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参与活摘器官医生频遭恶报的警示

人气: 138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2月10日讯】据《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不完全统计,1999年以后中国大陆开展器官移植的单位和移植量暴增,至少有865 家医疗机构、9500 名医护人员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参与“活摘”医务人员的境况如何?他们未来的命运走向如何?我们从下面几个已经披露的案例可以看到,在这个“死亡职位”上频发恶报的真相,因此也不难预示他们未来命运的走向。

蹊跷车祸之一:出诊移植遇车祸

2006年1月15日,江苏省人民医院中青年移植专家、硕士生导师钱立新前往苏北淮安市第二人民医院参加肝移植手术,途中遇车祸身亡。

3天前,他应邀去参加肝脏移植手术。当天凌晨,他与另外两人从南京出发。车开至洪泽县境内时,因小车躲避一位行人,撞上马路边绿岛,坐在后排的钱受到剧烈冲击,身受重伤,没等抢救人员到场,便停止了心跳。而坐在车前位置的两人只受了点轻伤。

车祸本身并不严重,钱立新在后车座上也相对安全,但是他却被当场撞死。

蹊跷车祸之二:被飞石砸中身亡

2014年7月17,在四川茂县境内的213国道上发生山体滑坡,范天勇被飞石砸死。范天勇1992年毕业于重庆医科大学,获博士学位后,在四川华西医院泌尿外科,临床肾移植多年,做了上千例手术,因为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被列在追查国际的追查名单上。他是四川省医学会泌尿外科专委会委员。2013年底,他出任四川德阳市人民医院院长兼党委副书记。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事故中,同车的其他人都平安无事,唯独他一人出事。巨大的山体滑坡,飞石像长了眼睛一样砸向他胸腔腹腔的脏器。事后有人说,“那飞石就是带了天眼来要他命的,谁叫他满处挖腰子卖腰子(肾脏)的!”

自杀案例:齐鲁医院肝移植主任自杀

2013年10月13日,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西侧专家公寓6号楼内,上午11点,有人发现肝移植主任姜旭生在家中自杀。中午,记者在齐鲁医院抢救病房,见到姜旭生躺在病床上,听急诊科一名护士说,伤者身上包括颈部、上腹部有多处刀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姜旭生是齐鲁医院普外科教授、主任医师、肝脏移植主任。他1988年毕业于山东医科大学,1993年获博士学位。他是全省唯一能改良背驮式肝移植手术的外科医生,在国内外首创了多项器官移植技术,主持参与6项国家省院级课题。他被称为换肝“一把刀”,器官移植的学术带头人。

姜旭生年方50,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可谓功成名就,让很多人羡慕不已。但是,他突然自杀,而且以刎颈、割腹这样自残方式。这是一个血腥痛苦的死亡过程,所以相对少见。据说,选择这样方式的人,或多或少有自虐的心理。他为什么要自虐,以慢慢痛苦死去的方式结束生命?

因为他“活摘”了大量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那个过程是十分血腥和惨烈的,他因此而有了这样的报应。姜旭生取得的那些器官移植技术创新成果和30篇学术论文,是建立在大量“活摘”临床基础上的。而作为肝脏移植中心负责人,对那些年轻的、健康的活供体器官来源,一定心知肚明。因为他操刀移植,也操刀切取供体。

死亡案例之一:晚期肝癌 一年后死了

据明慧网2014年8月8日报导,48岁的石家庄市第一医院院长郑志敏,2014年上半年曝出患有肝癌,已是晚期,疼痛难忍,在该院治疗。本院职工议论,说这是郑志敏换肝换肾得的报应。

郑志敏1999年后做了大量肝、肾移植。2004 年11月,郑当副院长时,医院成立了器官移植中心研究所,自称是河北第一家专门从事器官移植研究的专业机构。2006年的一天,他组织外三科、泌尿外科、麻醉室、手术室等部分医护人员到外地取肾,3个多小时就取回“上面连着肾静脉、肾动脉和输尿管”的5例肾脏。这么短的时间,一次就能取回5例鲜活供体?8月1日《10小时完成5例肾移植手术》一文发表在院刊物上。因沈阳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已曝光,医院急忙遮掩,再搜索原文,已换成“美国42名医生奋战10小时成功将5位捐赠者肾脏移植给5位病人”。

器官移植中心研究所成立后,石家庄市第一医院一天做两例或多例肾移植手术已司空见惯。因郑志敏“卖力工作和全身心的投入”,40岁出头的郑志敏被副市长李宏英提拔为正院长。

对郑志敏患有的晚期肝癌,医院的人说,估计换肝也没用,都扩散了,怎么换?郑志敏在本院住院接受治疗,但医院严密封锁消息,谢绝任何来访和任何人不许泄露出去郑志敏的病情。医院的人说,心虚啊,怕人家说是遭了报应!

后来从网上的私人博客里传出消息:郑志敏2013年8月发现肝癌后在北京做了手术,是不是换肝手术?没说。郑回到医院一个月后倒下,死于2014年8月31日。死时49岁。

死亡案例之二:命丧车轮下

师龙生毕业于西安军医大学,就职于新疆乌鲁木齐空军总院,任泌尿外科、普通科主任,肾移植的主刀医生,也曾是新疆器官移植学会常委。

2007年2月3日晚,师龙生被人打电话叫出去后,就没再回来。据目击者说:当时,师龙生被一女司机撞倒在地后,又再被后面一辆车二次碾过去,整个人被碾成肉饼,血流满地,血肉模糊,场景惨不忍睹。

师龙生曾讲过,摘取器官这项“保密”手术归医院,在新疆就有三家,即:乌鲁木齐空军医院,乌鲁木齐市医院,乌鲁木齐省级医院。他所在的空军医院,一年大约做一百多例。

究其死因,有知情人说,从整个车祸分析看,像是杀人灭口。很可能是他对器官移植内幕知道得太多了,说得太多了。

死亡案例之二:院方隐瞒死讯

2015年有位患者打电话到河南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肾移植科,找主任医师、副教授王跃问医。接电话的值班护士不耐烦地说:“人都死二年了,找他干嘛?”患者不解,追问,被挂断了电话。

从王跃挂在医院网站上的照片看,年龄在四、五十岁,这是一个外科医生最年富力强的时候。遗憾的是,他在追查国际涉嫌活摘的名单上出现:“2005年6月至2008年12月,参与实施122例肾移植”。

王跃死活不详。如果几位值班医护人员都说王跃死了,那为什么院方长期对外封锁王跃的死讯?为什么提到王跃,医院的人都很忌讳,不愿说?王跃是怎么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王跃不是正常死亡。

像王跃这样死活不详的主刀医生不是一个,而是一批。曾经有过某“活摘”医生、院长死亡的报导,但是后来被删除了,而名字还挂在网页上,有的达十年之久。

面对“善恶有报”的天理,所有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务人员,只有立刻放下屠刀,停止迫害,并且保存证据,揭露罪恶才有可能将功赎罪,免遭厄运与恶报。#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6-02-10 6: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