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西乐平案 警方涉刻意隐瞒DNA鉴定报告

江西乐平案件,辩护律师对案件提出多项质疑。2015年在高院门口连续19天抗议,要求阅卷。(网路图片)

人气: 100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河北聂树斌冤案22年后终被昭雪,而另一冤案江西乐平案近日亦有重大进展,一份关键的DNA鉴定报告16年后终于浮出水面。办案警方被曝涉嫌隐藏证据。不仅现场物证DNA鉴定拖延13年才进行,而且鉴定报告又被隐藏3年。

被逼出的鉴定报告

“江西乐平5.24案件”再审开庭不到一个月,辩护律师严华丰于11月才首次看到这份“迟到了16年”的鉴定报告。鉴定报告显示,奸杀案现场提取的3枚烟蒂上的DNA,源于方林崽的可能性大于99.99%。

江西乐平案发生于2000年5月24日,当地一名蒋姓超市老板与同行一名郝姓女子遇害。两年后的5月23日至6月4日,中店村村民程立和、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被抓获,同案疑犯汪深兵逃跑。6年后4名被告被江西高院终审判决死缓;而2012年,犯下十多宗强奸、杀人案的嫌疑犯方林崽落网,他自认称是江西乐平奸劫命案的“真凶”。

真凶出现后,该案并没有立即重审。而更离奇的是,直到方林崽落网,乐平警方才对“5.24”案案发现场提取的关键物证(29枚烟头、毛巾等)进行鉴定;但鉴定报告又遭隐藏3年。直到2016年4月27日深夜,江西高院发布消息称决定再审此案。

被告之一程立和的辩护律师王飞说,“我们阅卷过程中发现,其中一份名为公安部[2013]6161号的物证报告提到一份名为[2013]1467的报告,而这份报告乐平公安局并未移送给江西高院。”王飞说,他认为该报告可能与案情有关,他还怀疑乐平公安有其它新证据未移送法院,于是在5月15日左右向江西高院提出申请,要求调阅所有与本案有关的新证据。

最终,乐平市公安局于5月25日将这份报告原件移送江西省检察院。而到了11月2日,辩护律师们才得以见到这份报告。

辩护律师虞仕俊表示,“这一新证据意味着方林崽有到过案发现场,不排除有作案嫌疑。”他说,这反映了乐平公安机关在侦查之初,就疑先入为主,不是对破案有价值的线索进行排查,而是在有罪推定黄志强等人系真凶的前提下去采集证据,甚至故意隐藏这些证据。

物证13年后才被鉴定 又隐瞒3年

据澎湃新闻报导,2012年4月12日,涉嫌制造4起命案、侵害10余名女性的方林崽在指认现场时,对围观村民说,自己才是“5.24”案真凶。2013年10月,景德镇中院开庭审理方林崽案,他还当庭坚称系“5.24”案真凶,并反问“你们怎么不去查”。

事实上,2013年4月3日,乐平市公安局曾向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送检一份材料,包括“5.24”案现场提取的29枚烟头,黄志强等4名被告人、方林崽及汪深兵父母的血样。

同月17日作出的“公安部[2013]1467号物证报告”显示,通过DNA鉴定,显示有3枚烟蒂上的DNA来源于方林崽的可能性大于99.99%。

但这一对“5.24”案当事人有利的物证,却被隐藏了起来,未随卷提交给检方。

真凶认罪证据确凿 为何多年不翻案

在真凶当堂认罪,而鉴定报告也确定犯人另有其人后,为何16年,此案不重审?

时事评论员横河表示,在中国大陆,当一个冤案造出来后,与此案相关的执法部门就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

他说:“你比如说在这个案子当中,就是当时破案的乐平警方,也许还有景德镇的警方,还有起诉的检方,以及一审、二审判决的景德镇中院,都变成了和这个案子利益相关的集团的成员。最早制造这个冤案的就是公安局。公安就是重大刑事案,特别是重大杀人案,它的破案率是公安升迁的最重要的依据,因此在破案的过程当中制造冤假错案的这个概率是非常高的。一旦到了卷进去以后,就不仅仅是公安的问题了,因为起诉用的就是公安的材料,检方没有提出疑问,那检方就已经也有责任了,所以这是一连串的问题。”

他表示,如果这个案子重审了,那么那个逼供和制造假供词的过程就会曝光。逼供以后制造假案,这属于犯罪,至少直接犯罪的就涉及到乐平警方和景德镇中院,所以为了保自己,他们要阻止这个案子翻案。

再一个原因就是保政绩。横河认为在案发的时候,或者是冤案制造的过程当中,当地的主要领导是有部分责任的,虽然他不见得参加了制造冤案,但是因为是在自己当政期间出的事,所以也要保。而比高院还高的就是江西省委书记。

这个案子从案发到判决这个期间,江西省委书记是孟建柱,孟建柱现在是中央政法委书记。横河说:“这个倒不一定是说他一定要参与制造冤案,但是跟他在江西省时候的政绩是有关系的。”

孟建柱离开后,从2007年到2013年,江西省的省委书记是苏荣,2013年到现在的省委书记是强卫。“这两个都是臭名昭著的人权恶棍。”苏荣,曾因迫害法轮功在赞比亚被起诉;而强卫,长期以来一直担任北京市的政法委书记,他是北京市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这些人都曾制造血案、冤案。

横河认为,他们因“同病相怜”而互相包庇,“即使你自己没有直接牵连,但是它有类似的案子和冤假错案,也有血债,所以就变成了即使我跟这个具体案子没有关系的话,我也要保。其原因就是因为在他们无论是做各个省的主要官员的情况下,还是在做政法官员的情况下,都制造了很多类似的冤假错案。”

河北聂树斌的案子就是如此,当真凶王书金承认了做案后,河北警方却用酷刑,要他承认他不是那起冤案的凶手。

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倒台后,媒体在提到他的罪行的时候,提到了他阻止重新调查审理聂树斌案子,横河说,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在中国大陆,要想纠正一个冤假错案有多困难。#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12-09 12: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