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华:加入杀人组织是可耻的事

人气: 95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1月01日讯】中国父母从小就教育孩子:杀人放火的事绝不能做,因为杀人就得偿命。古往今来唯有一个团体,它杀死了数千万人,却依然高居殿堂,受人膜拜。

公开数据显示,第一次世界大战全球因为战争死亡1000万人,二战全球死亡5000万人,而在中国1949年后没有战争的情况下,被各类政治运动害死的中国人却至少8000万。

这是一个残酷得令人窒息的数据。莫非中国人在这个组织眼里就不是人,而是动物、是工具、是器皿了?

这个组织就是共产党

它不但在中国杀人,在苏联,官方记录的就有300万人死于政治刑事处决、古拉格监狱以及富农强制迁移。史达林的传记作家统计他害死了2000万人。在柬埔寨,红色高棉闹革命,4年间把全国四分之一的人口都屠杀掉了。

共产党员辩解说:“不杀,革命怎么能成功?”殊不知这些屠杀都发生在共产党掌握政权之后,屠杀的都是无辜的百姓,以及归顺屈服了的所谓“党内敌人”。下面是众多海内外学者对各次政治运动中死亡人数的粗略统计:

1950-1951:镇反运动,至少上百万人被处决;

1955-1957:肃反运动,全国有140多万知识份子和干部在这场运动中遭受打击,其中逮捕21.4万人,枪决2.2万人,非正常死亡5.3万人。

1957-1958:整风反右运动,1957年,全国317万右派知识份子遭受迫害,到1978年,全国55万人摘掉右派帽子。这意味着,在“反右运动”过程中,全国有262万人神秘消失。

1958-1962:中国大饥荒,以前官方称为三年“自然灾害”,近年改口为“三年困难时期”,因为那三年风调雨顺,不但苏联没有逼债,反而提出要援助中国50万吨食糖,300万吨粮食,但被毛泽东拒绝了。当时中国还出口数万顿粮食给亚非拉国家,以便中共能取代苏共,成为共产国际的霸主。张戎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指出,光那些出口的粮食,就能让3800万人不饿死。

曾在国务院办公厅任职的曹思源在一次演讲中说:大跃进期间(1958-1960)全国饿死的人数已经解密了,是3756万。“当时周恩来让各个省市统计,统计完了以后让地方把数字全部销毁,而且还亲自打电话一个个问,是不是都销毁了?这个材料只给两个人看,一个是周恩来,一个是毛泽东。这个材料在中央档案馆保管,现在已经解密了,现在是可以讲的了”。

3756万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各种自然灾害导致的死亡总数是2900万,中共3年饿死的人,就比5000年来天灾害死人数的总还多。

不过据赵紫阳估算,当时饿死的人数在4千3百万到4千6百万之间。

1966-1978年,文化大革命时期。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报告显示:“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核实,重新统计的文革有关数字是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万7千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万1千2百余个家庭整个被毁。”

不过有学者调查,文革死亡人数不是官方承认的210万,而是400万。

另外,在内蒙古,有15万人因莫须有的“内人党”罪名被害死,在西藏,达赖喇嘛1991年10月9日在美国耶鲁大学演讲时说:“自1950至1980年,藏人因饥饿、迫害和枪杀,死亡达120万,占全部西藏人口的五分之一,其中34万人死于饥饿,86万人死于迫害、枪杀。”;在新疆,仅仅白城一地就有6万人饿死。

等到了1989年天安门事件,美国国务院和俄罗斯的数字都说3千多人在六四事件中丧生。

还有医学统计说,中共光计划生育这一项政治任务就害死了4亿生命。假如没有毛泽东最初提倡的“一个妈妈十个孩子”,哪须后来的节制生育呢?

当死亡人数用万、百万、千万为单位时,那背后每一个鲜活生命的永久消失,那数千万个家庭的悲伤,哪是几个数字就能承载的悲伤呢?这数千万还是死亡人数,还有多少人终生残废、精神失常、青春虚度、人生痛苦呢?

有被杀的,就有杀人的,也有在旁边观望、甚至吃人血馒头的人。可以想像,这是一个怎样充满仇恨与血腥的国度。

有人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共产党改良了,不再杀人了。说这话的,都是因为他被中共“外松内紧”的政策欺骗了。1999年7月20日以来,中共不但残酷镇压法轮功,甚至还把杀人活体摘取器官与器官移植手术结合成一个新的产业链,导致上百万法轮功学员遇害。直到今天,这样惨绝寰宇的罪行,还在中原大地上悄然继续。

成为这个血腥组织的一员,无疑是人生最大的耻辱和羞辱。哪怕你本人没杀人,但你是这杀人机器的一部分,共产党杀的人,你都有一份。唯有退出这个杀人组织,才有希望洗清自己。

如今一半的中国人都有亲朋好友遭到过中共迫害,这包括中共在位的高官。比如习近平,他13岁被认定为“反革命”,15岁被关进少管所,唯一罪名就是他有个被共产党定性为反革命的父亲习仲勋。然而习仲勋却是5次被毛泽东高度赞扬的人。习近平延安那7年生活,所吃的苦、遭的罪,只有他自己知道,难怪有人粉饰太平地颂扬他的知青生活,他气得下令查封了该报社。

李克强的父亲李奉三,假如没有遭受冲击,也不会从凤阳县县长,蚌埠市中级法院院长的位置上,调到安徽省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假如没有文革,李克强也不会24岁才上大学,多亏他遇到了桐城派传人、国学大师李诚,否则他可能连大学都考不上。

王岐山的父亲王德政清华毕业后,阴差阳错当了国民党的大尉,本可以去台湾,但这位建筑系的高材生自信在哪都能靠技术吃饭,结果第二年就遇上“土改”、“镇反”、“三反”、“五反”一系列政治运动,王家被抄家,很多东西都被抢,从此一家人只能低三下四地生活。王岐山和习近平一样,在延安的知青生活,连饭都吃不饱,真的体会了中国农民的悲惨生活。

六十多年来,共产党不但用暴力镇压了很多人,同时更是用谎言毒害了全体中国人。不过仔细想想,杀人偿命,善恶有报是天理。在人类历史上,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从来没有哪个政党在取得政权后这样大规模地屠杀百姓,这样的血腥残暴,天理不容,干这些恶事的组织及其成员,必定会遭报应。

人在做,天在看,现在每个加入了共产党组织的人,都等于变相加入了血腥的黑帮,要想活得清白,就只有赶快脱离出来,无论是谁,天理都一样,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1-01 5: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