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川普将联俄制共?专家解析新三国(下)

世界政治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World Politics)所长、前里根总统政策顾问兰泽斯基(John Lenczowski)。(林帆/大纪元)

人气: 27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30日讯】(新唐人记者萧茗、大纪元记者史轩之联合报导)川普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其外交政策动向一直受到国际关注。他上任后,美、中、俄等大国关系将发生怎样的变化?近日,世界政治研究所(The Institute of World Politics)所长、前里根总统政策顾问兰泽斯基(John Lenczowski)接受了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的专访,对这一话题进行了解析。

萧茗:以下是对近几十年来美国与中国关系的简短观察:

为了反对前苏联,尼克松向中共伸出了橄榄枝。他认为,中共在那个特定时期(对美国)威胁较小。不过,从卡特到里根的历届政府都把其外交政策建立在人权(卡特政府)或反共产主义(里根政府)的理念之上。两人都相信,民主价值应当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础。但自克林顿时代起,基于这种价值的外交政策转变为基于贸易的外交政策。这为中国吸收外国直接投资、在全世界销售其产品,从而在经济上变得强大打开了大门。多年来,经济因素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民主价值观,不仅仅对华政策是如此,对全世界也是如此。现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统治中国的依然是一个镇压人民的政权。与此同时,中共掌握的经济实力使它能够以各种方式影响美国。中共投资和收购美国企业,渗透媒体和政府,已导致美国损害了其基本价值观。一些美国大公司,如思科和IBM,甚至帮助中共政权压制自由和迫害异议人士。与此同时,美国制造业的工作机会正流向中国,直接影响到很多美国人的生活。

萧茗:首先,你认同这一评估所作的总结吗?此外,如果我们在这段时间里思考美中关系,我们最大的教训应该是什么?

兰泽斯基我认为,你的问题和评估都很好。我认同一个普遍的观点——贸易在美国对华政策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这多是出于希望,推动世界经济与中国私营经济在一定程度上一体化,将最终为中国带来一定程度的政治变革,甚至可能是完全的政治转型。

但很明显,中共政权从苏联共产主义崩溃中学到了很多教训,它一直在不遗余力地确保,经济中可以有一个半私人的领域,可以与共产党的垄断权力共存。让我们记住,苏联解体最有趣的事情之一是苏联地下经济的兴起——这是在贿赂这个共产党国家的党员和高层其他成员,造成共产党内各层级缺乏纪律性。这被称之为党内腐败。继任的几任苏联共产党总书记发起了大型反腐运动,时断时续,甚至在戈尔巴乔夫任内还相当激烈。

中国现在其实面临着非常类似的情况。中共的腐败已经非常严重。但中共试图使党员有私人利益成为可能,并确保私人利益与党的利益一致。但在前苏联,私人利益肯定被认为与党的利益不一致。然而,(中共)腐败仍在继续。全国各地存在大量的政治分歧、民间抗争和示威,民众反对共产党的腐败以及专断而反复无常的司法。面对来自中国社会底层的巨大压力,中共政权正试图不遗余力地维持其权力垄断。

萧茗:你认为川普政府将把谁视为促成中国未来自由与繁荣的潜在力量?川普政府将如何培养这样一支力量并与之合作?

兰泽斯基:我相信,尽管美国经济与中国经济之间有着很多联系,但美国共和党(新)政府将开始更多地关注中国的民主和人权。我之所以这样推测,与中共在国际上非常具有攻击性有很大关系:南海、防空识别区、对其它地方提出领土要求、与菲律宾船只发生海上摩擦、经由缅甸打通进入印度洋的战略入口以绕开马六甲海峡(Strait of Malacca)⋯⋯有这么多不同的方面。事实是,中共在世界上大多数敏感的海军战略咽喉点,都建立了人口和基础设施存在。这一切都反映了中共的野心,它基本上成了世界上一个新的霸主。

中共提升军力非常令人担忧。中共研发了一些很现代化的武器系统。他们研发出反卫星武器,旨在使我们的命令控制和通信能力失效。他们将核武库隐藏在他们称之为“地下长城”的设施内。这种设施是一种隧道网络,隧道内有公路机动洲际弹道导弹发射器。有如此多的迹象显示,中共正成为一支想改变全球国际秩序的军事力量。我相信,对这些事情更多的现实认知,将塑造川普政府的很多国安政策。我认为,处理这些事的一种方法就是,让中共政权知道,我们了解其软肋。如果他们执意不以更和谐的方式在国际上行事,我们就可以利用它。

他们的弱点是什么?我认为,中共政权的根本性弱点就是其非法性。这个政权不是任何人选出来的。没有任何人给予它认可,让它成为这个国家的统治力量。

中共政权这样的非法政权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就是惧怕自己的人民,惧怕可以动员人民的理念。主要的理念,当然是民主的理念、“政权民授”的理念。当然,这样的政权惧怕未经过滤的信息传播到中国广大民众当中。这就是他们为何必须尽可能维持信息垄断的原因。

这个政权害怕真相。它利用意识形态鼓吹其政治一致性,来帮助维持党的纪律,维持其宣传系统内部的一致性。每当记者偏离党的路线时,中共就对他们进行意识形态再教育,以确保他们与党保持一致。强迫服从使这个政权得以生存,并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内部维稳系统,同时寄希望于足够的经济增长将使人民心满意足,不会考虑发起革命。但这什么也不是,还不清楚经济增长是否能为他们解决问题。

因此,中共有很多软肋,但(上述)这些是主要的。

萧茗:你刚才谈到,中共提升军力以军事对抗的形式或者因区域动荡,构成了常规威胁。但还有另一个威胁,那就是中共对美国企业、媒体和政府的渗透。这导致美国的制度资产——民主、自由和法治正在受损吗?你认为,美国政府是否已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以及他们将如何应对?

兰泽斯基:我认为,你完全正确。我认为,(中共)通过商业活动渗透我们的社会,首先就是(使)美国商界的大部分都(保持)政治中立,通过许多类型的活动施加政治影响力,在美国大学校园内开设90所孔子学院,这些孔子学院都有很强的宣传功能,目的在于扭曲人们对中国政治和政策本质的准确认知。所有这些,都是(中共)战略影响的有害形式,我相信,为美国人对于现实的完整性认知带来很坏的影响,并最终影响到政策。我相信,川普政府内对这些渗透会有越来越清醒的认识,也会作出越来越多的努力,来保护各类机构(对美国的)忠诚,保护美国人在国家战略层面的完整性认知。

萧茗:川普政府还将审视50-100年内的美中关系,并思考什么样的中国能和美国共存共荣吗?

兰泽斯基:我不知道,有多少美国人在50至100年的时间跨度内思考。正如像温斯顿‧丘吉尔曾解释的那样,民主国家的本质就是,我们的政治体制,在策略上基本无能力思考超过5年或10年。很难保持政策的长期持续性。

不过,在冷战期间,你可以观察到,尽管有从民主党到共和党的政府更迭,但政策仍是有连续性的,至少对遏制政策(Policy of Containment)的重要性有普遍的认同。此外,在冷战中大家都想避免和敌人发生决定性冲突。因此,我认为,我们可以设想,一些方面具有其连续性。

我认为,中国成为一支主要的战略力量,对很多思考外交政策的美国人来说,将是一种新现象,因为这可能是1812美英战争以来,美国首次面对一个经济增长可能超过自己的对手。这是否成真,还有待观察,但这是非常有可能的。我们并不习惯于此,但我们拥有某些中国所没有的战略性优势。因为我们享有经济自由和创业文化,我们国家拥有一种创新能力,这是苏联在军工业和科技各个方面始终都无法抗衡的。

如果我们严肃对待维持技术安全的政策,中共将不得不更加依赖内部手段,而不是来盗窃我们的军事技术,它做这些事情已经很在行了。中共也将不得不更彻底地改变其内部的经济结构,从而获得同美国一样的创新能力。这些还有待观察。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和我们受尊敬的政治体制与人性适应的程度、有利于人们实现才能的程度有关。不幸的是,即使在中国现存的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混合经济下,很多人的才能也被浪费。只要中国还受其害,中共在国际战略竞争中就多了一个软肋。

萧茗:我们多谈谈川普对内阁人员的挑选。总的来说,我认为他选择了技术上胜任职位的人,他们很有经验,是领导人,能把事情办成。然而,我几乎没有看到其中任何人包括川普本人,对美国的根本原则表示出明确而不可动摇的信念,以及对美国基本价值观和道德传统的忠诚。在我看来,这是美国可能再次伟大的最重要原因。这也是美国一直成为自由世界领袖的原因。你必须先有这个基础,然后再利用你的经验和技能来完成这一使命。任何有伟大成就的美国总统都有那种信念和忠诚。你认为川普可能是其中之一吗?

兰泽斯基:我认为这是可能的。川普先生真诚地热爱美国及其代表的根本价值观。他过去一直在商界,而不在学术界或公共领域,所以我不太清楚,他对价值观、文明、文化这些根本问题的思考有多深。

但我认为,他对这一点有着基本的直觉和根本性的理解,即美国的政治和经济自由使这个国家曾经伟大过,那种伟大不是以宏观经济统计、GDP等等来衡量的。但是,这种伟大又与不太能感触到、测量到的人类潜能的实现密切相关。我本能地认为,他知道如何实现人们的才能,很多美国人都渐渐明白,全世界那么多的人也知道这一点。

为什么人们试图涌入美国,穿越边境,逾期滞留呢?为什么他们想留在这里?因为这里是蕴藏机遇的土地,是你失败后能获得第二次机会的土地。在这里如果你失败一次,你还可以重新努力并取得成功。在这里,人的才能得到最佳利用。我相信,只要人才不被浪费,只要我们开始在这里雇用更多的人,改变近几年来居高不下的失业率,这种非数量化而是质量化的经济增长,即人才的利用,的确将转化为美国文明的持续繁荣。

我相信,这对世界和平是有好处的,因为从本质上讲,美国并不是一个试图抢夺其他民族领土的帝国。如果我们进行军事干预,那只是出于重要的安全和地缘政治原因,我们不会设法偷窃其他人的资源。我们参与世界战争,确切的说,是为了捍卫某个自由和文明的理念,而不是为了征服或奴役任何人,因此我认为世界应该停下来反思,这些都深植于美国体制的遗传密码中。我认为,当选总统川普很了解这些。如果他的经济政策和国家安全政策,像我们所了解的那样,能够被付诸实践,我相信他将很有可能实现你所描述的那种愿景。#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12-30 10: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