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韵:87比17万—从大陆导盲犬困境说起

人气: 15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2月27日讯】几天前,北京一导盲犬被人掠走,掀起不小的波澜。所幸掳犬者最终送回狗儿,请求原谅。风波虽平,但此事却再次凸显大陆广大残疾人群的艰难处境,并折射出多重复杂的社会问题。还是先从导盲犬的困境说起。

偌大的中国,只有一个导盲犬培训基地,成立九年来培训了87只导盲犬。依国际惯例,一个国家有1%的盲人使用导盲犬时,才能称之为普及。全国有超过1700万视障人士,因此,要达到所谓普及,需要17万只导盲犬。

据网闻报导,人员和经费,是制约大连导盲犬基地扩大发展的双重障碍。此基地创办之初,完全由创办人王靖宇独立支撑,有时连狗粮都难以保证。目前勉强收支平衡,所培训出的导盲犬完全免费提供使用。由于供不应求,即使符合申请条件者,也要等待两、三年,甚至十年。大连基地的训导员们承受着低薪、劳累和伤病的困扰,而且他们的热忱得不到足够的理解。这使得许多满怀公益心的青年被迫离开基地,另谋职业。

在北京,有近7万名视障人士,登记在册的仅有10只导盲犬。陈燕女士拥有其中一只,名为“珍妮”。据陈燕介绍,公交、地铁和出租车都不允许珍妮乘坐。她若要外出,只能带着珍妮雇车,每天花费约300元人民币。大部分时间,陈燕就和珍妮一起留在家里。出行更加不便。

大陆《残疾人保障法》规定:盲人携带导盲犬进入公共场所应该遵守国家有关规定,但是,具体规定却是空白,因此拒绝导盲犬并不违法。特例曾经发生,就在2008年残奥会期间。那时,北京市政府专门出台了《关于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导盲犬使用和管理的通告》,规定导盲犬作为特殊犬类,被允许随盲人出入所有比赛场馆、竞赛场和公共场所。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个规定的有效期截止到2008年9月20日。在这之后,“绿灯”转“红”,导盲犬被许多公共场所拒之门外的尴尬依然如故。

毕竟,依靠导盲犬的人为数不多。那么,在大陆,政府为整体视障人士提供的“盲道”情况如何?曾有网友拍摄了大陆各地的盲道奇葩图片。有的盲道尽头是空着井盖的下水道,有的上方横着倾倒的水泥柱,还有的居然直达河沟。如此特色,令人惊悚。

《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因病致盲的陈永成,他说:“做了十几年盲人,我从来没有得到来自政府机构的任何残疾人补助款。为此我多次上访,但都被上海当局拘留和关押进黑监狱并遭受体罚、殴打。我只收到过一次街道办的官员给我送粽子,还要配合拍照宣传。”

理想与现实的落差是一条鸿沟。看到一条去年底的陆媒报导,在一次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就是要守住民生底线,要更好发挥社会保障的社会稳定器作用,把重点放在兜底上,保障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基本公共服务。”

中共的宣言总是不能兑现,理论和实际永远脱节。残疾人上访被打,健康人上访被打,可能被打成残疾、甚至丢了性命。与会的各级官员,你们提出的“保障”究竟是如何落实的呢?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度,有多少钱用于增进民生福祉?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世界普遍用基尼系数作为衡量贫富差距的尺度,从0-1,数值越大差距越大,0.4是公认的警戒线,0.5以上为贫富差距悬殊。因为隐形收入的存在,人们公认,中国收入基尼系数早就超过了0.5。

据报导,中国游客去年在海外共消费1.2万亿人民币(约1,830亿美元),其中大多数是用于购买奢侈品,其所占比例约为全世界奢侈品销售额的一半。反观大陆低端收入者,约3亿多人口仅占有全国家庭财产的1%。一方面,极少数人拥有大部分财富,而另一方面,政府却不能为国民提供一张强有力的社会福利保障网。权贵挤压平民,造成财富分配的畸形和社会的种种不公。

在海外,我曾巧遇一位拥有导盲犬的女子。牵手同行时,她向我讲述了自幼学习训练独立生活的经历。她熟悉城市的公交系统和公共场所,了解方便视障人士的各种设施以及相关规定。无论是否携带导盲犬,她都可以自由出行,顺利抵达目的地。她自信快乐,因为在那个城市,“盲道”畅通无阻。

今天,阅读了与大陆导盲犬相连的一系列新闻报导后,心潮起伏。一位盲人说:盲人最渴望的不是光明,而是自由。自由,与尊严密不可分。当我们明确了自身的权利并切实享有时,作为人的尊严才得以体现,我们才能够获得真正美好的自由。呼唤尊严和自由的,是所有的中国人。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2-27 1: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