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海外过年 一样有滋味

且说新年年年过,但年年味不同。第一年是个冷味,第二年是甜,第三年是等,第四年是什么呢?你也来说说吧。(Getty Images)

人气: 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2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纽约报导)一转眼,这马上就是在海外过的第四个新年。且说新年年年过,但年年味不同。第一年刚刚来美,除了我们公寓全是华人外,一条街上几乎全是西人,没有什么年味。为了买年货,我专程从新泽西跑到中国城采购,记得楼下的广东老移民拖了箱高粱酒回来。

到了大年夜,美味藏不住地从各家的门缝里窜出,隔壁房间还传来粤语的拜年歌曲,我们一家三口呆在家里,虽然菜色也比平时丰富,但甚觉冷清。要说那一年的味道,就是一个“冷”字。

第二年,和朋友们聚餐,一起包芹菜饺子,不忘往饺子里塞糖,要看看谁最幸运。记得吃到最后,也没有找到幸运主,原来幸运糖果被当成废物吐掉了。虽然没吃到糖,但心里还是很暖,这一年的年味就是个“甜”字。

第三年,老公大年夜加班(可惜中国新年不放假),我那时怀着女儿、挺著肚子,和儿子在家等他回来涮锅。一边看新唐人的直播节目,一边在嬉闹中等待团圆饭,倒是另一番滋味。这一年的味道是“等”。

话说今年的中国新年,女儿很快一岁了,朋友聚餐自然少不了。这几年也陆陆续续地认识了很多新朋友,有放弃国内大学老师工作来陪读的妈妈,也有当惯了甩手掌柜的爸爸,到了这却干上剪草铲雪做饭接送孩子的活儿,当然最多的还是为儿女操劳、鞍前马后的爷爷奶奶辈。

我们聚餐一般是在地方比较大的华人朋友家,大家基本上也是朋友带朋友,少的四五家,多的一次有几十人,反正进门都是客。一般主人家准备主菜,宾客们自带拿手菜,或者外买的烧腊、甜品、酒类。每次聚餐海鲜腊肉、南味北味,什么都有。喜欢吃辣的、吃甜的,都能找到自己的最爱。

(Photo by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Photo by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现在纽约华人也多,要找家乡特产也很容易。老干妈、黄酱、豆腐乳,连过年用的对联、财神、灯笼全都有卖,你站在三大华人聚居地,随时都是人潮攒动、活力十足。周围的房价已经芝麻开花节节高,随着几波中国资金的外流潮,这里的房产经纪人都已赚的盆满钵满。

再回到聚餐上,基本上都是长桌,或折叠桌拼一块,铺上桌布,像极了外面的自助餐。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围成一个圈儿,边排边聊,边取边吃。几轮之后,大家就离开餐桌、自动组群、三三两两聊上了。爸爸一堆、妈妈一群、孩子们更是早就一伙玩上了。

看着孩子们在房间里跑来跑去、你追我躲,听着妈妈们叽里呱啦聊儿女聊签证聊家庭。盘边的爸爸们也热闹得很,分成两三年的新移民和八九年的老移民两拨,聊得热火朝天,话题总是离不了工作、买房、投资做生意。

当然,纽约华人过年的活动还是很多,最大型的属法拉盛的中国新年游行,纽约市市长年年来,各大侨团、地方风俗都能看到。这些庆祝活动,也给人在海外的我们增加了更多的年味。

中国舞龙舞狮、唐装仙女、凤阳花鼓,以及台湾乡民、电音三太子、韩国太鼓,当然不能忘了法轮功团体的天国乐团,是每一年必看的压轴戏。所以这一年的滋味会是什么呢?等过了就知道了。

责任编辑:丽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