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律师:梁彼得案上诉关键 看审判是否违法

上诉关键看审判过程是否有违法 并视能否获轻判而定

人气: 11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丹纽约报导)梁彼得被判二级误杀罪和渎职罪成立后,这些天来,不少华人纷纷组织白宫请愿网站签名、上街游行、抗议集会、发表声明等各种行动,抗议裁决不公和梁彼得成了解决美国政府和民众矛盾的替罪羊。究竟这些请愿和抗议对梁彼得案的量刑有没有影响?如果上诉,对上诉结果有没有影响?究竟怎样才能帮到梁彼得?

纽约“明理律师事务所”的陈明利律师认为,陪审团对梁彼得“鲁莽”的认定过于牵强,理由之一是纽约市警对梁彼得当时是否应该把枪拔出来“刻意保持了沉默”。他表示,“要不要提前把枪拔出来?要不要在还没有看见危险状况的时候,提前拔枪在手?纽约市警似乎刻意保持了沉默的姿势。意思是说,任何警察到了高危地方的时候,警察认为应该拔枪在手,就拔枪在手;如果警察觉得没什么,就不拔枪在手。他们在射击规范和相关手册当中,保持了沉默。如果射击规范和相关手册中保持沉默,梁彼得提前把枪拿出来,用肩膀顶开门,左手拿着手电,这时枪响了,这种情况很难看出他的鲁莽。”
但陈明利认为梁彼得当时在看到一个女子在给格力做人工呼吸时,还不上前去“嘘寒问暖”,则是他错误之处。在不是有意开枪的情况下,正常人一般见到这个情形都会上前询问,何况他是一个保护平民安全的警察。

请愿抗议对刑期有没有影响?

对于现在风起云涌的请愿抗议,能否使梁彼得的刑期减低,陈明利则认为未必会有影响。他表示,美国的司法是独立的,尤其有经验的法官通常不会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所谓外界因素是指检察官和辩方律师以外的因素)。而且这个法官审理有影响的案件也不是第一次。他说:“法庭会尽量不要让外界的因素影响他们公正审理和判决。从我以往所经手的案件看,有些时候,法官的助手会刻意地让双方的律师避开新闻的炒作和媒体的压力,在法庭后面的办公室里面就把事情已经做完了,静悄悄的出来。但媒体还一直在外面法庭坐着,不知道当天的法庭活动已经结束。这就是法庭刻意避开和不受外界因素的影响。”

对于梁彼得是否有必要上诉,陈明利认为,上诉的概率可能会看4月14日的量刑情况,如果量刑较轻,上诉改判的概率不大,可能就不必上诉;如果判得较重,可能就有必要上诉。相信法庭在4月14日量刑时一定会考虑各种因素,这个量刑应该是在将来如果上诉的情况下,看起来比较公允的一个量刑。

关键是追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陈明利认为,该案件有多个临界点,所以很难有人能分析清楚该案,他自己也不敢讲,是不是梁彼得在该案中成了替罪羊,还是判决依循了公正的原则认定了他有罪?不管他今天是否当了替罪羊,大家要管的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各族裔、每个人,在法律面前一视同仁。教训是,梁彼得和他的搭档都显得经验不足,说明警局培训不足。以后要让警察有更好的培训,让老警察带新警察,提升警察素质。

对《量刑前调查报告》的分析

在陪审团认定有罪的结论之后,法官通常会要求一个《量刑前调查报告》(Pre-Sentence Investigation Report,简称PSI)。如果法官要求了一个PSI,那么缓刑监督官(Probation officer)不久要跟被告见面,对其进行面试和调查,内容包括方方面面,比如被告的家庭人员组成、各个家庭成员的自然情况、被告的教育背景、被告的成长历程、是否有过被捕和犯罪记录、被告以前的就业情况、是否有非法或滥用违禁品的情形、是否服用任何药物或滥用酒精饮品、是否需要帮助寻找工作、身体健康程度如何等等。可以说这个PSI是包罗万象。缓刑监督官调查完后要写出一个(以Peter Liang的案件来看)约有7-8页长的PSI报告,供法官在2016年4月14日判刑量刑时参考。在这个PSI的最后部分,缓刑监督监督官通常会对法官提出自己的观点,建议法官如何给被告量刑,多长刑期等。

陈明利说,一般来讲,一个有经验的法官,最重要不是看“建议”部分,而是看“建议”之前的那7、8页纸显示出梁彼得的身世背景的部分,这是法官的侧重点,以对梁彼得的整体情况有一个了解。但法官不会受制于PSI,对PSI,法官既可以采纳也可以全部忽略,或部分采纳部分忽略。

上诉的着眼点

陈明利说,如果上诉,要考虑陪审团在应用法律过程中有没有明显的错误,有没有明显的不应该进入证据里头的东西而进入了证据当中,这是根本性的问题,如果根本性的问题被上诉律师推翻或局部推翻,刑期就会改变。也就是说上诉要看在一审当中有没有出现不合法的情况,如果有,自然刑期就会有所改变。

责任编辑:季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