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2年牢狱 重刑杀人犯狱中结缘佛法

人气: 67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2月26日讯】当遇到无法接受的威胁时,人总会做一个选择:或者妥协,或者抗争。她曾选择了暴力抗争,然而结果却是更大的苦难。意想不到的是,在这苦难中,她看到了另一条路。

22年前,她低头走进监狱大铁门,被改造成一个给他们做衣服挣钱的机器、一个更恶的坏人。幸运的是,她与佛法结缘……。

以暴制恶酿苦果

高国波,黑龙江省人,生活坎坷,早年丧父,虽然聪明爱学习,却只上了小学二年级就辍学了,18岁早早嫁人,2年离婚;第二任丈夫结婚半年又横死;无处安身,全家迁到小兴安岭深处的孙吴县,房子也没有,生活艰难,母亲就因为人家给一袋面,把24岁的高国波嫁给了第三任丈夫,一个山东“跑腿子”,比高国波大十多岁。

高国波和丈夫住在过去修公路废弃的孤房子,常年与世隔绝,在大山里养牛、养殖木耳段,离最近的村子也有六里地。有时多日看不着一个人,晚上野狼嗷嗷嚎叫,吓得人心惊肉跳。有了孩子,高国波就怕自己孩子被狼叼走。

那老山东不知道疼人不说,回山东,把老家邻居丫头领回来找对象,住在高国波家一段时间,他竟然对人家17岁的孩子下手了,高国波赶紧把那女孩送走了。本来俩口子就总打架,这回更水火难容了。

1991年,马上要过年了,俩人又干起来了,高国波说:你要这样别怪我不客气。“老山东”斜眼瞅着高国波,一撇嘴:“就你这小样,让你杀我你都不敢,呸!”说完坐在炕沿边低头弯腰系鞋带,高国波一下操起砸木耳段的铁锤子,一锤一锤又一锤……砸得他脑骨稀碎,血流满地。此后,高国波再不穿红衣服。

投案自首的高国波被判死缓,那年她刚刚30岁。

争斗中度日月

1992年3月,在残冬未溶的冰雪里,一辆囚车把高国波投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那时女监在肇源县义顺乡,警察如狼似虎,从不把犯人当人,张嘴就骂,抬手就打,犯人每天吃着窝头,无日无夜的干活。

高国波有个灵巧劲,别人干不了的活她能干,警察有时也纵容她的恶习。8岁就抽烟,在监狱,烟不能自己种了,得花钱买,家里没人照顾,没钱,烟瘾上来,捡人家烟屁股,蹲厕所偷偷抽。还有一回,把被罩卖了换烟抽。喝酒,六、七两白酒下肚,晕乎乎的,啥也不想了。

高国波闲下来就自己看字典,认得不少字。奇怪是没事学毛泽东选集,越学越恶:高国波骂人在女监出了名。有一次因为一点小事,她骂了一整天,把人家气休克了。监区谁不知道高国波恶、脾气大?有一回,两个年轻的犯人上厕所,一见她在里面,转身就跑:狼啊!

高国波当时怎么想?这么恶劣的地方,不欺负别人就得被人欺负,就得“斗争”嘛。

1998年,37岁的高国波一身病:心脏也坏了,动不动偷停;还有脑动脉硬化、胃病、毛囊炎、过敏性皮炎。虽然干活好,在监狱干活是白干,要治病得自己花钱,高国波没钱呐。那时,高国波已经从死缓改判无期,又从无期改为有期19年,但她心里没底:我能不能活到那时候啊?

警察也支持

当时病号监区有人炼法轮功,和高国波不错的郑桂芹、刘文英,都说炼了身体非常见效。高国波跟着就炼上了,身体马上就好了。就说毛囊炎吧,原来身上烂的一块一块,一开始炼功,伤口一天比一天小,27天头上,创口都封口长平了,真神奇。

当时警察也支持她们学法轮功。高国波老乡也想学法轮功,找到干警说:我想学法轮功,不识字,想调到高国波监区,跟她一起学。警察真给调来了。高国波在监区带着几个不识字的人一起学法炼功。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让犯人做服装。那时候,监狱加班,早晨5点去车间,加小班晚上10点,大班就是12点,加班回来,几个炼法轮功的学一个小时法,炼会儿功。整个车间就一本《转法轮》,高国波抄法2小时,也睡不多会儿,用2个多月抄了一本手抄本《转法轮》。洗漱都舍不得那功夫,脖子印,胳膊弯都带泥,再忙高国波从来不耽误干活,用心干,不漏检,保质保量。一天忙到晚,浑身是劲,也不知道累。1999年,她获得减刑一年零八个月。

高国波生命深处好像有一道门打开了。其实,过去高国波也不是不想好,是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啊。这回师父(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告诉弟子怎么做个好人了。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师父还告诉弟子,从好人起步,要做比好人更好的人,修成高级生命,修成佛。师父是来度人。

高国波修大法后,烟,戒了;酒,不喝了;不打人骂人了。警察说高国波变得跟绵羊似的。那时高国波就想啊:早学法,说什么也不能杀人,不能犯罪,不能害人害己。

队长干事都支持犯人学法轮功,谁身体不好,谁难管理,警察就劝:你学学法轮功吧。监狱有百来人学大法的。那时候,经书奇缺。有个警察刘黎明也学法轮功,公安厅有个处长李德忠也学法轮功,听说这里书缺,从未见面的李同修(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称)就给请来了《转法轮》,高国波她们那个高兴啊,比得着什么宝贝都高兴,一人有了一本《转法轮》。

学了一年,高国波几个不识字的也能念下来了。

以德报怨

1999年“四二五”开始,监狱就跟着江泽民搞迫害,转风向了。那天从车间回监舍,一帮人围着电视看,见高国波一进屋就喊:“高国波,演法轮功了。”高国波凑过去一看:这电视说的什么胡话?上纲上线扣帽子。她就招呼几个同修:“听它那干啥?走,咱们炼功去。”

第二天,监狱干部就找高国波了。说政府不让炼了,你们统统得写保证,不能炼了。高国波就写:政府是政府,我是我,法轮功好,我自己知道,法轮功我是一定要炼到底。一监区几个炼法轮功的都说还得炼。当时狱政科科长肖林脸一拉,说“给脸不要脸”,瞅了一眼干警陶丹丹:你看着办吧!陶丹丹上来就挨个扇嘴巴:不让学偏学,还学不学?惯得你们!

那以后监狱就开始迫害这些真心改过、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了。学法、炼功、不写保证书都要挨打、押小号,放出来、再关,还炼再关。狱政科弄了几十个犯人看着她们,2000年大年初九,就把她们关起来,她们不吃饭抗议,第6天灌食,拿大铁钳子撬嘴,李长云牙都掰掉了,高国波嘴里皮也刮掉了,满脖子都是糊粥,满地是吐出来的血。

2001年一月,天安门自焚假新闻出来后非让她们看,她们不看,一监区李梅莲、李长云、高国波,加上三监区冯海波,七监区张英、郑桂芹一起炼功抗议,被关小号,整整饿了72天,烧开水撒把玉米面,稀里晃荡的,每天给她们一大杓,一天就一顿。第3天加一个牛眼睛大的小窝窝头,饿的高国波们一个个大眼睛瞪瞪着,脖子都抬不起来,手铐在地环上耷拉着头。有一天几个人被监区找回去洗澡,冯海波所在的监区没来人。因为太饿,这五个人回小号都走不动了,冯海波一见她们回来,忙问吃饭了没有,一听说她们没吃,急得哭起来,原来六个半小盆玉米水她都喝了。这五个人忙安慰她。冯海波原来家里条件非常好,现在都饿那样。

小号没有床,冬天没有暖气,阴冷阴冷,冻得没招没招的,还戴手铐锁地环。还把鞋子扒了,袜子也扒了。现在高国波脚到哪都不怕凉,冻出来了。后来她们又关小号,因为监狱里有急活缺不了高国波没关她,那回郑桂芹饿昏过去了。后来不饿她们了,开始“撑”:做四个菜,用大海碗装饭,打着、逼着必须吃完,撑得呕呕直吐。

打也罢、冻也罢、饿也罢、撑也罢,想尽办法折磨人,不就逼你不炼吗?这办不到。2001年,一直断断续续关她们到2002年过年才放出来,说是要“倒地方”,听说外边有400多位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等着送进来了。

那时外边的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许多被抓、被劳教、被判刑。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炼法轮功的警察刘黎明,因为进京上访被开除了。2001年,进来人不多,2002年就多了,那时一拨一拨的往监狱里送法轮功学员。大家就一起反迫害,争取学法、炼功环境。就是这么残酷迫害,还有刑事犯人学大法,光一监区就7个。

让高国波转化,高国波说:我已经转成修“真、善、忍”的好人了,江泽民让我“转化”,转哪去?转成背叛师父的坏蛋?我不愿意,谁说啥都没用!就因为这,邪党折磨了高国波15年,本该2008年出监,却因为坚持修炼,不写保证,干活再多再好不给分,不给报卷不减刑,高国波等被多关了6年。到2008年,高国波不干活了。杀人伏法,她认这个理;做好人坐牢,她不认这歪理。

2014年6月27号,高国波挺胸抬头走出监狱,当年又瘦又黑、眼神怨恨的高国波,现在皮肤细腻白皙,平和乐观,颇有气质,迎面而来的是一派夏日的葱茏,展现在她面前的是一条光明通天的路,一条她真正想找的、永远不放弃的路。

文章来源:明慧网 原标题:《以暴制恶酿苦果 以德报怨修佛果》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2-26 2: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