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杏林奇女子

【文史】真实的明代女医谈允贤

作者:柳笛

谈允贤和她的《女医杂言》,是江南杏林不灭的神话与骄傲。(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21483
【字号】    
   标签: tags: , ,

享国二百七十六年的大明王朝,煊赫文明远迈汉唐,到头来人事代谢、繁华转空。一名女子的事迹周流宛转其间,似乎更为纤弱微末。她遂选择淡出历史,于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韵事之外,隐却袅袅身影。然而,她也曾提起琵琶袖,自研笔墨,将一生的起承转合,融入江南旧乡的薄烟远雾中。后来,她的儿子将这毕生心血刊行于世,才将她的秘事流传至今。她留下的,除却一部专著,还有后人永恒的崇敬与追思。这便是一个女子与一部医书的传奇——谈允贤和她的《女医杂言》。

谈允贤,一个端方大气的芳名,字面看来毫无脂粉香气,似有意模糊名字主人的性别形貌。若为男子,定让人联想到一位饱读诗书、儒雅宽厚的书生,偏她身为女子,倒平添一丝温婉平和的大家贵气。她的故事由自己书写,留存于她唯一传世的专著序言中,正如她的名字一般,她有心隐去了自己的真容,仿佛是江南佳丽地中寻常的一位闺阁小姐。然而,那清如水、淡如菊的娟娟小字,却演绎了九十多年的悲喜人生,勾勒出一位明代女神医的济世传奇。

江南自古便有人杰地灵之美。明初,无锡小城的一户世医之家,用自己的故事再次印证了这句话。一个名为谈复的医者,入赘此户,与小姐茹氏共结百年之好。他们的两个儿子学而优则仕,相继弃医从政,令家学一度中断。天顺五年,次子谈纲喜添千金,正是本传奇的女主角——谈允贤。

古时女子深居香闺,家教严谨,遍习女红、诗书或其它才艺,允贤自幼天资过人,兼勤勉不辍,于同辈中最受长辈赞誉。梅雨青杏、小桥流水的婉约风物又赋予她灵秀的气质,允贤具备了一个名门闺秀所有的特质,又生长在大明盛世中,她的未来是看得见的美好与福份。

大陆正在播出的《女医明妃传》剧照。

初涉医道

天意自有它的安排,祖母茹氏疼爱允贤之余,忆起家中医学尚无子孙继承,便生传授衣钵之念。起初,茹氏并不希望她做一位医生,毕竟在古时职业妇女有“三姑六婆”之说,从这种称谓便可猜测,这类女子并非主流社会认可的良家妇女。医女属“药婆”一行,因医术良莠不齐,又多出行医丑闻之事,她们并不似男性医生受人尊重。茹氏传医,或许更多的是从允贤自身考量,一个女子懂一点药理,多少对自己的生活有些助益,同时医者仁心,学医亦能培养孙女的仁善之心,更胜于书本说教。

从此,茹氏担当起允贤医术上的启蒙老师,教授她各种医药经典。允贤小小年纪,就在祖母的帮助下攻读《难经》《脉诀》,成年以前几乎读完家藏医书。同时,她还帮助祖父母抄写药方,调配药材。她的医术在不知不觉间提高,只是在家并无机会施展。

这一切的改变始于她出嫁不久,允贤不幸患上气血不调之症。这是古代妇女一种非常棘手的病症。夫家和娘家人都为她延请当地郎中看诊,她却把自己的病视为研习医术的契机,毅然决定为自己配药治病。

这一大胆的想法惊世骇俗,连祖母也不以为然。但允贤并未和家人激烈地争执,而是自己私底下查阅医书,为自己诊脉试药。若有医生诊治,她便把自己诊断的结果虚心请教,每每得到一致的结果。于是,她对自己的医术越发自信,为自己调制几副草药,服下后几个月便神奇地痊愈。康复后,她亦未落下病根,先后为丈夫诞下三女一子。若子女患病,她也坚持亲自医治,往往药到病除,医术日臻纯熟。

天赋使命

大约允贤五十岁时,祖母茹氏寿终正寝,她作为孙女兼学生,为茹氏的逝去悲恸过度,竟再陷病厄之劫。一场病因不明又来势凶猛的大病折磨得她长卧床榻七个月之久,看上去气息奄奄,随时都有随祖母而去的可能。允贤泰然视之,依旧坚持为自己调理身体,然而针石无效,其他医生也是束手无策。

就在毫无希望的时刻,一个神奇的梦带给她涅磐重生的希望。某个深夜,她在半睡半醒中,见到了慈祥的祖母。祖母托梦而来,乃是点拨她起死回生的秘方。她说:“汝病不死,方在某书几卷中。”原来,治病的药方就在谈家的藏书中。祖母继而嘱咐,允贤今生享年七十三岁,希望她在有生之年以行医济人为己任,将所学医术发扬光大。

允贤梦醒后,即刻遣人抓药,果然奇迹般复原。先祖有灵,传递天赋的使命,允贤终于明白她学医的意义,不单单是照料身边的亲戚,更要以一颗博爱之心,救助普天下女子。生命是神明赐予的,她将秉承神的旨意,在世间做一名治病救人的医女。

古人看重男女大防,明时女子求医更有严格的限制。往往是患病女子将病情告知男性亲属,医生据亲属转述的病情配药治疗。然而男女有别,许多病情难以启齿,致使许多女子无法得到及时治疗,只能隐忍受苦,拖延病症。故而允贤能够走出家门,为外界女子看诊,实在是大慈大悲的善举。

医女地位的地下,主要是由于医者自身的品行与医术不足导致,允贤修习诗书礼仪,在一众男性医者中独具女性和善优雅的特质,因此甫出山便树立女医生的正面形象。江南一带的贵妇淑媛无不慕名而来,向这位女神医求医问药。不久,她的医名传及宫廷,让她更有机会出入宫苑,为皇室女眷调理身体,其医术更是名扬天下。

立言立德

梦中祖母的期许言犹在耳,允贤没有一刻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年过半百,生必有涯,她知道自己亲手救治的病者,与天下女子相比,数量甚微,若要真正兑现行医济世的使命,她必须为后世留下些什么。允贤结缘医道,首先得益于凝结先人智慧精华的专著,而她已是妙手回春的医者,为何不把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撰录成书,造福后人呢?既生此念,她便日夜不眠,甄选生平诊治的病例三十一则,整理成一部《女医杂言》。为了纪念祖母茹氏启蒙医术的恩情,她为自己作传,将生平学医、行医的神奇经历写成本书序言。也因有了这篇序文,一代女医的故事才得以在正史之外完整留存,让人一窥湮没于历史长河中惊鸿一现的往事。

允贤是女子,照料的病者皆为女子,这本《女医杂言》不仅是现存最早的女医著作,更是古时难得一部的妇科专著。书中所载女子,有垂髫女童,也有古稀老妪,更多的是育龄妇人,允贤不仅录其病理、药方,更把她们染病的由来存于书中。有的女子因丈夫纳妾而嫉妒生疾,有的女子因丈夫眠花宿柳多年不孕,更有甚者因连生十胎不愿再生育,自行堕胎而致病。这一段段不为人知的悲辛秘闻,也唯有面对允贤这样善解人意的女医生,才能让她们放下戒备与羞涩,将那痛苦的回忆坦诚道出。

允贤此书,承载的不仅是一副副祛病良方,更是她至仁至善的真实呈现。或许是无私善行感动上天,原本寿命七十三岁的允贤,直至九十六岁的高龄才安然离世,而她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在救人,都在践行上天赋予她的使命。

一个女子,一部医术,她和它不见容于史官构筑的大明世界,却在民间代代相传。谈允贤和她的《女医杂言》,是江南杏林不灭的神话与骄傲。@#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孟诜于神龙年间告老还乡后,时常炮制药物济世救人,年纪虽大却仍力如壮年,因此有人问他如何保养的,孟诜回答:“要想保身养性,必须善言不离口,良药莫离手。”众人听后颇为信服。
  • 曾在蜀地修道的沈羲是吴郡人,他能用道术替人消灾治病、救济百姓,却不必令人服食药物。他之所以能用道术替人消灾治病是有因缘的。
  • 隋代时的名医许智藏年少时就以医术闻名,在南朝的陈国为官时,为散骑常侍。陈被灭,隋文帝任命他为员外散骑侍郎。
  • 郭玉是广汉雒县(今四川省广汉县)的人。他在年轻时拜程高为师,学习医方、诊脉和阴阳脉象方面的医技,以及考究、探求阴阳变化之理的技术。
  • 甄权隋唐年间医学家,因为母亲生病,与弟甄立言精究医术、专习方书,遂为名医。
  • 钱乙最初以使用小儿科的《颅囟方》而出名。他到京城为长公主的女儿治好了疾病,因此被授予翰林医官院中“医学”的官职(等级为从九品)。
  • 胤宗答道:“医就是‘意’呀!完全取决于人的思虑。而脉候又是极奥妙的,很难识别,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自古以来的名医之所以是名医,就是因为他们擅长诊脉。”
  • 战国时代的齐闵王患了忧郁症,请宋国名医文挚来诊治。文挚到了齐国,详细诊断后对太子说:“大王的病肯定.............
  • 有一位叫王彦伯的道士是荆州人氏,天生就擅长医术,尤其在诊脉方面更是有过人之处。他断人的生死寿命,不差毫厘,非常灵验。
  • 中国古代的中医在其诊治疾病方面有其独到之处,对现代人来说有时是匪夷所思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