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曼哈顿爆炸案5人被捕 偷煤气酿惨剧被控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万斯昨日宣布,5人被捕,4人被控二级误杀罪和鲁莽危害公众安全罪。(蔡溶/大纪元)

人气: 2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 去年3月份,曼哈顿东村三栋排房发生煤气大爆炸,导致2人死亡、至少22人受伤,数百人逃离家园。随后调查人员发现,在爆炸发生以前,楼宇中有人偷设煤气管道盗用能源,经过近一年的调查,警方于2月11日逮捕了5人,其中4人被控二级误杀罪和鲁莽危害公众安全罪。这件事侧面显示出纽约目前“偷煤气”情况的严重性。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万斯11日在记者会上说,这是曼哈顿租金飞涨的结果,房东新装修的公寓急于出租收钱,在没有获得楼宇局和爱迪生公司的批准前,私接管线,偷煤气供应给租户,业者每间公寓坐收6,000元的租金。
  
随着纽约市近几年建设速度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私自把管线接到主煤气管道上盗用能源的金钱刺激,还从来没有这么强过。”万斯检察官说,他希望该事件给民众传递一个信息:千万不要为了蝇头小利而置生命于不顾。
  
被捕的5人分别是:56岁的业主Maria Hrynenko和她30岁的儿子Michael Hrynenko、59岁的管道工Athanasios Ioannidis、40岁的总承包商Dilber Kukic,和58岁的管道工Andrew Trombettas。前4人被控二级误杀罪和鲁莽危害公众安全罪,最后一人因为将执照“出租”给无牌之人,也被起诉。

私设管线偷煤气

  
那么这些人是如何盗用能源的呢?万斯检察官公布调查结果。他说,悲剧源起2013年,业主Maria Hrynenko雇用总承包商Dilber Kukic翻新她的几栋物业,后者雇用了管道工Athanasios Ioannidis,该管道工没有执照,于是花钱“借用”管道工Andrew Trombettas的执照,以便得到工作。

曼哈顿东村爆炸案现场和2大道121号,从煤气管道上私接的黄色“软管”。(蔡溶/大纪元)
曼哈顿东村爆炸案现场和2大道121号,从煤气管道上私接的黄色“软管”。(蔡溶/大纪元)
  
2014年初,女业主Hrynenko与2大道121号租户们签约时,爱迪生公司还未批准为该住宅铺设煤气管道。到了7月,女业主Hrynenko为了赶快收租金,就自己想办法,叫总承包商Kukic帮她从一楼餐厅Sushi Park 的煤气管道上,私接“软管”线到5层楼的住户。住户们则被蒙在鼓里。
  
无牌管道工Ioannidis于是在餐厅的煤气管道上,加装细管线连到楼上的住户。不久,爱迪生公司和消防局的工作人员前来检查,发现餐厅的一条煤气管道被偷用,认为这将造成非常危险的局面,于是把煤气主管关闭,断了餐馆和楼上住户的煤气供应,责成业主雇佣合格的管道工,改正存在的问题。
  
但是业主又请人私自改铺了“一系列的管道”,从相邻的2大道119号空置的楼宇中,私拉一条商业级、较粗的煤气管道,从后院上锁的地下室接入 121号,用来供应楼上的租客。这个接口很隐蔽,有意让爱迪生公司、租户、大楼检查人员看不到。为了防止其他人篡改系统,无牌管道工IOANNIDIS将控制煤气流量的关断阀把手给卸下,这样就没有人知道这个阀门是开着还是关着,让情况更为危险。
  
2014年8月,Ioannidis用他租来的牌照,通知爱迪生公司说,一楼餐厅Sushi Park 的煤气压力测试成功,于是月中爱迪生公司恢复了餐馆的煤气供应,而楼上住户则一直通过上述私接管道盗用煤气。

检查员离开时 “关断阀”开着口

  
万斯检察官说,2015年3月26日爆炸当天,爱迪生公司的检查员下午2点前来检查,业主和总承包商Kukic将后院私接的煤气管道关闭,又将控制煤气流量的关断阀掀开。检查员发现了地下室的煤气接口,认为这不合格,但当时没有任何煤气泄漏或安全隐患的迹象,检查员也不知道121号与119号有秘密煤气通道。
  
检查员离开后,业主和总承包商Kukic回到位于餐馆下面的地下室,将私接的煤气管道重新接上,却没有检查“关断阀”,这个阀门在检查员做压力测试时一直是掀开的,煤气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充满了地下室。半个小时后,餐馆的工作人员闻到有煤气泄漏的臭鸡蛋味,通知业主。随后的监控录像显示,女业主和总承包商Kukic两人从地下室飞奔而出,没有警告任何人,直接奔向相邻建筑物的入口,那里正是非法运输煤气的源头。
  
随后,巨大的爆炸将餐厅炸毁,餐厅员工Moises Locon和食客Nicholas Figueroa被炸得全身焦黑,完全无法辨认,是通过DNA检测才最终确认了身份。连排的三栋建筑物119号、121号和123号被夷为平地,至少22人受伤,数百人逃离家园。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