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子秀之死见证人魏得会控告江泽民

人气: 5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2月24日讯】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农妇魏得会,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开除工作,多次被绑架、关押,遭非法劳教,她曾被恶徒们残忍殴打、电击、雪地罚站……她是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迫害致死的见证人。

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陈子秀是首个被国际媒体《华尔街日报》曝光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该报导使外界了解到被中共媒体刻意封锁的迫害真相,并获得了美国新闻最高奖──普利策大奖。

据明慧网2月24日报导,现年55岁的魏得会于2015年7月19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凶江泽民,要求追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迫害的刑事罪责。

以下是魏得会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是个右手残疾的残疾人,还曾患有心脏病、慢性肠炎、头晕恶心、呕吐、失眠、血压低等疾病。1996年5月,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不长时间,我过去所有的顽疾都痊愈了,我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还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使自己道德回升,我感受到法轮大法的无比美好。

为大法讨公道 多次遭绑架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公开迫害法轮功。当天凌晨3点半,我像往常一样出去炼功,小区的大院铁门被锁,而且还有居委会人员看守,目的是不让我们出去炼功。我去单位上班,又看到单位大门口停着警车,从我家到单位处处都在他们的监控下。

1999年7月20日晚,我骑自行车独自去北京上访,因为我右手残疾没出过门,不知道往北京的路怎么走,转到济南、过来黄河,经过千辛万苦风雨酷暑,于7月28日终于到了北京。当我被警察绑架时,我对他说:我是一个残疾人,从潍坊骑自行车来的,为了就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他听到后感动地说:你快走吧,别让我们再看到你。

我没有回潍坊。1999年7月29日又去信访办上访,被警察绑架到潍坊驻京办,后由潍城区公安局“六一零”(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和街边居委会的把我押送到南关派出所,于1999年10月1日被非法关押在潍城区行政拘留所15天。1999年10月16日,我又被潍城区“六一零”和街办非法拘禁在城区一家新世纪旅馆内,大约两个半月,直到1999年12月20日才回家。

殴打、电击、光脚单衣雪地罚站

2000年1月1日,为给法轮大法讨回公道,我在潍坊中百大厦西侧广场炼功、打横幅,被潍城区“六一零”和城关派出所人员绑架、非法拘留,15天后,又被南关街办和西市场居委会非法拘禁在一间小屋内,冷冻了三天三夜,没吃没喝。

1月20日,我又被关押在一座旧楼楼底,被打手们摁在地上,用高压电棍没头没尾的电,那个难受的滋味无法形容,非常痛苦。电完后问我还炼不炼,我坚定的回答“炼”。他们把我的鞋扒下来电我的脚心,又把我摁在地上趴着用警棍打臀部,整个臀部被打成紫黑色,他们还不罢休,强行扒下我的棉衣,把我拖到院子里。当时院子里的雪很厚,他们又往院子里倒脏水,那冰结得很厚,让我光着脚站在冰地上,还要来回打耳光,因冰地太滑站不住,我摔倒他们就打,再倒再打,我被冻得没知觉了,晕倒在地。这样他们才把我拖进屋里,直到腊月二十九才放我回家过年。

被开除、劳教 见证陈子秀被迫害致死

大年初六,我又被潍城区“六一零”南关街办和西市场居委会弄回去,继续对我迫害,初八那天,他们又绑架大法弟子陈子秀大姐。陈子秀大姐被迫害致死后,他们害怕我说出去,就又把我换了个地方关押,我抗议他们的暴行,进行绝食,他们仍不放我。

编者加注:

(2000年4月20日,《华尔街日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陈女士说,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Practicing Falun Gong Was a Right,Ms. Chen Said,up to Her Last Day)为题,头版长篇报导了陈子秀被中共折磨致死的遭遇。

报导说:“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000年2月21日去世。”

一天,居委会书记恶狠狠地说:有市委决定,你被开除了,以后不用上班了。就这样,我干了30多年,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他们一句话开除了。我于2000年4月30日才回到家中,但仍被监控。

2000年10月1日,我设法避开了监控我的人,步行到寿光,从寿光坐汽车再次上北京上访,在天安门打横幅,被广场警察抓去,又被潍城区“六一零”、南关街办人员押回,劫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

2012年2月17日,我在街上发神韵光盘,被南关派出所便衣非法抓捕,他们强行搜身,从中搜去钥匙和手机。在我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闯入我家非法查抄,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交流资料、DVD、MP3,家中仅有的2800元左右也被抢走,强行对我照相、印手印、逼口供,我被他们非法关押了32天,在看守所强迫劳动,每天十几个小时,完不成不让睡觉,罚站。

3月21日由国保大队警察吴雪峰领着四个人又强行要把我送到济南劳教所,因查体出现心脏不好,劳教所拒绝,这样被放回家由居委会监控我,回家后发现家里被非法抄家了。

我父母已90高龄,经常遭到公安局、国保、“六一零”及街道人员上门骚扰、威胁、勒索;与我相依为命的儿子结婚时,我被迫害关押,儿媳生孩子时,我被非法劳教;16年来,我的亲人和家属都遭受了极大的伤害。#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2-24 10: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