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年轻人“出走”社交媒体 背后原因亦喜亦忧

作者:费丽希缇‧邓肯(Felicity Duncan) 张小清 译

年轻人正越来越少在脸书分享搞笑自拍照。(Jacek Halicki/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12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洁云编译报导)当我数字媒体专业的学生们坐在那里盯着手机等待上课时,他们并不是在查脸书,也不是在查Instagram、Pinterest或Twitter。他们正查看Snapshot上朋友发布的新内容,在Facebook聊天软件上聊天,或者是在进行群组聊天。如果时间还有富余,他们可能转去Instagram看他们喜欢的品牌发布了什么新品,或看推特上明星发的搞笑内容。不过,他们告诉我说,多数时间他们都避开社交媒体的公共平台,选择更私密的沟通方式。

Facebook 流失青少年用户的问题已提出了好几年。2013年有作者探讨了为什么青少年厌倦Facebook,据《时代》周刊报导,2011年以来已有1,100多万青少年离开了Facebook。但许多这类文章都认为少年人转去了Instagram(产权由Facebook所有)和其它社交媒体平台。换句话说,青少年离开是Facebook自身的问题,不是整个社交媒体的问题。

年轻人的转变

但今天,最新的数据越来越支持这一观点,即年轻人实际放弃了广义的社交媒体(包括Facebook和Twitter),转去了传播面更窄的工具(如Messenger或Snapchat)。他们不再发布所有人可见的一般性内容,而只和最亲密的友人分享自拍的丑态,或详述班上发生事情的经过。

皮尤研究中心去年8月发布的研究报告中说,18岁至29岁之间的智能手机用户中,有49%使用即时聊天工具如Kik、Whatsapp或iMessage,41%的用户使用自动删除讯息的软件(如Snapchat)。

Snapchat聊天软件让用户可进入闪聊模式,在短时间内让信息消失。(Peter Macdiarmid/Getty Images)
Snapchat聊天软件让用户可进入闪聊模式,在短时间内让信息消失。(Peter Macdiarmid/Getty Images)

该中心另一项研究则指,只有37%的该年龄段用户使用Pinterest,使用Twitter和LinkedIn的分别只有32%和22%。即时消息应用显然胜过了可公开访问的社交媒体。

不可否认,82%的受调者都说他们使用Facebook。但问题是这样提的:“你是否使用过互联网或移动应用登录Facebook?”拥有Facebook账户和日常使用是两回事。皮尤确实掌握了人们使用Facebook频率的数据(70%的人说每天至少一次),但有关数据并没按年龄细分。而从我从课堂讨论和作业中收集到的信息来看,许多年轻人登录Facebook只是去看看他人在发些什么,而不是发布自己的内容。他们的照片、更新、赞或拉黑,更多转到了封闭区域,如群聊和Snapchat。

年轻人为何离开

虽然对这一现象还没有很多研究报告,但据我与80名美国大学生的对谈,年轻人弃社交媒体转去即时通讯,似乎有三方面原因。

1. 奶奶喜欢我的个人资料照片。随着Facebook 的普及,其用户的年龄构成也发生显著变化。根据皮尤调查中心数据,65岁以上的网民有48%使用Facebook。随着社交媒体的使用不再限于年轻人,其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也有所减弱。很少有大学生希望父母看到自己周末晚上休闲的照片。

“奶奶不需要看到我周末晚上在做什么。”(KimSanDiego/Flickr)
“奶奶不需要看到我周末晚上在做什么。”(KimSanDiego/Flickr)

2. 信息的短暂胜于持久。许多我与之谈话的学生都不在Facebook等网站上发照片,如一个学生所说,“那些照片永远在那!”伴随Facebook平台长大的学生都很注意存在那里的照片带来的影响。而Snapchat承诺过段时间就删讯息,这使他们能松上一口气,不必去管理自己发过的内容。

3. 在专业与个人生活之间画界限。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得知,未来雇主、大学录取办公室甚至银行可能用社交媒体资料对他们作评估。对此,很多人似乎更加有策略地使用社交媒体。比如,我的一些学生在Twitter等网站上创建名目繁多的用户名和资料。他们精心策划张贴在Facebook或LinkedIn公开档案中的内容,而转入私人平台进行真实的分享。

这是否是个问题

我们看到的或许是数字媒体的下一波浪潮,正如年轻人是最早入驻Facebook和Twitter这类平台的,他们现在可能也是最早离开并转向新东西的族群。

年轻人从可公开访问的社交媒体出走,转向较小群体的即时通讯软件,无论是对社交媒体企业还是更广泛的社会公众都有一些影响。

从企业的角度来看,这种转移可能令人不安。如果年轻人不太愿意在站点提供个人信息(数字广告系统依赖这样的数据运作),可能会有大问题——乔.图罗(Joe Turow)在《日常的你》(The Daily You)一书中有详细描述。

比如说,年轻人都不再在Facebook上点“赞”,这个平台对广告客户的长期价值就没那么高了。目前Facebook收集用户的“喜欢”和“分享”数据,以针对个人投放不同类别的广告。假如你“赞”了一个动物救援组织,您很可能会在Facebook上看到宠物用品连锁店的广告。这种精确定向已使Facebook成为一个巨大的广告平台。2015年,该公司盈利近180亿美元,几乎全部来自广告。如果年轻人不再点“赞”供应信息,这一金额可能不保。

从父母和年长社交媒体用户的角度来看,这种转变也令人不安。习惯于在网上监督孩子部分活动的父母会发现,自己越来越多地被拒之门外。另一方面,对于使用这些平台保持联系联络、交换信息的长辈来说,他们的这种变化几乎会被忽视。实际上,对于那些不能理解为什么要晒脏衣服照片的老人来说,这种转移还会被误认为是年轻人走向成熟的表现。

站在社会或学术的视角来看,这种出走既有令人鼓舞的一面(它回应了网络发帖要有节制的呼声),同时也令人担忧。

随着越来越多的社会政治活动向网络迁移,社交媒体在一些重要社会事件中也扮演着主要角色,年轻人的流失,可能意味着他们不再容易接触到关系社会公正的重大问题和政治理念。如果大学生把大部分时间花在群聊和Snapchat上,新的想法就少有机会进入他们的网络。新兴研究表明,我们使用社交媒体时对新闻的选择,可以使我们只看到视角很窄的、带有派别观点的新闻。如果年轻人更少使用开放的信息服务,他们接触到挑战现有观念新闻的机会可能会进一步减少。

如果年轻人都将脸扭向一边,花费大量时间只与熟识的人聊天,社交媒体在社会政治领域的潜力可能永远不会实现。(Sebastiaan ter Burg/Flickr)
如果年轻人都将脸扭向一边,花费大量时间只与熟识的人聊天,社交媒体在社会政治领域的潜力可能永远不会实现。(Sebastiaan ter Burg/Flickr)

社交媒体的巨大潜力在于,能创造一个强大且开放的公共领域,让思想可以传播,继而形成社会行动的力量。如果年轻人都将脸扭向一边,花费大量时间只与熟识的人聊天,社交媒体在社会政治领域的潜力可能永远不会实现。@*

本文作者为美国卡布里尼学院数字通信和社会媒体助理教授,本文原载“对话”(The Conversation)网站,原题为《再见社交媒体,孩子们正退出在线公共广场》(So long social media: the kids are opting out of the online public square)。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6-02-17 11: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