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二

水晶心——一位青年教师的生命之歌(上)

撰文:俞晓薇

北京工商大学青年女教师赵昕(明慧网)

人气: 394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2月19日讯】

公元2000年,黄历庚辰龙年。人类进入了第二个千禧年。当迎新的钟声响起,世界各地的人们欢呼雀跃,欣喜地庆祝人类跨过了“1999”这个预言中的大坎儿。有关传说中的世纪末大劫难的惶恐,似乎就这样随风而去。

岁末,12月10日,联合国世界人权日。当天,有三十个亚太区民间团体举行庆祝活动。然而,号称正处在人权最好状况的中国大陆,却不见任何官方的动作或姿态。相反,民间的维权抗争依然受到毫不留情的暴力镇压。

一片肃杀,笼罩着冬日的京城。这一天,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来到天安门广场,展开自制的横幅,或是做出炼功动作,抗议中共的迫害。非常迅速地,这些人被埋伏在广场的公安人员或便衣踢倒,踩在脚下,再被带走。

自1999年7月开始,中共江泽民集团倾举国之力镇压精神信仰团体——法轮功。广播、电视、报纸,铺天盖地地充满了诽谤法轮功的宣传。在诽谤的后面,是难以掩盖的疯狂和血腥。罪恶就在那片历经沧桑的土地上发生著。

每一天,都记载了正邪交战的惊心动魄;每一天,都见证了高贵心灵的坚忍不屈。

送行

2000年12月11日晚上6时50分,赵昕走了。32个春秋的乐章骤然停止,唯有铮铮余音,回响在茫茫尘世。

2000年12月13日,北京海滨区阜城路11号,工商大学。

赵昕躺在金黄的被褥里。她身穿红色衣服,头戴红绒线帽。她的面庞安祥,皮肤细腻,嘴唇鲜红,好像化了妆一样美丽。她的嘴没有合拢,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她静静地停留在那儿,一如往日,真实、亲切。床上床下,摆满了各色鲜花。床头,燃著文香。

[[3]]

人们向赵昕献上鲜花(明慧网)
人们向赵昕献上鲜花(明慧网)

赵昕的宿舍早已处在日夜监控之下,但这并不能阻挡前去告别的人流。前往吊唁的除了法轮功学员以外,还有许多赵昕生前的同事、同学和学生,也有曾经教导过她的大学师长。有个学生哭着说,他从没见过像赵昕这样的好老师。人们进进出出,都想再多看赵昕一眼,都愿在她的房里多待一下。赵昕的母亲忙着招待客人,还不时起身去房间里看看女儿,摸摸她的脸。赵母喃喃地说:赵昕上天堂了。看看,赵昕的脸多好看⋯⋯

一切准备就绪。赵昕的生平简介,包括修炼事迹都制作好了,预备发给来宾,希望让人们了解赵昕被迫害致死的事实。许多挽联也送到了;赵昕的妹妹撰写了悼词,要在追悼会上进一步说明真相。赵昕的家属认为,只有这样做才能对得起承受巨大痛苦、最终无声离去的赵昕。学员们特意用黄布红字制作了一块大布,上写“承受无名苦难,呼唤正义良知”。这块布覆盖在赵昕的身上,表达了同修们的敬意和不舍。

不料,突发变故。上午,北京市公安局的人来到工商学院,找赵昕的妹妹和母亲出去“谈话”。公安局的人说,不能在会场播放大法音乐,不能散发有法轮功字样的生平简介,不能在挽联中出现与大法有关的字样,不准在悼词中提到法轮功,甚至不可以提赵昕是修炼大法的。总之,大法的一个字都不准说。同时,他们还威胁赵昕的家人,如果谁做了,就会当场被抓,出了事自己负责等等。赵红气愤至极,不等他们说完就愤然而回。她说:“我们太天真了,我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做!当时答应的好好的⋯⋯”

本来,按原定计划,学校表示尽可能按照家属的意思协助筹办后事,校方还会致悼词。然而这些大多未能兑现。据悉,当学校把拟定的悼词和赵昕家人的挽联内容向北京市公安局汇报时,便引来了麻烦。学校的悼词里有这样一句评价:“赵昕为学校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公安局对此大为光火,借此勒令学校不准致悼词。校方急了,说:“我们已经答应人家致悼词了,不念怎么行?如果你们看哪句话不合适,我们改就可以了,不念悼词怎么行!”但是,无论怎样力争,公安局就是不准,还勒令学校把挽联的内容全部改掉。开始,学校的条幅上写着:“沉痛悼念大法弟子赵昕同志”,公安局恼羞成怒:“不准提赵昕是大法弟子!”而且居然还要求学校把“沉痛”二字也去掉。校方非常气愤,当场予以回绝。

[[5]]

赵昕的亲属前来吊唁(明慧网)
赵昕的亲属前来吊唁(明慧网)

后来,学校教师得知事情原委后也都非常愤慨。此外,有关部门还让学校通知所有学生不能参加追悼会。学生们对此无法理解,赵昕的学生说:“我们是赵老师的学生,她是一个好老师,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学生们都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赵老师为了法轮功宁死不屈。

下午两点左右,灵车缓缓地驶入院内,来到宿舍楼下。那块“承受无名苦难,呼唤正义良知”的大布被强行撤走。亲人和同修们小心地把赵昕从床上抬起,放入灵柩,再把灵柩抬下楼,置入车内。赵昕的堂兄和妹妹坐在灵车里,赵昕的父母和学校有关人员乘坐一辆中巴出发。

从宿舍楼到学校大门的路上,到处都是为赵昕送行的人。有的手拿鲜花,有的抬着花圈,有人跟着灵车往外跑,还有的人刚刚赶到,正从大门外往里来。在校门口,有一位西人男子看到摆放的花圈,就上前询问簇拥在那里的人们:谁死了?多大年纪?怎么回事儿? 人们回答:赵昕,32岁,炼法轮功,被打死的。这时,一个便衣上来,二话不说,一伸手就把这个老外扯到旁边,他差点摔倒在地。

灵车驶出学校,有三辆装满便衣的公安车紧随其后。车子进入石景山区,在那条通往八宝山的笔直大马路上,可以看到道路两边的警车和探头探脑的警察,看来他们早就守候在那里了。

八宝山殡仪馆,里里外外都是游动的便衣,大概有几十人。在路口的入口处,有六七名便衣和五六辆车子把守。便衣不时拦截进入的群众,强行盘问和检查身份证。从大院到告别厅的空地上也布满了便衣,他们或站或走,或木然观望,或表情狰狞。眼前的这幅场景,既像天安门广场,又似永定门信访局。

[[8]]

等候在吊唁厅外的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等候在吊唁厅外的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在第三告别厅的门前,早已排起了三百多人的双行长队。队列中的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束黄色的菊花,胸前别着一朵白花,秩序井然。一位上了年纪的人回头向身后的人自我介绍:“我在商学院工作了三十七年了,唉!我是打听着来的,上午才听说是在这儿。”八宝山的工作人员看到这个场面,询问:这是什么人?这么隆重,是哪个大干部?

赵昕的母亲被搀扶著向队伍走来。她满脸是泪,双手合十,频频向人群致意:“谢谢,谢谢,谢谢大家!”

忽然,人们听到赵红心急的喊声:“你们要干什么!”“不给,你们干什么!”“放开!你们放开!”,又听见另一个声音:“你得拿出来呀,不拿出来怎么念。”只见几个身材高大的便衣模样的男子忙来忙去,原来他们要动手抢悼词去检查!赵红拚死保护悼词,一定要念,并且用原稿。她大声地向便衣说:“你们便衣都过来,我就是要念。”

赵昕的母亲又从告别厅出来,用颤抖的声音对排队的群众说:“进去,都进去呀,我知道你们是来送赵昕的,都进去。”原来警察不打算让群众进去,真可悲!队伍前面的人也喊道:“为什么不让进,你们想干什么?”后来,只有很少的人被允许进入,说是大厅小,人多装不下,其实无非是害怕更多的人听到赵红的悼词。他们就是怕,怕人知道赵昕屈死的真相,怕人知道大法的真相。

将近三点钟,告别仪式开始。部分群众缓缓步入告别室。赵昕平躺在中央,身边摆满了大法弟子和生前学生敬献的鲜花。赵昕的遗像挂在墙上,相片里,她笑得很甜。房间的四周摆着花圈。没有哀乐,耳边传来赵昕母亲的哭泣声。人们靠墙站好,肃立静默。

赵昕的妹妹在追悼会上致悼词(明慧网)
赵昕的妹妹在追悼会上致悼词(明慧网)

赵红念起了悼词:“首先,我代表我的父母及亲人,向今天来参加赵昕葬礼的各位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亲爱的朋友们,是你们在赵昕最后的日子,陪伴她共同走过艰难的路程,正是因为你们的鼓励和帮助,她才能走得这样从容与安祥。

“公元2000年12月11日下午6时50分,年仅32岁的姐姐走了,苦苦挣扎了六个月,无声无息地离我们而去。姐姐,妹妹在这里祝你一路走好,回到你永远的家中。我知道,你一定在天上的某个地方,注视着我,注视着我们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注视这多灾多难的世界。

“姐姐,妹妹明白你的心,你耗尽最后一丝心血,只为告诉我们,告诉世人,你选择的路是对的。沧桑尽显岂能湮灭风流,韶华虽逝正乃写尽追求。你那未闭的双眼,你那开启的嘴唇,是在无声地呐喊,想唤醒麻木的世人,你用你宝贵的生命去告诉他们,你至死无怨无悔。你付出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为了他们的生命得到永远。

“姐姐呀,虽然你现在匆匆地离去了,可你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修炼法轮大法后,你说你明白了许多以前困惑自己的问题,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知道了人要为别人而活着。我们看到的是你在性格和为人处事上的巨大改变:工作努力肯干,不再计较得失,家庭中不再任性,懂事而谦和,这也是家人和同事有目共睹的啊。为求‘真、善、忍’,你六次试图唤起人民对法轮大法事实真相的认识,不管面对的是什么,哪怕是死亡。

“姐姐呀,我们知道,你难以合拢的嘴唇是在向我们说,你是一个好人,因为懂得了生命的真谛自然就会做一个好人。

“姐姐呀,我们知道,你难以合拢的嘴唇是在向我们说,你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已是死而无悔,因为你也希望更多的人不会白白地来到世间。

“姐姐呀,你难以合拢的嘴唇是不是想向我们诉说你在人间所受的苦难?

“姐姐呀,你难以合拢的嘴唇是不是想向世人诉说你所看到的天堂的美好?但邪恶决不会得以逃脱恢恢天网!

“姐姐,妹妹和爸妈理解你,是你的信仰给了你第二次的生命,夺走你生命的是那不可饶恕的邪恶之徒!

“姐姐呀,我想告诉你,你一直是我们全家的骄傲,你是伟大的,是值得我们永远尊敬与怀念的!

“姐姐,请你合上嘴唇吧。你未尽的话语,我们都明白;姐姐,恶人遭报的那一天就要来到!

“安息吧,姐姐!愿你一路走好!”

赵红激愤的声音回响在厅里厅外。人们都静静地听着。这声音,使人想起了赵昕遭受的毒打,还有六个月的肉体煎熬。优秀教师,英年早逝,多少冤屈,多少不平!赵昕的父母呜呜地哭着,许多人也泪流满面。在场的每个人都明白真相,无论是亲人、朋友,还是同事,无论相识或陌生,无论是否修炼,甚至包括便衣和警察,他们都心知肚明。

人们按顺序走向赵昕,把手里的菊花轻轻放在赵昕的身体上,然后向她致敬。有的人鞠躬,有的人双手合十,有人俯下身去看一看,还有人回身向家属致意。

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走进来,向赵昕献花,合十。赵昕的父亲拉着小孩儿的手,痛哭失声,不住地拍打他的肩膀。渐渐地,覆在赵昕身上的花越来越多,多得放不下了。外面的人还在陆续进来,他们就把花放在赵昕的遗像前。最后家属和同修们向赵昕三鞠躬,工作人员小心地把赵昕推走。

别离,在悲恸肃穆中。大陆法轮功学员献诗一首,告慰英灵:“善自正念始,威令群恶寒;抛身浊世中,无悔随师还。”#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02-20 1: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