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一

一位空军少校穿越生死之旅(上)

采访/撰写:吕琴儿

胡志明近照(大纪元)

人气: 110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2月04日讯】10月份的上海刚刚送走了酷暑,人们已经换下了短打的夏装,穿上了长袖的秋装。中午时分,位于长阳路147号的“上海提篮桥监狱”的黑色大铁门悄然打开,一个年轻人手扶著墙,慢慢地走了出来。他身穿着白色衬衫和蓝色的运动裤。说是“走”,实际上是“蹭”,蹭两步,就得停下来歇一歇。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他的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微微气喘了。

他终于挪到了城堡一样的围墙的尽头,站了下来,抬头看见了来接他的两个人。这时,他苍白消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虚弱的笑容,对着其中一个人叫了声“三哥”。

从监狱走出的这个年轻人叫胡志明,以前是中国空军司令部军训器材研究所的一名科技人员,少校军衔。2004年10月3日的这一天,他从提篮桥监狱被“刑满”释放。四年前,上海浦东新区法院以“教人登录明慧网”的“罪名”给他判了刑。那时候,中国的互联网刚刚兴起,中共政府花费数十亿人民币建立了网上防火墙。海外法轮功明慧网是中共重点围堵的网站。胡志明是搞计算机的,所以他经常翻墙从明慧网上下载资料给身边的同修,其中包括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案例。

硬吞收据

2000年10月初,胡志明带着明慧网上的资料来到上海,准备和这里的法轮功同修交流修炼心得。他在浦东的锦江饭店订了几个房间。胡志明和一个老年同修住一个屋子,另外几个同修住隔壁房间里。凌晨4点多钟,睡梦中的胡志明被“砰砰砰”的敲门声惊醒,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房门就从外面打开了,闯进来一大帮人。

“我们是上海国安,怀疑这里有间谍活动,你把兜里的东西都掏出来。”当进屋的人对他说这话的时候,胡志明注意到这几个人中的一人肩上扛着摄像机,那个摄像的红灯也亮着。

胡志明下意识地把手伸进衬衫胸前的兜里,碰到一张纸,他突然想起来那是他订房的收据。收据要是落到这些人的手里,那他们一定会到隔壁去抓其他的同修的。电光火石之间,仿佛配合国安的“抓间谍”借口一样,胡志明做了一个间谍片里的标准动作——他一把把收据条塞进了嘴里,使劲嚼了起来。

国安的人见势飕地窜上来,几个人先把他按在地上不能动。一个人双手用力挤住他的脸阻止他咀嚼,另外一个人上来捏住他的鼻子不让他呼吸。胡志明憋得喘不上来气,一张嘴,一个人就把手伸到他的嘴里要掏出收据。胡志明本能地一边挣扎一边闭嘴,一下子咬到了那个人的手。“啊!”随着一声惨叫,这个人抽出了手。就在这当儿,胡志明一口吞下了收据。双方搏斗的过程只持续了不到3分钟,胡志明的两颊和嘴里面就都出了血。国安们气急败坏,用手铐铐住了胡志明的双手,把他踢倒在地上。

在以后的三个星期里,上海国安把胡志明关在浦东新区安全局看守所里,后又转到上海市第一看守所。他们每天下午5、6点钟把胡志明带出来,一直审问到凌晨5、6点。但国安什么都没问出来,胡志明只跟他们说明慧网上的内容。他从国安口中得知,国安是通过监听同修的电话找到他们的。由于胡志明吞下了收据,隔壁的同修没有被抓。

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本来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明慧网一直是个教人向善的地方,迫害开始后增加了国内学员受迫害的冤屈案例。最后,上海浦东新区法院竟以“教人上明慧网”这样荒唐的“罪名”判了胡志明四年徒刑,把他塞进了监狱。

远东第一大监狱

上海提篮桥监狱坐落在上海的闹市虹口区,前身是“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监狱”,因其处于租界东区的提篮桥地区,故俗称西牢、外国牢监,或提篮桥监狱,当时号称“远东第一大监狱”。共产党执政后,这里关押过很多政治犯和刑事犯重犯。

胡志明是2002年12月被关进提篮桥监狱的。之前的两年里他被关在上海市第一看守所。被关押期间,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所以他不背监规、不穿号服。看守所为了惩罚他,给他戴过一种手铐,像宽大的皮带一样缠在腰上,中间有两个窟窿,把人的手放进去。整日整夜铐著,连睡觉上厕所的时候也不解开,一铐就是一个多月。

提篮桥监狱有5000个监室,每个监室3平米大小。胡志明的监室里住三个人,除了他以外,还有两个杀人犯,是专门负责“包夹”他的。所谓“包夹”就是24小时贴身看守,不让你有一点自由。监室里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带栏杆的铁门,走廊里的光线从铁栏杆处漏进来,让狭小的监室更显得阴森可怕。可是,就是这点光他们也不让胡志明看见。两个包夹他的犯人让胡志明背朝门,对着水泥墙,坐在一个小板凳上,要挺直腰板。一天坐上十几个小时,除了睡觉时间,以及在用室内的马桶大小便的时候,或者到了饭口,有人从铁门递进来饭菜让他吃饭,其余的时间就一动不动坐在小板凳上,一动就挨打。

包夹胡志明的犯人中有一个叫焦志成的,是故意杀人罪进来的。焦志成1米60多的个头,180斤重,眼睛不大,满脸横肉。打骂胡志明是他每日必做的事情。监狱长就像精神病人一样,间歇性犯病。有时候突然把胡志明叫出去,逼他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找人和他谈话,让他放弃法轮功;有时候又消停下来,几个月也没有一点动静,把胡志明交给两个杀人犯看着。

绝食明志

时间转眼到了2004年的8月份,离胡志明服刑期满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监狱突然不许胡志明睡觉了,告诉他,必须写保证“不再炼法轮功”才能释放他。要求胡志明一天24小时坐在小板凳上,一闭眼睛焦志成就踹他捅他,胡志明睡觉了他就要倒楣,管教在后面看着呢。胡志明想,自己本来就是无辜受迫害,他已经容忍快四年了,他们还是不放过自己,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这可是他最后的底线。于是,他横下一条心,决心用生命来捍卫自己的信仰——他从那天起就绝食不吃饭了。

监狱把胡志明转到狱内的医院继续关押。他们把他的手脚用绳子固定在医院的铁床上,胸前也紧绷着一条绳索,每天24小时就这一个姿势,大小便都不离开床,一天灌食三次。在那些日子里,胡志明视线里出现最多的就是白色的天花板。8月的上海闷热无比,白天的平均气温一直在30多度。仰面朝天躺在床上,胡志明的眼窝中总是积著汗水。他要是想睁开眼睛,汗水就会流到眼睛里,刺得眼睛睁不开,又痒又痛。可是没有人给他擦掉。他的身体被抻成大字形,浑身浸在汗水里一动不能动。他能做的只是转转头,让汗水像眼泪一样流淌下来。

这还不是最痛苦的。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监狱给他点滴注射一种不知名的药物,每次两三个小时。一点上这种药,胡志明就头痛欲裂,感觉头像要爆炸了一样。点滴一结束,疼痛就慢慢消失了。有半个月的时间,胡志明每天都是在担心脑袋爆炸的恐惧中度过的。后来他就开始呕吐。把他们灌进来的东西都吐了出去,因为平躺在床上,吐的时候会喷到鼻腔里;没有什么可吐的了,就吐一些绿色的胆汁一样的东西。到最后,什么也吐不出来了,他就在那干呕。

医生护士们都看不下去了,那个给胡志明灌食的护士长问他:“你这是何苦呢?你脑袋里到底想什么呢?认个错不就行了?”听到这话,胡志明缓缓地转过头来,看着护士长,用微弱的声音慢慢地回答她:“我们炼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功对国家对社会都是有益的,并没有违反国家的法律。他们抓我们是不对的,我所受的这些痛苦都是共产党迫害我们造成的。”

胡志明平时不怎么说话,说起话来一板一眼,字斟句酌的,让人不由得不相信他。听了他的话,医生护士都说不出什么了,越发地同情他。胡志明虽然什么都不挂在脸上,就是在最难受的时候,别人从表面也看不出来他的痛苦。越是这样,他的坚韧和平静越是打动病房里的其他人。有一天,一个犯人走过来跟他说:“绑在这个床上的人,没有挺过三天的。像你这么长时间的,我还没见过。看样子法轮功是真有道理,能让人这么坚信。我出去以后也学。”这个人后来天天过来帮胡志明擦身擦汗,一直到他被调走。

在床上绑了40多天,胡志明已经不会动了。10月3日中午,监狱来人把他解开了,扶着他坐了起来。他的身体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他们把他放到了轮椅上,收拾了他的东西,然后推着他办理了出狱手续。快到监狱门口的时候,有人对他说:“行了,就到这儿了。”胡志明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扶著墙,一步一喘地走出了上海提篮桥监狱。#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02-04 9: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