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警局前探长:梁彼得是替罪羊

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撞到警民冲突正严重的当口

前警探长特兰楼(Lou Telano,左)。(蔡溶/大纪元)

人气: 14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华警梁彼得误杀非裔格利一案,被陪审团裁定梁彼得二级误杀罪和渎职罪成立后,两名退休的资深警官特兰楼(Lou Telano)和Carl Accettola,昨天(2月16日)到联成公所发表看法,他们从当年在布碌崙“粉红屋”政府楼(梁彼得案件事发地点)枪战的经历,谈到早前全美各地发生的多起警民冲突事件,再到梁彼得案件,认为,梁彼得很不幸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行政管理”下,撞到警民冲突正严重的当口,成为了替罪羊

特兰楼(Lou Telano)从60年代加入纽约市警局,一直工作到80年代,现任纽约州退伍警察协会(New York Veteran Police Association)会长。他曾是纽约市最负盛名的侦探之一,在上个世纪70年代曾被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任命为纽约市警探长,逮捕办案量无数。他和拍档的故事成为热播电视剧《警界双雄》的灵感来源。Carl Accettola则是前警局负责政府楼巡逻资源的主管。

在政府楼垂直巡逻充满危险

特兰楼说,有一次他与两名侦探前往“粉红屋”执行巡逻任务,那里常有不法分子交易毒品,结果他们遭到枪击,其中一名非裔侦探被枪击中。“我对粉红屋很熟悉,在粉红屋对面的是松柏屋,很多年来,这两处是全纽约市谋杀案件最多的政府楼。”

“而垂直巡逻又是最危险的巡逻项目之一,突然你进入黑暗,你可能遭遇躲藏在暗处的歹徒,这些人围攻、抢劫、贩毒、强奸无所不敢,这是存在多年的老问题。”特兰楼示范说,下楼道时由于一直在转弯,视线所达有限,你不知道“黑楼道”中随时会出现怎样的危险,那种危险的感觉萦绕心头,但是却看不清楚危险源,“两名菜鸟警察,当然会提心吊胆。”

Carl Accettola赞同说,1981~1990年代他监管整个房屋警察局的资源,常和巡警一起到政府楼现场,陪着巡逻,看看他们需要什么帮助,“为了防止伏击,巡警的手上常握着枪,因为垂直巡逻很危险。”

警察局管理制度有问题

“我不认为从警察学校毕业的警察实习生能独自处理(那样的环境),警察局不应该安排两个新警察去,这项工作需要技巧。警察局管理制度有问题,以往他们只安排菜鸟警察上街或者到地铁站巡逻。”特兰楼说,他自己在曼哈顿下城区长期生活,小时曾在政府楼居住,对政府楼治安情况很清楚。

“4周前两名警察在做垂直巡逻时被枪袭击,2月初两名警察晚上在布朗士区政府楼巡逻时遭伏击,政府楼巡逻如此危险,陪审团是否了解这些历史呢?” 特兰楼不满的说。

特兰楼表示,毋庸置疑,梁彼得开枪走火导致格利死亡,“这是一个错误,但这是行政错误,不是刑事犯罪。任何人都知道,他在黑暗中朝墙壁射了一枪,但是他面前没有人,他射击的墙壁面前也没有人。即使在我那个时代,在危险的环境中,我们都掏枪出来,他犯了错吗?他没有照顾受害者,但那不是谋杀罪,那是行政错误。”

“所以按我的经验,这样的菜鸟警察被派去巡楼,结果就会这样。”特兰楼直言,这是监督警官的失职,把两个还处在实习期的菜鸟警员配成一组,这个分配方案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这样的管理制度下,一名警察被迅速‘谋杀’了。”

NYPD前探长:警民冲突“替罪羊

特兰楼进一步指出,格利的女朋友事发后有2分钟的疑点,“依照我做侦探的经验,两人在黑暗中做什么?我怀疑他们在那里有其他的原因。她离开场景,然后回来,是否藏毒品或者枪支?在我看来,有2分钟的折叠间隙(2 minutes laps)存在疑点。”

特兰楼又说,现在存在着一种纵容的氛围和仇警言论,这是在他过去的执法生涯中从未遇见过的,警察本来就是个危险的工作,现在会更加危险。他认为,梁彼得很不幸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行政管理,以及错误的政治气氛下,成为警民冲突的替罪羊”,一起行政事件因此成为政治事件。

责任编辑:季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