,这里人才济济,英雄辈出,曾经出一位走私人才“赖昌星”轰动华夏,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今天本人向大家介绍一位龙海市人权恶魔,反王岐山的先锋,周永康政法路线的忠实捍卫者大名鼎鼎的公安局长吴维佳,他镇压人民,把访民作为镇压对象,保护贪官污吏,对法律合法性从来不审查,在他的统治下冤假错案层出不穷,他把周永康稳定压倒一切的残暴手段用的淋漓尽致,把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全部抛到脑后,习近平的依法治国的国策根本无法贯彻执行,在龙海受压迫的人民只知道周永康的余党吴阎王,哪里还有习近平的群众路线,他们不但是周永康余党更是反习近平的先锋官。

周永康为了娶央视美女贾美人为妻,安排手下将他的原配夫人离奇死亡,现如今龙海市公安局长吴维佳们为了维护周永康等维稳政策,捞取维稳费以此来发泄对习近平王岐山中央反腐败和处理周永康案的不满,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搞的民怨沸腾,据当地公安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透露,在习近平201418号发出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和2015年把群众合理合法解决好和中央政法委关于处理上访人员的规定(其中就有不管上访人有理没理,只要有困难就要解决在先)的诸多文件后,当地政府吴维佳们故意加大民怨,下面是福建省龙海市吴维佳统治下的几个具体案例。

案例一:

在龙海有一位家住港尾镇石埠村大社96号的访民陈亚英、江解放夫妇,因201510月当地政府非法征地一事而进京上访,当地政府明知自己无理为了将该夫妇投进牢中,在龙海市公安精心策划配合下,出现了一幕离奇百姓上访敲诈勒索的神奇故事,就是说一个小蚂蚁以和平方式上访敲诈勒索大象,2016321日副村长鸿坤等人为了阻止两位正常上访,给他们夫妇设置陷阱,先给救助款项2万元,说地方政府将答应解决问题,其余等两会后处理,可是夫妇二人没有等到问题的解决,却等来 20164月龙海市公安以敲诈勒索罪名将其夫妇刑事拘留,至今已经8个多月,早已经超过刑事拘留37天的法定期限,为此她女儿郑少青进行了一系列的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安公开受害人是谁,用怎么样的方式敲诈龙海市公安局,可是该机关以国家机密不予公开,为了讨还公道,她们的女儿郑少青20161219日到北京上访,据一起去上访的访民透露她又被龙海市政府雇用的黑社会人员绑架,她老公已经向警方报案至今生死不明,如今外面已经是冬季,天气异常寒冷,郑少青的老公江志坚恳请社会各界良心人士给予关注声援。江志坚:13045921859,郑少青:13459255434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案例二:

在龙海市周永康余党公安局长吴维佳统治下,同为龙海市榜山镇梧浦村张浦73号的李红花和丈夫陈清松夫妻1990年初开始就在梧浦村取得承包经营权的10余亩农业用地上从事农业生产,为响应政府鼓励“菜篮子工程”的号召,创造更好的社会经济效益,经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199412月创办了“龙海市步文清松食用菌加工场”,利用所承包的土地搭建木耳大棚10座、猪舍2座,管理用房1座,总建筑面积5千余平方进行经营。十几年的努力,就在家庭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一场危机却在悄悄地向这个勤劳本分的家庭步步逼近,由于承包经营的土地位置优越,引起了一些不法商人的觊觎。漳州市恒昌物流公司勾结地方政府的一些腐败官员,上演了一场强夺土地的戏码,给这个家庭造成了无尽的灾难……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20081124日下午,榜山镇党委书记黄为平在没有任何有效征地和规划批文,更没有拆迁公告的情况下,组织了300多人的强拆队伍,开始了对食用菌生产基地的暴力拆除,我们夫妻势孤力单,根本无力阻止这伙暴徒的暴行,只能眼睁睁看着多年苦心经营的成果毁于一旦。更令人发指的是,我65岁的老母亲庄金莲想从管理用房内取回一些贵重财物,竟然被现场参与强拆的榜山镇计生办干部唐绍平扭断右手造成手臂骨折。我上前想要制止他们的暴行,当即被他们打倒在地,黄继发不肯罢手,继续对我野蛮殴打,我和母亲被亲友送往175医院进行救治,经诊断,我的伤情为“脑震荡、脑左侧裂痕,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我母亲庄金莲右手臂骨折的伤情经法医鉴定为轻伤。现场庄金莲房内存放的一万多元现金和一两二钱多的首饰也不翼而飞。我要求榜山镇派出所对这起非法强拆所导致的人身伤害案件依法进行调查,榜山镇派出所拒绝对我被伤害的案子给予立案。榜山镇派出所对我母亲庄金莲轻伤一案立了案,但是龙海市榜山镇政府随后以开除公职胁迫向我的胞弟李少华施加压力,让我弟弟私自到派出所办理撤消案件。我出院后回家,多年苦心经营的食用菌加工场已经被夷为一片废墟,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赖以谋生的土地被强夺,苦心经营的生产资料被毁,人身被伤害司法机关也不依法调查。我和家人只能寄望于信访,希望上级政府部门主持公道给我们一个说法,由此我开始了艰难的上访之路。在向龙海市政府、漳州市政府两级地方政府上访之后,迫于压力,漳州市恒昌物流公司与我们签订了拆迁中被损毁的建筑物补偿协议,向我们家支付了81万多元,并承诺后续会根据政策给予农业用地征用的补偿。但是自2009616日恒昌物流公司奠基后直到今天,被强占的农地一直荒芜,没有任何部门和单位跟我们商谈进一步的补偿事宜。在向地方政府信访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20106月我开始了进京上访,由此也拉开了榜山镇疯狂打压迫害的序幕。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2011724日,我进京上访后被截访关押在榜山镇派出所,梧浦村党支部书记兼村长吴惠顺在派出所内当着所长潘耀仁和多名警察的面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殴打,一众“人民警察”一旁冷眼旁观,没有一个上前制止吴惠顺的暴行,这次殴打直接导致我轻伤。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007201214日在北京久敬庄内被接访人员龙海市治安大队江志成、榜山镇党委副书记林振生唆使其雇佣的黑保安对我进行殴打至重伤,身上所携带的3600元现金被搜走。回到福建直接投入福建省女子劳教所内关押,对我处以19个月劳教的名义进行迫害。这次关押一直到201394日才得以释放,在精神和身体上都对我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2014713我日进京控告,被榜山镇政府书记许伟宏(现龙海市政法委书记)雇佣的截访人员押回,黑保安路上轮番殴打导致我脊椎骨骨折,将我拉回龙海后,扔在市公安局执法办案中心大院烈日下暴晒2个多小时不予救治。当天晚上19时又将已经无法动弹的我抬入拘留所拘留10天,拘留所内又遭到其他在押人员的虐打致轻微伤。

2014912日我进京上访控告,被截回龙海市公安局执法办案中心内,榜山镇政府干部许伟宏、黄龙根纠集公安干警、城管和村干部共二十多人对我围殴,导致左胸两根肋骨骨折(35),全身伤痕累累。残酷殴打后担心我在外继续控告其暴行,又将我抬入拘留所内拘留20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201533日我赴京控告,榜山镇政府授意不明身份的黑保安将我绑架至龙海市紫泥镇甘文农场内非法拘禁。314日我家人经多日寻找得知我下落,向紫泥镇派出所报案要求解救,紫泥镇派出所以“这是上级领导的决定我们无权处理”为由拒绝立案,默许纵容榜山镇政府的违法行为。榜山镇政府担心罪行败露,将我转移到双第华侨农场继续非法关押。319日早晨我趁看押的黑保安早餐疏忽的机会冲出拘禁的住处附近,向正在倒水泥框的群众求救。黑保安发现后上前将我打倒在地,殴打致我左手粉碎性骨折,之后不但不将我送医,还在继续关押我13个小时后将我挟持至荒山野岭丢弃,并顺手夺走我旅行袋内的现金3千元。

(投书人提供)
(投书人提供)

自从2008年遭遇野蛮强拆以来,8年的依法维权之路,等待我的竟然是地方黑心官员一次次的野蛮报复和迫害。8年来我本人一共被龙海市和榜山镇地方政府“合法”行政拘留17次、劳教19个月、非法关押黑监狱3次,3次非法拘禁,刑拘28天,我丈夫陈清松一共被行政拘留3次。本应该维护公平正义,维护百姓合法权益的司法机关,在龙海市和榜山镇却沦为腐败官员的帮凶和爪牙,对我进行残酷的迫害。习近平于2015年发出把群众合理合法诉求解决好和三严三实同时也经过我的誓死抗争,于2016923号承诺低保,返还被非法拆迁的强占土地,借款30万,批20万等事项也没有兑现,后经过我再次进京,于同年1022日进京却被当地政府雇用的黑社会人员非法劫回,于20161023日在榜山派出所,当地政府官员及派出所所长黄加聪,副镇长刘海标,再次给予承诺等十八大六中全会结束后来解决她的信访问题,可是至今没有任何进展,这几位都是中共党员,习近平王岐山一再重申党纪严于国法、从严治党,难道他们不知道共产党党章中规定党员对党忠诚,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吗,显然不是一般忽悠,是不是周永康维稳路线忠实追随拥护者反习先锋大家一看便知,因为大家都知道习近平是福建上来的,在人民心目中口碑很好,这些人为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给习近平难堪,故意制造民怨,想推翻习近平政权,给党内反习近平腐败分子制造借口,其用意不言而明,凡习近平发出的惠民政令基本拒绝执行,我为了进一步揭露证明其反习近平证据,多次按照习近平中央发出的法规给当地的领导写信并要求落实习近平、王岐山等人的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央法规党章及党内监督条例等文件精神,但是这些人全部拒绝执行,习近平讲群众路线密切联系群众,我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多次要求公开信访事项全部拒绝答复,就因为我在网上报了习核心粉丝后打压的更厉害,可怜我红花最红也没办法让这些人兑现已经承诺的事项,于是我体弱多病70多高龄的母亲在大冬天千里迢迢去京喊冤,至今事情没有任何进展,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看看主人面,龙海市榜山镇是个富裕之乡,如此对待习核心粉丝不是明目张胆的反习近平是什么!做为受害人,我在此郑重声明:我上述全部是事实,绝无虚构诽谤,我和家人仍将依据国家的法律法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绝不向腐败的犯罪分子低头。恳请此次控告能够引起上级政府部门和司法机关的重视,依法对违法犯罪的龙海市榜山镇和梧浦村腐败官员进行查处,以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和法律的尊严!李红花电话:1805075857

案例三:

另一位也是龙海市榜山镇锦溪村5号村民周国元,因2004年口粮田被非法征用导致生活困难当地政府不解决,多年在地方交涉信访无结果,2011524日经过福建省法制日报曝光后,2011725日这些人变本加厉又将其有产权证,大约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在未经司法程序情况下全部拆毁,已经触犯我国刑法275条的规定,还将房子的产权人暴力相加,于是2012年周国元无奈以和平方式进京上访,虽然北京国家信访局多次要求解决民生问题,中央政法委有明文规定不管上访人有理没理只要有困难就要解决在先,可是这些人以龙海公安局长吴维佳为首龙海公安无视中央法规继续执行周永康的维稳政策对合法性不审查,抓民不抓匪,为此周国元、陈丽华夫妇因和平进京受当地政府黑监狱10多次非法拘禁,公安行政拘留拘禁50多次,两夫妇刑事拘留一次,并且以寻衅滋事关押至今已经有八个多月了,以上这些事实是周永康余党吴维佳们的杰出作品,更是龙海反党反习近平王岐山的犯罪事实冰山一角,是龙海人民血和泪的真实写照,福建无日月,神舟盼青天,是福建龙海受被压人民的共同呼唤,这些受迫害的人民迫切盼望着中央来人实地调查,铲除周永康余党和这些别有用心的反中央,反习近平势力,还受迫害老百姓公平正义,让习近平核心的光辉普照福建龙海大地 !周国元小儿子电话13515959962

当地官员:

龙海市市长曾建成(前任)
龙海市党委书记张祯锦(前任)
漳州市市长檀云坤(前任)
龙海市公安局局长吴维佳
龙海市政法委书记许伟宏
龙海市榜山镇书记张碧兰
龙海市榜山镇镇长朱国辉
龙海市榜山镇派出所所长黄加聪
漳州市纪委书记林叶萍

控诉人;漳州龙海李红花

责任编辑:魏敏

评论
2016-12-29 2: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