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东南随笔】中共吹嘘的平型关大捷现场照是剽窃?

人气: 462
【字号】    
   标签: tags:

在中国8年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战争中,平型关战役成为中共大肆用以宣传其“抗战功绩”的一个重要素材。在中共的相关宣传中,一张据称为中共八路军在这场战役中伏击日军的战地拍摄照片,成了标志性图片。但旅日中国籍历史学者姜克实经过查证后曾撰文指出,这张照片很可能是由著名摄影师罗伯特.卡帕拍摄的国军台儿庄战役的战地摄影作品。

平型关战役史称“平型关战斗”,是抗日战争期间由国民政府第二战区司令官阎锡山所领导的太原会战中的一场战役。这是抗日战争开始后中国军队对日军的第一场战斗胜利,因此又被称为“平型关大捷”。

据史料记载,这场战役发生从1937年9月3日制定作战计划,到10月2日全线撤退,战 场范围达数百里,中国方面投入兵力11个军共计十余万,历经大小战斗数十次。在这次战役中,林彪率领的第18集团军第115师部(时为“八路军”)9月24日在灵丘至平 型关公路参与了伏击日军的战斗。因此,中共建政后,这场战役受到中共官方的大力宣传。在北京丰台区卢沟桥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等中共权威的宣传场所中,有一张被标注为“八路军第115师伏击日军”的历史照片,成为了中共宣传这场战斗的标志性图片。

2015年9月19日,《华夏文摘》第1275期刊发了知名旅日中国籍历史学者姜克实撰写的《一场尴尬的历史剧 --代表“平型关大捷”的一张历史照片》一文。姜克实经过研究查证后指出,这张照片应该是著名摄影师罗伯特.卡帕拍摄的国军台儿庄战役中的一张战地摄影作品。

据姜克实的分析,照片记录的是一个重机枪分队的部分战斗场面。左方跪地者为指挥 ,中间为射手,右者是送弹手。拍摄照片的当天应该是一个晴天。而照片底部还映出两个黑影,应是站在后方的两位摄影者同时留下的身影。问题的关键是,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究竟在哪里?它记录的究竟是哪场战斗?

文章指出,当年由中共领导的八路军115师在平型关的伏击地点是山西省灵丘县小寨村的乔沟。那里是典型的山地沟壑地形。但照片中的场景却不像小寨村的地形,反而更像是山东省的河套平原的地貌,不难看出,这两者并非同一地点。

姜克实在查证这张历史照片的出处时发现,世界著名的记录影片导演荷兰人尤里斯.伊文思(Joris Ivens)拍摄的记录影片《四万万人民》中,出现过与这张照片极为吻合的场景。1938年4月4日,伊文思和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e)及摄影组3人来到台儿庄进行战地采访,并记录下了这场战役珍贵的历史场面。

从图片中士兵的服装,射手姿势,机枪的送弹带(发白的直线)和地形上看,可以断定这两张图片来自同一个场景,同一个地点。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右边送弹手的斗笠顶端的图案和斗笠上的四个疑似ICCV的黑体文字也一模一样。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当年为抗日“国共合作”,中共领导的“八路军”和国民党军其他部队是同装同饷,所以单单从服装上很难判断究竟是哪只部队的士兵。但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由伊文思本人撰稿的那部记录台儿庄战役的影片中,有一段国军在山间行军的镜头画面显示,当时国军部队扛着的重机枪恰恰和这张照片中的重机枪是同一类型。

同一地点的同一影像,在国共两党的历史记录里却被表述为两场完全不同的战役场景,难免令人质疑:到底是谁在“剽窃”谁?

姜克实的文章分析称,如果是伊文思的电影中有关台儿庄的记录,“借用”了共产党的平型关战果记录镜头,首先要存在两个基本条件:其一,此电影胶卷应该在1937年 9月25日,由八路军的记者完成摄影于小寨村附近战场;其二,伊文思在1938年2月来华后的半年中,有机会和共产党(延安)接触,并接受了延安提供的抗日影片。

然而事实正相反。延安在1937年还没有任何拍摄电影影像的设备和器材。而据《伊文思与延安电影团的第一台摄影机》中记录,1938年,伊文思在来华期间与延安(共产党)接触时,并未接受中共提供的什么胶卷,反而是为了将来能间接得到来自苏区情况的胶卷,向延安无偿提供了一部摄影机和自己拍摄的部分胶片。而与伊文思同行的罗伯特.卡帕也有可能在此时,将自己的台儿庄摄影照片的一部分赠给了叶剑英或周恩来。

文章表示,当时作为一个摄影组成员,卡帕和伊文思总是同时行动,而伊文思摄影机中的镜头,几乎都可以在卡帕的作品中同时出现。因而,两人在台儿庄战场一起行动时,两人的镜头也经常在同时同地指向同一历史场面。以此判断,前述照片下部映出的两个黑影,有可能就是卡帕和伊文思两人。而那张有名的抗日战士的照片,很可能是罗伯特.卡帕的作品。

责任编辑:泽霖

评论
2016-03-11 9: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