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是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专访汪志远:活摘人体器官的黑幕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主席汪志远(李莎/大纪元)

人气: 101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邵燕采访报导)在这个国家,在辽阔的土地上曾流传的五千年神传文化,光彩夺目,崇尚敬天重德,天人合一。然而,在过去的60多年里,一个西来幽灵所组建的党,夺取政权,用恐惧与无神论控制人们的思想。17年前,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针对一个群体下达了一道命令,开动整部国家机器发动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国家犯罪:活摘器官。至今,社会多个阶层和机构涉案,被卷入这个丑闻的人群超越了国界。交织著谎言、利欲、血泪和信念,这个惨绝人寰的罪行目前仍在继续⋯⋯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讲诉十年来,他和他的团队调查中共活摘的黑幕。汪志远毕业于中国第四军医大学航空医学系,他先后担任了航空军医主任和军事医学委员会委员。

1995年,他远赴美国,在哈佛大学心血管研究中心从事研究。

追查国际”的全名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背后的团队由来自各界的正义人士组成。“为了防止干扰和迫害,团队成员对外不公布,”汪志远介绍说,“对外只有我一个人公布信息。”

事情要从200639日媒体披露的苏家屯集中营说起。两位证人出来指证,苏家屯的一家医院有地下集中营,关押了六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已经有三到四千人被活摘器官。这些人都是身强力壮的,很多人没有咽气就被摘除器官,之后被丢入医院的焚尸炉中,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我们看了之后非常震惊,所以决定调查。”汪志远说。

没想到,这个调查整整跨越了十个年头。

十年磨一剑

看到报导的当天,调查员们马上展开行动,直接找到苏家屯活摘器官医院的现场,联系相关的当事人调查。之后,他们将调查延伸到全国各地的器官移植的系统,例如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

期间,调查团队遇到了巨大的考验,他们不仅要识破表面的假象,突破信息的封锁,甚至还要直面威胁。他们电话和网线经常被掐断。2008年,汪志远的汽车的一个后轮胎,被钉上了八个钉子。

汪志远认为:“我们面对的是人类历史上最为邪恶残暴、最为狡诈,也是最庞大的一个极权统治的政权机构。这个政权还在运作,而法轮功学员还在被迫害中。各方面的信息都被中共封锁,中共在表面又做了很多假象,所以这个调查是极为困难的。”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能阻止他们持之以恒地取证。随着调查的深入和扩展,他们发现从2000年起,中国器官移植业出现了几个惊人的变化。

其一,器官移植爆炸性增长。他们从网络上一家一家地统计在中国进行器官移植医院的数量,以及公开的一些肝肾移植的数量。发现器官移植医院从1999年之前的19家,到2005年达到500多家,增长20多倍。1999年之前,20年累积的数量只有135例。1999年之后,8年时间增长为14085例,是之前的180倍。

海外赴华的患者也开始蜂拥而至。1999年到2006年,从韩国到中国大陆做器官移植手术的人,增加了近千倍,带动了赴华器官移植的国际风潮。随后,更吸引了来自日本、印度、马来西亚、沙乌地阿拉伯、埃及还有美国、加拿大等世界各地的患者。

这样数字庞大的器官供体,是从哪儿突然间冒出来的?

其二,平均等待时间极短,提供急诊移植。在世界上器官移植最发达的美国,有1.2亿的自愿捐献的人群和发达的捐献系统和网络,等候器官平均为二至三年。中国移植医院平均等待时间却只有一至二周,最快的四个小时。能够做到这一点,说明背后必须有一个能够随时取器官的活人群体。

其三,器官移植的供体主要是法轮功学员,而且是活人和鲜活健康的器官。

“我们有大量的直接的调查录音,全国30多个医院做器官移植的医生,直接承认他们所用的就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你像上海长征医院那个器官移植的医生,问有没有炼法轮功的这种,他说我们这儿都是这种。解放军307医院肾移植联系人陈强,直截了当地讲官方、警方、监狱一条龙在运作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汪志远说,“还有锦州中级人民法院,说他们还能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就看出价的多少,条件好不好。”

2006年2016年的十年间,“追查国际”收集了大量证据。今年下旬,两部用这些证据揭开中国器官移植黑幕的影片制作完成——《铁证如山》和《活摘-十年调查》,为人们系统和直观地呈现大陆器官活摘现象的真实性。

“时候到了,”汪志远说明此时推出这两部影片的原因,“通过十年,我们积累了大量的证据。到目前,我们直接公布的录音就有90个,这里包括现任和前任的五名政治局常委、一名政治局委员、中委副主席、国防部长、卫生部长,还有省一级的政法委官员,还有活摘现场的警卫,还有全国30多个医院器官移植医生的录音。同时,我们还公布了2000多个资料的证据。

“这些大量的证据,我们把它们系统地呈现出来,这样就容易让人们看清楚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它的性质和它的程度。”

此外,调查员们还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很多电话调查的医院和法院人员,在谈到贩卖法轮功学员的鲜活器官时,就像在做一个常规的生意,直截了当,有恃无恐。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给予他们这样的底气,堂而皇之地贩卖起活人器官,却不用担心来自良知与法律上的谴责。

谁将屠刀挥向他们?

汪志远认为,这是一场由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下令的国家犯罪、反人类罪。

他说:“这场犯罪是由江泽民亲自下命令发起的,利用整个国家机器进行的。为什么这么说?截止目前,我们得到四个人直接指证是江泽民下令‘活摘’。一个是前军方总后卫生部长白石中,二个是原商务部长薄熙来,三个是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脏病理科主任医生谭云山,四个是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院心胸外科二病区的宫医生。这四个人直接讲了是江泽民下的命令。这一点是证据确著的。”

那么,法轮功学员又如何与“活摘”联系在一起?

回溯90年代,中国出现的“气功热”,正好迎合了国人对修身养性的追寻,这和几千年来国人骨子里对修炼的追求,是一脉相承的。

法轮功,如同一颗明星在众多的气功门类中升起。免费教功,功效神奇,炼者日众。无论是公园曙光初现的清晨,还是街头茶余饭后的黄昏,民众炼功的身影几乎随处可见。到了1999年,在中国大陆的炼功人数已经高达近亿人,超过了当时中国共产党的六千万党员人数。

在这个独党专政的国家,一个群体人数的迅速增长,逃不过党的眼睛。但是,共产党对这个群体的调查抓不住任何把柄。相反,被调查的人大量反馈,在炼功后,健康改善,道德提升,不用再备钱买药。中共元老乔石曾发起的独立调查,得到的结论也是法轮功“对政治局和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

“真、善、忍”是法轮功的修炼准则,这正是传统儒释道的精髓。共产党所施行的“假、恶、斗”,一直在摧毁中国传统文化。两者在意识形态上的完全对立,无法避免。因此1996年开始,中共国安部门暗中已经开始对法轮功群众加强监控。

1999年,天津法轮功学员因为长期受到媒体和警方的不公正待遇,被官方告知,应该到北京中央政府去上访。消息传开后,4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信访办上访。当时的国家总理朱镕基和上访群众达成协议,表示政府支持民众健身运动,双方的和平理性,轰动一时,备受国际社会认可。

不料,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对朱镕基的做法并不认同,认为措施太过软弱,要求展开铁腕镇压法轮功。江泽民当晚给其他领导人写信中谈到,如果共产党人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都战胜不了法轮功,“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字里行间,共产党人的斗争哲学一表无遗。

同年610日,江泽民成立了“610”办公室,专门研究解决法轮功问题,成为一个不受约束的法外机构。

720日,在七位常委有六位都不同意的情况下,江泽民执意专行,启动了全面镇压的按钮。一时间,全国的军、警、特务、司法和外交等中共体系内的国家机器同时全面开启,一场席卷全国的镇压就这样开始了。

伴随着武力镇压的,是媒体铺天盖地的污蔑宣传。722日,全中国三千多家报刊杂志、数百家地方电视台和电台,全部启动并且高速运转,轮番轰炸,将谎言与仇恨灌进人们的头脑中。

一开始,江泽民声称要“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志在必得。但是,三个月过去了,法轮功学员仍纷纷和平请愿,走上了北京天安门,成千上万,前赴后继。这让江泽民更加恼怒,决心铲除法轮功,对镇压下了密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有了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这些指示,任何行为都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执行上级的命令。

就这样,潘多拉的盒子——这个装着人间所有邪恶的魔盒,被打开了。

“活摘”,人类无法承受的痛

随着调查的推进,调查员们感到越来越痛苦,心理压力很大。

“我们收集得到的证据越多,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是真实存在的。范围很广,数量很大。情节非常邪恶,非常惨烈。我们经常接触这些血淋淋的、这样邪恶的事情,给我们心里造成的压力很大。”汪志远说。

“眼看着那么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无辜地推上了活摘的手术台。我们甚至想到,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也许就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推上手术台。还有那么多学员在黑牢里,随时面临着这种残惨无人道的迫害。这是扼杀,我们又不能救他们。这就是我们感到最痛苦的。”

但是,没有人打退堂鼓。调查员们决心,既然做就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好。

其实,感到痛苦的不仅仅是调查员们,一些良知未泯的参与者也因情节惨烈而苦不堪言。一位目睹了活摘现场的警卫,极其惨烈的血腥场景对他的精神刺激很大,终日痛苦不堪,最终选择向“追查国际”举报。在叙述活摘过程时,因为回忆中场面太悲惨,这位大男子几次都无法说下去。调查发现还有参与活摘的医生,最终畏罪自杀。

谈到参与者的心理状态,汪志远认为分为三种:良知尚存的、麻木执行的、完全执行的。

他说:“有些人良心未泯,拒绝做这件事。比如说,辽宁锦州现场一个警卫,事后良心驱使不做这件事情,而且给我们举报。还有自杀的,上海一位器官移植专家,跳楼自杀。他们并不完全执行,不完全服从中共的淫威,又不能继续做下去。更多的人,在巨大的利润的刺激下,在中共政策的驱使下,在麻木地做着这件事。当然也有一些人,因为中共的洗脑和对法轮功的妖魔化宣传,是完全在执行这项政策,进行杀人。”

他认为,这样持续的罪恶,在中国的历史上、人类历史上都不可能有,就是在中共社会中有。“这是由中共的本质决定的,这是一个杀人的党、邪恶的党,”他说。

调查员们还感到,活摘器官不是单纯的移植和贩卖,而是作为对人实施的一种极刑。其中产生的巨大利润,又反过来给这部杀人机器源源不断地涂上润滑剂。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不是单纯地取器官卖钱牟利的问题,也不是一个正常的器官移植的问题,它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一种极端的酷刑”,汪志远分析道,“通过这种方式,达到想从肉体上消灭法轮功这个群体。也不是简单地为了利益。但是,它用这个巨大的利润和利益来刺激参与活摘的凶手。”

“一旦人遇到这么爆炸性的利益刺激下,卷入了这部杀人的机器当中,一旦成为了杀人的魔鬼的时候,那就不光杀法轮功学员了,那就谁都可以杀,这是肯定的。”他补充说,“活摘,把中国这些参与的人变成了魔鬼,把大陆社会变成了地狱。所有在其中生活的人,其实是在地狱中生活,随时面临着危险,谁也跑不了。”

他还谈到,世界上很多国家政府和大媒体,对被曝光了十年的活摘罪恶保持沉默,与中共的威逼利诱有关。他们在这个历史关键时刻,装聋作哑,是在同谋犯罪。

“沉默,实际上就是帮助了邪恶。所以,在这个历史上,是极不光彩的,”他说。

汪志远表示,全面追究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反人类罪恶,是每一个国家、政府、组织和正义人士的历史的责任,也是荣耀。他说:“这关系到中国的未来,也关系到人类的未来。”

在他看来,活摘器官是中共对人类道德良知的毁灭,而且是在要挟全世界各个国家,甚至于胁迫他们助纣为虐,把全世界都拉进犯罪的深渊。

最后,汪志远希望参与者及早醒悟:“我也借此机会,呼吁那些参与的人,迫害法轮功特别是活摘器官,这是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任何的托词都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面临的就是人类历史上最为严厉的审判。唯一的出路,就是停止一切犯罪活动,尽早地向‘追查国际’坦白交代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收集他人的罪恶和证据,争取立功赎罪。”#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12-08 9: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