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去欧洲旅游有点小麻烦 加人今春起或需签证

一名中国女商人误信朋友介绍只要有人在加拿大移民部认识高层官员,就能够办理快速移民,被骗20万加元。(Fotolia)

人气: 48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如果今年4月加拿大不给予罗马尼亚及保加利亚公民免签证待遇的话,到时加拿大人去欧洲旅行也可能需要签证了!

加拿大与欧盟之间关于互免签证的谈判已经持续近2年,如果在今年春季的限期前没能解决问题,加拿大人可能被要求持签证入境有关的欧洲国家,持续时间1年。

目前欧洲只有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2国公民不能免签证来加拿大,欧盟正在向加拿大政府施压,要求取消次签证要求,否则,要去欧洲申根地区(Schengen Area)的加拿大人可能被取消免签证优惠。该地区包括了绝大部分欧盟国家,外加冰岛、列支敦士登、挪威及瑞士。

加拿大人可免签证去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联邦政府因此被批评没有在签证事务上实施“互惠”原则。加拿大旅游业协会(TIAC)公共关系及行业事务副总裁泰勒(Rob Taylor)对《大纪元》说,加拿大原来对这2个国家有免签证优惠,但因为他们很多人入境后申请难民,联邦政府取消了他们的免签证优惠,如罗马尼亚公民是在2009年被取消次优惠。

泰勒认为,增加签证要求会影响旅游业生意。不过,他说,加拿大政府1年前已表达要放宽对这2个国家公民的签证要求,具体通过今年3月将实施的“电子旅行授权(eTA)”解决。希望不出现取消免签证优惠的事。

欧洲不容易做决定

要决定取消加拿大人去欧洲的免签证优惠,需要得到欧洲议会及由所有欧盟成员国政府部长组成的欧盟理事会的同意。

泰勒认为,加拿大与欧盟能达成和解,理由之一是加拿大人热衷旅游,欧洲是他们的重要旅游目的地。他说,美国人口虽是加拿大10倍,但美、加两国民众每年花在出国旅游上的钱都是600亿美元。要加拿大人持签证才能去欧洲,对欧洲一些国家的经济会带来相当大的打击。

泰勒说:“我认为,法国、英国、意大利及其他几个欧洲国家,每天都有很多加拿大人去旅游,对加拿大人要求签证会是个问题”。

卡尔顿大学欧洲、俄罗斯及欧亚研究所总监Achim Hurrelmann 对Embassy News说,欧盟理事会的成员代表各自国家的利益,在这件事上有多少国家会为罗马尼亚及保加利亚说话,还是一个问题。而且,美国与加拿大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如果欧盟真的对其西方同盟取消免签证优惠,会令人吃惊。

双方都在努力

罗马尼亚及保加利亚未获加拿大免签证优惠的原因,一个是这2国公民在2012至2014年的被拒签率都超过15%,而免签证的标准是3年的拒签率不高于4%。另外,保加利亚公民在这3年内违反加拿大移民法的平均比率是5%,罗马尼亚公民是3.9%,都超过了3%的门槛。

据Embassy News报导,政府的报告显示,这些门槛在法律上不是固定不变的,有政治回旋余地,但相差太远就难办。这些签证被拒的原因,多数是申请人被怀疑来加拿大后,可能不回去了。

罗马尼亚公使衔参赞(Minister-Counsellor)Adrian Ligor的回应是,他们希望在限期前获得积极结果。“我们的兴趣是解除对罗马尼亚公民的签证要求,不是在欧盟和加拿大的关系上制造麻烦。在这点上,我们也需要加拿大政府的合作”。

加拿大当局一直在敦促罗马尼亚及保加利亚努力打击腐败,改革其司法系统及融合少数民族,以减少来加拿大寻求庇护的公民人数。

为了帮助缓解紧张局势,渥京1年前宣布,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旅客如果在过去10年持有加拿大签证或美国非移民签证,2016年3月电子旅行授权实施后,可免签证入境加拿大。显然,这没包括这2国的所有公民。

“重要的是,加拿大政府愿意对罗马尼亚及保加利亚放宽签证要求。”泰勒说,问题是加拿大刚经过大选,新政府还在接手阶段,很多事都有延迟。“我认为,加拿大政府知道欧洲市场非常重要。”

未见积极进展

保加利亚驻加拿大大使Nikolay Milkov的回应是,虽然他们想避免给加拿大人增加签证的要求,但目前时间显得不够用。希望双方能认识到,这事既重要也敏感,影响范围超过了一般的签证问题谈判。

不过,欧盟委员会去年11月的一份进度报告称,所有涉及加拿大及美国的非互惠问题,2016年4月前获得解决的可能性不大。

Embassy News文章称,加拿大移民部发言人Michel Cimpaye对此事的回应是,政府目前并未评估更多国家的临时居民签证要求。只有在有证据证明,具体的移民趋势和国情有较大变化时,才会做这样的评估。

不过,加拿大与欧盟在2014年8月完成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计划在今年由双方政府审批及实施,这协议要求签约国公民有免签证优惠。泰勒说:“我认为这会是一个挑战。”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