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边的小兄弟(五)

作者:宋唯唯

命造的天干癸水、庚金之制火,全赖子水发力。(伊罗逊/大纪元)

  人气: 1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第二天,小舅舅领着他们去果园出梨子。繁枝密叶间挂着一只只青皮大梨子。往年梨树底下外婆总要点上豆子,夏天里的树叶本来就不透光,再生着一行行矮矮的绿豆苗,孩子们从来不敢进来,总怕里面有蛇。今年呢,梨子树下干干净净,干燥的白土平平展展,赤脚走上去,不知几多惬意!小舅舅和他们躺在树底下的草席上,欣赏他的女朋友的照片。女朋友是一个鹅蛋脸的少女,穿着一身水红裙子,一双眼睛清凌凌的,抿着嘴微笑。小舅舅问:“觉得么样呢?你们看呢?”

乔乔愣头愣脑地举起照片,对着阳光,眨巴眨巴眼睛地看着,霄霄发表意见道:“蛮好蛮好。”

“么样好法呢?你举例说明嘛!”小舅舅的幸福,是需要人分享的。他一再征求意见。

“就是蛮好,穿一个红裙子。”

“眉眼呢?长相呢?气质呢?你们觉得?”

霄霄就笑,笑完了板起脸来,正色道:“反正我不晓得!”乔乔对着阳光照了半天,结语道:“比隔壁的念珠儿强到天上去了!”

舅舅说:“树底下不再点豆子,就是你们小舅妈的意思。因为,她觉得树荫和豆苗生得太旺了,夏天里头会有蛇。她不敢进来摘梨子吃。”

小舅舅语气虔诚地说:“她说不种,我就不种。”

繁枝密叶间挂着一只只大梨子。(郭茗/大纪元)
繁枝密叶间挂着一只只大梨子。(郭茗/大纪元)

小哥俩吃了一天的梨子,肚子涨得滚圆滚圆,像小西瓜一样。可是卖冰棒的又来了,乔乔闻声从树林里钻出来,他以为这个卖冰棒的一定是潘渡那个骑车的少年。满心激动地奔过来一看,是一个尖眉尖眼的中年妇女,她从保温箱子里拿出一根一根碧绿的冰棍,看起来就有毒。然而,乔乔还是惆怅地吃了一根又一根。暮色笼住了村庄,陌生人家的炊烟,闻起来都是不一样的。乔乔心里闪过一些模糊的牵挂,是为了此时正在他家门口打铃的卤菜小贩吗?

被小舅舅带着混了几天,霄霄和乔乔还抽上了香烟。因为小舅舅自己一抽烟,就给小外甥敬烟。他嘴上帅气地叼了一根,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火机,途中拇指一扣,伸到嘴边来,恰好点燃了烟,样子又流利又帅气。

他抖一抖手上的烟盒,探出一只香烟来,他像招呼男人一样,招呼他的两个小外甥:“来来来,抽一支抽一支,不要客气不要客气。”乔乔就爽气地接下了。

舅舅握着火机的手指轻轻一扳,一朵火苗冒着:“来来来,点火点火。”

乔乔紧紧抿合著嘴巴,牙齿也紧紧地咬着香烟的过滤嘴,紧张地看着小舅舅给香烟点上火。他响亮地叭了一口。

而霄霄呢,礼让了半天,不肯伸手接。他摆着手对小舅舅说:“谢谢,谢谢,我觉得还是免了吧,免了吧。”

小舅舅将香烟夹到了霄霄的耳朵上:“一个男子汉,怎么能不会抽烟呢?”小舅舅以拥有一个漂亮女友的资历说:“不会抽烟,将来女朋友都找不上。要打光棍的。”乔乔一听,赶紧响亮地又叭一口,满嘴巴含着烟子,像含了一口满满的元宵。

霄霄红着脸,讪讪地,取下耳朵上的香烟,也叼在嘴里。三个人一人抽一支烟,吞云吐雾地坐在门口,各架着一副二郎腿。来来往往的乡亲们啧啧地冲小舅舅道:“瞧瞧,多好的榜样呀!”

小舅舅满脸飞红,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那是!”
在果园里,霄霄和乔乔还看见了“女朋友”。她是一个温柔动人的女孩子,头发也是又黑又长的,盘在头顶,像一个黑鸦鸦的鸟巢。霄霄觉得,小舅舅在她面前的样子,真是唯有“奴颜卑膝”这个词语才可形容。然而,“女朋友”对小兄弟俩却是和善喜欢的,和他们一起,在梨树下扑拉拉地追打着小舅舅。小舅舅在梨子树林里灵活地一窜,他们找了半天,树林里没有声音了,突然头上一阵得意的大笑,一抬头,原来他和树上的梨子挂在一起。

霄霄和乔乔想吃梨子,“女朋友”就去摘梨子,洗梨子,还拿水果刀削皮,一一地递到他们手里。小舅舅向她讨,她却怎么都不肯给。待孩子们转过头时,她却殷切地送了一个到他的嘴边。

“女朋友”总是温柔地微笑,即便她独自呆着,嘴角也有一朵微笑。她一个人坐在树荫下吹风的时候,还会唱歌儿,她轻轻的歌声里飘满了荷叶的香。

订亲礼的那天,外婆家来了满满一屋子的客人,霄霄站在菜园里,看见路上络绎不绝骑车和走路的人,觉得他们似乎都是来外婆家走亲戚吃酒席的客人。八仙桌围四条长板凳,桌上摆八副碗筷,铺成一桌酒席。房里房外,共铺了二十八桌酒席。鞭炮炸了一上午,红纸屑遍布禾坪。厨房的竹格大蒸笼的蒸气香味,远远看着像是要把厢房抬起来了。

“女朋友”在媒人和娘家兄弟的陪伴下,姗姗来迟地来到了婆家。小舅舅赶紧去招呼那群娘家兄弟,敬烟敬茶,殷切问候,但娘家兄弟却个个倨傲得很。“女朋友”呢,进门后亦不四处走动,惟端庄地坐在堂屋的八仙桌上首,低眉垂目,任人观赏。妈妈巴结地上前,问候她一路上还好么,热不热呢,去门前树荫下吹吹风好么?她只微笑摇头,妈妈系着围裙,弯下腰来和她攀谈,姿态里全是竭尽全力地对未来弟媳的讨好。“女朋友”看见霄霄和乔乔,倒是温柔地微笑了一下。

小舅舅今天格外地漂亮洒脱,进进出出招呼客人,给客人们拿烟拿茶,无一个疏漏,笑语声声地,却只是没有看见“女朋友”。从她身边经过亦目不斜视,两个人都很生疏很初次见面的样子。

坐酒席的时候,乔乔按照授意,递上碗,朗朗地请求道:“小舅妈,你给我夹筷子蒸扣肉吧。”她愣了愣,脸瞬即飞红,却一声不出地接过碗,拣了酒席上的一盘蒸肉,满满夹了两筷子堆在碗上头,温柔地递还给他。回身来依然端坐好,满堂宾客却善意欢喜地哄笑起来。

下了酒席,“女朋友”像个公主一样,独坐在门前的树荫下,握了一柄扇子却不摇,和娘家兄弟也不说话。经过外婆的排练,霄霄端了一个朱漆托盘。上头盛着一铜盅热水,一方新手巾,一盒香脂。一只显眼的红布包,小小的,方方正正地搁在托盘中央。霄霄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端到树下,树荫外全远远地围了一群客人,翘首以盼地,期待下文,这是关键的一举了。霄霄说:“小舅妈,您擦手。”“女朋友”看了霄霄一眼,像看婆家一个从未认识的孩子一样,霄霄热呼呼地站在她面前,脸红扑扑的,鼻梁上冒着汗,黑黑的眼睛看着她,睫毛忽闪忽闪的,托盘牢牢地抱在胸前——她的心温柔地一软,伸出手来,慢慢地将十指浸到铜钵的热水里,又揭了手巾,细致地擦干水珠。而后,她拿起那个红布包,一层一层地揭开,里头是一只梅花连缀的金手链,一枚同样花色的金戒指,一副吊坠金耳环。

她只看了一眼,便放到一边。绞手巾擦脸,热水将毛巾泡开,胖胖软软的,捞出来,绞干,热热的毛巾覆到脸上有种麻酥酥的全身打颤的痉挛,绿荫里有一只聒噪的蝉长一声短一声地鸣叫,夏天就要过完了,女孩儿温柔精致的闺阁岁月,从这一日起,就结尾了。

“女朋友”将热毛巾放回托盘,霄霄依然忽闪着他那一双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他分明感觉出,她是难过的。

远远的屋檐下,扎着围裙满身油气正打杂的妈妈,眼瞅着那女孩低头小心翼翼带上金耳环的情形,不由地鼻酸,仿若昨日再现,种种不能言说的心思涌上来。她低头往茶缸里添茶,眼里差点落下泪来。

“女朋友”佩戴好首饰,拿了一只艳艳的条形红包,放回托盘里。看客们虽然早就意料到此,却依然尽心尽意地长吁一口气,安下心来。外婆系着围裙,摊着两只油腻腻的巴掌,站在后门口,看见霄霄乔乔喜孜孜地抢着看红包的样子,乐呵呵地笑了。 (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渐渐暗下来,台上的禾坪上跑满了熏艾草的烟气,耕了一天地的水牛就惬意地站在艾蒿的烟雾里,小蚊子团团地在头顶上飞。家家户户的炊烟里都散发着新麦饭芳馥的甜香气。妈妈正在瓜藤前摘南瓜花,金灿灿的小花朵缀在黄昏的篱笆上,整整一个夏季都勤勤恳恳地开着,花苞儿连蒂掐下来,放在铁锅里炒一炒,盘里碗里都开满了花。霄霄埋怨妈妈说:“一天到晚烧伙烧伙的!我们今天都吃了八九餐了,你这时候又烧伙!”孩子们就是这样的,正经吃饭的时候不见人影,他们玩得饿了,就飞快地跑回家,拿饭杓往粥盆里舀一瓢粥,仰起脖子一口倒下去,继而飞快地跑了,照他们看来这就是吃了一餐。
  • 他们回到家,隔壁的丫头念珠儿蹲在她家菜园里缛草,篮子里装满碧绿的刀豆。太阳晒得她一身的油汗,小脸埋在瓜藤的大叶子里。头上缠绕的红绿色的绒线,乍看以为一朵花开,再看才知道是那个丫头的辫子。
  • 他们是一对小兄弟,生活在平原上一个叫做潘渡的小村落里。哥哥叫潘霄霄,弟弟叫潘乔乔。有一条长长的水波粼粼的大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流过来,经过台上的人家。河上曾经走着很多很多小船的,如今都不见了,因为划船的男人们都出门打工去了。
  • 眷村是桃园重要的文化地景,透过展览,回溯到那段辗转流离的光阴故事。
  • 迤逦长河绕碧山, 苍波涌动意绵绵。 气蒸河面山迷雾, 青染枝头水染蓝。
  • 台湾国父纪念馆于中山国家画廊举办“水墨长河─江明贤创作大展 ”,展期至5月24日止。江明贤教授经典大作《新富春山居图》巨幅长卷,画作全长 36公尺、高60公分,他费时一年呕心沥血完成,是此次展出最重要作品之一。
  • 美国波士顿观众1月23日在波士顿歌剧院(Boston Opera House)迎来了神韵纽约艺术团在当地的第一场演出。神韵完美的演出让观众沉浸在历史的长河中,体会到中华文化之精髓。
  • 纸教堂朴素艺术展11日登场。重阳节前夕,埔里和鱼池的阿公阿嬷们以彩笔描绘人生,彼此分享生命长河中的点滴;子孙们特地抛下工作,以镜头记录来不及参与的旧时代生活轨迹,作为传家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