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商长提名人罗斯专访之三:投资及经营理念

川普的商务部长提名人罗斯(右)在华尔街金融圈及企业界,是受人尊敬的成功投资人。(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人气: 11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06日讯】【编者按】获川普(特朗普)提名为商务部长的亿万富翁投资者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 Jr.),是Invesco投资管理公司旗下的WL Ross & Co.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投资策略长。《英文大纪元时报》2015年9月专访了罗斯先生。现在将采访编译整理,协助读者认识这位美国未来的商务部长,同时自他对当时全球经济、中国局势及投资希腊的看法中,了解他的商业经营理念,或许能找出他就任商务部长后政策走向的蛛丝马迹。

在2000年成立WL Ross & Co.之前,罗斯先生曾在举世知名的Rothschild Investments投资集团担任破产资产顾问和私募基金经理。他毕业于常春藤名校耶鲁大学,还拥有哈佛大学商学MBA学位。

美商长提名人罗斯专访之三:投资及企业经营理念

(英文大纪元记者Valentin Schmid报导/毕儒宗编译)在被提名出任美国商务部长后,罗斯先生一下成为公众瞩目的焦点,虽然他的名声不如总统当选人川普响亮,但在华尔街金融圈及企业界,他是受人尊敬的成功投资人。更重要的是,他在人们的印象中是位彬彬有礼、言谈温文儒雅的绅士。

据《福布斯》(Forbes)杂志估计,罗斯先生身价29亿美元,他在不良资产投资业界赫赫有名,靠着成功重整破产的伯利恒钢铁(Bethlehem Steel)和伯灵顿工业(Burlington Industries)而一举成名。

与处理其它私募基金不同,罗斯先生在重整这些破产公司的过程中,设法挽救了员工们的工作,而且与工会密切合作。他表示:“我们的工作主要是处理很糟糕的情况,我们能够做些好事,同时也让自己获得好处。”

经营企业数字当然很重要,但罗斯先生通过授权关键人物,成功地完成了他最大的一笔交易。

《大纪元》:你的朋友尼德兰德(Robert Nederlander)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生气。”是真的吗?你从来不生气?如果是,你怎么做到的呢?

罗斯先生:我尽量不显示出愤怒。显示愤怒并不是很有用。但是任何人都会偶尔对事情不满。

《大纪元》:最近一次让你不满的是什么?

罗斯先生:哦,我还真想不到。一般来说,我们都挺顺利的,所以没有什么可生气的。

《大纪元》:你将在(2015年)11月满79岁。你为何还在工作?许多人比你年轻许多就退休了。

罗斯先生:我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Palm Beach)(注:当地是知名的富豪退休胜地)看到,一个月前太多人还是公司的强人执行长,退休6个月后,他们躺在椅子上不知道干什么才好,为了不让心智停滞,得靠玩《纽约时报》上的填字游戏。我不想变成一个靠填字游戏来保持头脑清晰的人。

《大纪元》:作为投资者,你得同时管理钱和人。

罗斯先生:我们的工作主要是处理不良资产,我们能够做些好事,同时自己获益。因此,我们觉得很棒,能够帮助一个经营不善的公司的员工们改变状况,同时我们自己赚取利润。

《大纪元》:连一些工会领导人都给你很正面的评价,投资者一般不会获得这样的评价。你在处理经营不善的公司时用什么特别的方法来谈判?

罗斯先生:对于劳资关系,在整个工业化国家中有一个很大的误解,管理层和劳工往往把对方视为敌人。我们真正将劳工视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因为他们只为一家公司工作,而我们只有这么一组工人。

所以我们认为,拥有一个良好的、能运作的关系非常重要。我们不与那些带了一群律师和会计师的工会谈判。我们倾向于同工会领导人直接谈判。一旦我们达成大致的协议,我们就把协议交给专业人士,并希望他们能准确地将协议写成法律文件。

第二件事是,我们与工会有非常开放和坦诚的关系。在我们每个工厂,工厂经理每月必须与当地工会代表会面至少一次,详细解释该工厂的运行情况、公司情况,以及他们在哪里做得很好,在哪里做得不好。

在任何时候工会要想审核数据,以确保我们的经理说实话,我们完全可以审核公司的数据。我们真正把工会当成我们的合作伙伴。

第三件事是,我们相信,对于蓝领工人的生产效率奖金,不是东给一点西给一点绩效奖金。我们也不要求他们达到一定生产绩效才付工资,而是支付正常的基本工资。如果工人们能够达成很强劲的生产绩效目标,他们立即就会见到工资大幅增加。我们有一个与一般管理层完全不同的方式与工会合作。

《大纪元》:你读过戴尔‧卡内基的书《如何赢得朋友和影响人》(How to Win Friends and Influence People),书中提到一个故事,关于富豪洛克菲勒成功扭转他的一个钢铁工厂大罢工。参与你旗下国际钢铁集团谈判的一名工会领导人说:“威尔伯(罗斯先生)和他的经理人真正在乎我们的意见。”

罗斯先生:许多工会的领导人对公司问题的了解不输管理层,有时甚至比管理层懂得还多。但他们不总是觉得说话有份量且可说出真心话。

我们喜欢与他们进行对话,因为站在机器后面15或20年的人,比造机器的人懂得更多,也知道如何能增加绩效。所以你需要创造一个环境,让员工觉得,有人在意他们的意见,如果提出的建议很好,他会得到奖励。

如果我们能够创建这些环境,我们就可以从劳工中获得非常强大的生产力。

《大纪元》:你在墨西哥有一些纺织工厂,也在中国做生意。你能谈谈两个经济体的竞争力和劳动力成本吗?

罗斯先生:过去10年来,人民币兑墨西哥比索升值了50%。因此,在美元等值的基础上,使墨西哥更具竞争力。

此外,墨西哥被纳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则没有。因此,中国存在关税壁垒。例如,自中国进口到美国的服装和鞋类需要付15%的关税。在墨西哥制造的那些物品则没有关税。

《大纪元》:当你刚开始进行投资时,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你读过哪些书,以哪些人为榜样?

罗斯先生: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哈佛商学院的教授乔治‧多里奥特将军(Gen. George Doriot)。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他是法国军队的一名小兵,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成了美国军队的将军。他在二战期间移民美国,后来成为哈佛商学院的教授,他也是INSEAD商学院的创始人之一。

关于劳资关系,与工会合作而不是对抗的想法,是多里奥特将军一个非常简单的理念。

《大纪元》:你会推荐给年轻投资者哪些必读书籍?

罗斯先生:由Graham和Dodd合撰的《证券分析》(Security Analysis)是必读的。虽然该书未必适用于所有的投资,但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基础、良好的基本理念。此外,(耶鲁大学的)罗伯特‧希勒(Robert Shiller)教授在股市泡沫期间写了一本非常有趣的书《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我认为,这两本书虽然非常不同,但对有兴趣投资的人都会非常有用。

《大纪元》:谈到希勒教授,根据他的“周期性调整的价格收益率”(CAPE),目前股市价位非常高。

罗斯先生:在过去一年左右,我们是卖家。我们卖出的资产约是我们买进资产的5倍,这是因为,目前市场上多数公司不是那么有吸引力。

《大纪元》:你最喜欢的估价技术有哪些?

罗斯先生:每家公司都不同,我们不是炒作股票,我们是长期投资者。

对我们来说,只有两个价格真的很重要:你最初买进的价格及最终卖出的价格。在此期间,价格可能会静止不动,可能会震荡……

我们寻找那些提供社会基本需求的企业,例如国际纺织集团(International Textile Group)。穿衣是非常基本的需求,不会消失。虽然服装样式可能改变,但穿衣是一个经常性的需求。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基础的行业。然后你想要的是,某种现有的或可实现的强大的竞争地位,无论是靠低成本、更好的营销计划,还是通过行业整合等任何方式来获得。

但我们不是被动的投资者,而是积极的投资者。所以,对我们来说,价值的定义是,我们可以为我们投资的企业做些什么,来增加这些业务的基本价值。#

责任编辑:明书阁

评论
2016-12-06 7: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