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三)飞翔天使

作者:梅花一点

充满活力多彩的天空里的一片云(fotolia)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是想给谁看见呢?每个人都有眼睛,都一样有鼻子、耳朵、嘴巴、手和脚,能看到的会是谁呢?不允许看见的流浪者,时时刻刻在流浪着人间的心绪。

时而,穿墙而来,笑语连连;时而,翱翔花丛,细细品味;时而,挥手而过,光艳四溢;时而,耸立肩头,扑之无影。若是前世的福分,积累今生的遇见,会是时间之神赐予的造化吗?或许,光彩万状的天国之主不小心沁泄一杯神奇的茶盏,流下一丝微细的福德,滴落且展现在无知的我面前,连着我拥有的所谓沧桑的迷茫和所谓瞬间的惊奇都会消失,环绕了不再流浪的心绪的无边无际。嘻嘻欢笑之中,她们却慎重的告示我:“不是来自命运,而是来自造化。”我惊异的问:“谁的造化?”轻飘的她们早已滑落到他处,抿嘴不语,不再回答。

她们来看望那正信的宿留者,也看护正念正行的流浪者。月明星稀,幻彩无极。所过之处,印记了福气的光焰,挥洒仙花落如雨下,点点闪闪若明若灭。从无中来,显出缤纷多彩的光的影踪,消失于任何地方,纯净的欢乐只在唯一的心灵之间,没有一丝丝的遗漏。

看见了,有天国福音的讯息在传达。环绕了,有神圣智慧的极点在造就。飘散了人间的混混气息,澄净了内在的自由自在的翱翔,宛若洪音穿瀚宇,无形无迹。@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歌德很欣赏德国画家鲁斯的动物画。有一回,他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鲁斯的版画册,里面画的是各种各样的羊。这些羊,在不同的情境中,现出不同的姿态:那含情的面孔,那卷曲的羊毛,都画得维妙维肖,逼真动人。
  • 梦想者在设计着一个来自可有可无的愿望吗?随手的抛掷,远远的入海无声,浪花四溢,潮水无情。祈祷开始了,刚刚的启程没有任何可靠的依据。
  • “文革”时,我上中学,学校三天两头搞运动。我们这些半大孩子也像中了邪,满脑子“斗争”的想法,天天想着开忆苦思甜会、批斗会看热闹,哪里知道学习。
  • 很快,上了岸,最先到达的不是你,也不是我,更不是他们,而是一无所有的无所不在。
  • 恰似音韵悠扬的笙箫声里,间或传出战鼓的隆隆;清雅温柔的琴瑟音中,时而传来洪钟的嗡嗡!——噫!这就是“笙箫夹鼓,琴瑟间钟”。我们的文学艺术作品,多么需要有这种相反相成的胜境啊!
  • 画鹰岂能似木鸡, 静态写真亦何奇? 须知丹青可贵处, 不在一毛共片羽!
  • 不过,无论如何,读书与写作二者之间的关系,还是密切的。一方面固然有借鉴的作用,而另一方面,还有继承别人的知识和经验,读书明理的作用。
  • 多读多写,应是古往今来著名作家取得成就的经验之谈。北宋欧阳修曾说:“文有三多:看多,做多,商量多也。”
  • (shown)读诗经,七月流火──是的,在沃野的深绿原野上,到处都流动着金色的火焰。
  • (shown)神话都是真的呢!这是我的祖母为我讲过的古呢。这祈雨的君王,钱婆留,首开吴越江山的一代君王,他的故事,祖母告诉给我听的。这是他写的祈雨奏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