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聂树斌案真凶认罪的更多细节曝光

人气: 156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最近,聂树斌案被改判,该案是中共司法腐败的代表性案件。2005年,王书金被抓捕后便自供是聂树斌案真凶,并认为“我死定了”,但他却神秘消失了6年,期间被多次转移看守所;公诉方千方百计地为其开脱,所涉及的内幕惊人。

真凶王书金被村民及家人唾弃

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经过21年后,聂树斌终于被证清白。然而人死不能复生,一个鲜活的生命已经无可挽回。

《中国青年报》12月7日报导,一直声称自己是该案“真凶”的王书金终于就要等来有关死刑确切的消息。

一名接近最高法院死刑复核厅的人士透露,“根据死刑复核的一般规律,王书金的死刑复核很快会出结果。”

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南寺郎固村是王书金的家乡,村里的很多村民都想不明白:为什么王书金这么多年来还没死。

王书金在家乡曾经犯下多起强奸杀人案,其中一名死者离他家只有不到100米的距离。

对于王书金的结局,村主任万某一点也不奇怪。他回忆,村里治安队经常抓到他在邻居家偷钱,有时也偷女人的内衣。他工作所在的砖窑厂老板也经常跑到村委会告状,王书金会在砖窑厂附近“劫路”,对路过的女人“动手动脚”。“不管熟人或生人,他都下手,”一个村民说。

如今提到王书金,村里的老人会突然提高音量反问:“这样的人国家为啥还保护他,让他多活了这么多年?”

王书金的哥哥王书银这么多年来在村里都“抬不起头”,有村民记得,王书银曾明确说过,王书金“死后就算被狗吃了,也不会让他埋在祖坟里”。

王书金自供真凶消失6年 检方百般为其开脱

2005年初,涉多起奸杀命案的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被捕。其在荥阳索河路派出所供称,其犯下4条命案,包括1994年在石家庄强奸一名38岁液压厂女工后将其杀害,但此案的“凶手”聂树斌已被枪决了。

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说,当时河南的派出所只是在过年治安排查时,把王书金作为可疑人员带去问话。“派出所几乎没有给他任何压力。”

让派出所警察都没想到的是,王书金一个晚上就主动供述出了自己的4起杀人强奸案和两起强奸案。当时刚刚进入公安局的郑成月是办案警察之一。

郑成月是最早着手调查王书金案的办案警察,也是他最早披露“一案两凶”事件。2005年他发现王书金供述牵涉聂树斌案“一案两凶”后,数次联系办理此案的石家庄警方,未获回应,最后将线索提供给了媒体。以后他便经常受到上级纪委的调查,2009年被迫停职并提前退休。

郑成月记得,当年把王书金押回邯郸广平,带着他到村里指认当年犯罪现场那天,几乎全村的人都在那里聚集,有人操起砖头砸向这个曾经的邻居。

朱爱民记得郑成月曾跟他讲过,从河南荥阳押回河北广平的路上,刚刚交待4起强奸杀人案、2起强奸案的王书金“睡得鼾声震天”。郑成月看得出和盘托出后的王书金所表现出来的“解脱”。

可当王书金回到老家广平后,等待他的并不是故事的结尾,而是另一段故事的开始。

“一案两凶”的事情很快被媒体披露,全国的目光也聚集在广平这座小城。但郑成月开始认识到王书金的“不一般”⋯⋯

2005年9月,朱爱民在广平县派出所第一次会见王书金。他让王书金“给自己量个刑”时,然后得到了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我死定了。”

这场会见中朱爱民跟王书金提起了聂树斌案,当时王书金告诉朱爱民,“人是我杀的,就由我来负责,跟那个人(聂树斌)无关。”

一年半后,2007年3月邯郸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王书金死刑。律师在上诉书里写下了这样的意见:“王书金主动供述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案系其所为,应认定为有利于国家和社会,属重大立功。”

但法院否认聂树斌案是其所为,因此不认定王书金有重大立功表现。

一审结束后,王书金更换了羁押地点,从此6年其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内,没人知道他在哪儿。也有媒体报导,王书金四次被转移看守所。

2013年9月,河北省高级法院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

朱爱民再次见到自己的当事人是在2013年二审的法庭上。在经历过“消失的6年”后,庭审现场上演了司法史上罕见的一幕:被告人坚持要求追究未被指控的罪名,公诉方却千方百计地为被告人开脱。

朱爱民在后来与王书金的会见中发现,王书金开始主动与他谈起了国内其它的冤假错案。“咱杀人咱自己承担,冤不了别人。”王书金对朱爱民说。

许永跃张越极力阻挠为聂树斌平反

据大陆媒体报导,1995年聂树斌案案发时,河北公检法机关曾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聂树斌只有口供没有其它证据,要求改判。正是时任中共河北政法委书记的许永跃下令“要杀,而且快杀”。因此,聂树斌案二审“95年4月20日省高院立案,22号提审,25号就出了判决书,26号出了死刑命令,27号就杀了”。

据熟悉此案的消息人士透露,2005年王书金案发,供出“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当时聂树斌案办案部门找到已是中共国家安全部部长的许永跃,据说正是许永跃出面强力阻挠。已经落马的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是许永跃的直属亲信,而马建又是已经落马的前中共河北省委政法委书记张越的盟友,因此张越极力阻止此案平反。

2013年王书金案在邯郸二审前,河北方面采取强力措施逼王书金翻供。王书金从广平县看守所被转移到磁县看守所,“当时张越直接坐镇邯郸,住了三天,在场外指导王书金二审”。开庭前看守所内还曾进行“模拟审判”,让王以新供词串词。#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6-12-08 1: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