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透视】从人机大战看现代围棋的困境

作者:夏小强

人气: 1051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3月12日讯】2016年3月9日,韩国首尔,韩国棋手李世石与谷歌围棋程序AlphaGo展开5局围棋比赛的第一局。当李世石中盘认输之后,很多人都认为这是李世石轻敌和发挥不好所致。但是,3月10日,当第二局人机大战结束李世石中盘认输之后,几乎震惊了所有的围棋职业棋手,他们知道,李世石要想在这5局的比赛中能胜一局的希望,都已经很渺茫了。

AlphaGo为何厉害?

AlphaGo怎么会这么厉害?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AlphaGo使用的是蒙特卡洛树搜索,它会在下棋时分析每一步的风险系数,比如在未来20步的N种情况下,它立即就能判断出如何落子的胜率最高。

二、AlphaGo有自己学习和进化的能力。它集合了3,000万种职业棋手的下法,数百万次深度学习与自我对战,十分接近带着直觉和第六感的人类大脑,能以57%的概率预测与其对阵人类的水平。

此外,研发者表示“人类在长时间的比赛中会因疲劳而犯错,但电脑程序不会,人类可能一年只能下一千盘棋,而AlphaGo一天就能下一百万盘”。因此,在数据提取、统计、分析、判断、选择等方面,人类不是它的对手。李世石会犯错,AlphaGo不会。

中国围棋国手李喆发文称:AlphaGo的算法决定其落子的决策基于“胜率”而不是“最优”,这意味着,我们人类所谓的“失误”对于“AI”而言很可能不是失误。第一局所谓李世石的领先和细棋都是人类经验带来的错觉!从开局战斗到最后结束,一直是AlphaGo优势!这一判断也符合AlphaGo自己的胜率走势。如果我们只用人类思考围棋的方式来理解AlphaGo,或许我们将永远都不知道是怎么输的。它的目标只有赢,不求最优。

AlphaGo会遇强则强,遇到李世石可能赢二目半,遇到业余6段可能也就赢二目半。由于AlphaGo筛选选点的唯一考虑因素是胜率最大,而非最凶狠走法和局部最佳应手,也就是能赢就行,不求大胜,比如说选点A有99%的概率赢半目,选点B有98%的概率赢20目半,那AlphaGo就会选择A,而淘汰B,而且为计算获胜概率,它要假定你是最强对手,假定你会算到它能算到的各种变化,所以面对弱手,AlphaGo也会淘汰掉因强手才能下出的强烈反击从而招致自己胜率下降的棋。这导致AlphaGo遇到弱敌也会走出看似很缓的棋,似乎它遇弱则弱。

在与樊麾的第2局棋中,执黑的AlphaGo第135手没有选择扳杀白右上角的走法,而是选择跳,放活白角,这一手被中国职业棋手广为诟病,认为AlphaGo计算力太差,连这么简单的死活都没算出来,其实这是没有理解AlphaGo的选点标准,它肯定是算出杀棋的胜率不如放活的胜率高,所以选择了稳赢的放活。

因此,在局面领先的情况下,AlphaGo常会走出人类棋手所认为的缓手,从而缩小了领先优势,其实这正是AlphaGo的强大之处,它通过选择胜率更高的退让走法,虽然损目但提高了胜率,从而将其优势转化为不可动摇的胜势。而很多人类棋手反而会在优势局面下贪吃争胜,从而走出过分的招法导致逆转。

围棋三国志

近现代围棋比赛制度起源于日本,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棋手失去幕府支持,开始谋求新的谋生手段,导致新闻棋战和现代段位制的出现,并创立全国性的日本棋院。昭和时代,吴清源和木谷实共同掀起“新布局”的潮流,开始现代围棋的时代。其后日本棋界一流棋手辈出,如阪田荣男、藤泽秀行、高川格,及后来的大竹英雄、武宫正树、小林光一、石田芳夫等。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围棋到达顶峰,同时代的中国国手陈祖德只能勉强胜一下杉内雅男一局,还被视为历史性突破。进入八九十年代,藤泽秀行带领秀行军团访问中国,中日围棋擂台赛,聂卫平连胜日本棋手,中国掀起围棋热。聂卫平、马晓春成为了中国新一代领军人物,95年马晓春海拿了富士通与东洋证券杯两项冠军,但是也是九十年代唯一的两个冠军,因为韩国围棋崛起。

韩国在赵南哲之前是围棋的荒地。1988年,曹薰铉在第一届应氏杯世界围棋锦标赛中夺冠,同样引发韩国围棋的热潮。此后,大量世界性新闻棋战出现。在这些棋战中,李昌镐从众多棋手中脱颖而出,成为当时棋界第一人。2004年后,李昌镐的状态有所下滑,李世石等新锐势力开始对其发起冲击。

从1995年到2005年,“围棋皇帝曹薰铉”、天才少年李昌镐、第一攻击手刘昌赫、“野战司令”徐奉洙,直接统治了那10年的棋坛,中间除了王立诚和依田纪基拿了春兰杯和三星杯、张栩拿了LG杯、中国的俞斌拿了LG杯外,其它所有冠军全部被韩国棋手包揽。中韩出现均势是从2005年罗洗河战胜李昌镐夺取三星杯开始,而日本棋手完全落败。常昊、古力、孔杰等棋手多次夺得世界比赛冠军。

2013年,中国众多棋手崛起,包括江维杰、范廷钰、时越等年轻棋士接连赢得世界比赛冠军,芈昱廷、陈耀烨、周睿羊、檀啸等棋手大放异彩,人才辈出。18岁的柯洁在2015年夺得三个世界冠军,对战李世石战绩以8比2领先。

日本的落寞

进入21世纪后,日本围棋很少再染指世界大赛的冠军,在中日韩三国的围棋比赛中落在下风,为什么?

日本人始终把围棋看为一项艺术,而认为各类比赛只是一种“秀”。在日本,哪种比赛在什么地方举行,什么头衔的棋手才有资格使用幽玄特别对局室,什么比赛棋手穿和服都有明文规定,这些繁琐别致的礼仪一方面透射出日本对待传统的执著,另一方面也使他们在现代围棋的高竞争性下渐渐落后。围棋的竞技和艺术始终是矛盾,日本棋手总是有一个信条,有些丑陋的棋,宁可输掉也不下;而中韩围棋,哪怕再难看的棋,只要赢就去下。
  
于是整个围棋运动陷入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就是所有在役选手都没有勇气或能力去研究新的布局和定式了,而大家都在拼计算。因为大家觉的虽然研究出一个新的布局和定式能够大比分赢对方,但是也有可能大比分落败。在名誉和奖金面前,不择一切只求胜利,哪怕是赢半目。

“古典的胜利”

媒体称李世石代表人类出战电脑,因为李世石代表了当前围棋的最高水平。其实,拥有这个世纪最多世界冠军头衔的李世石,确实当之无愧,但是,这里的围棋最高水平,是指现代围棋比赛最高水平而已。

在AlphaGo两次战胜李世石之后,在媒体上大量的相关报导和评论,其中有一篇题为“AlphaGo的胜利是古典的胜利”的文章,说出了现在围棋界的真实状况,现摘抄部分段落:

“围棋比赛越来越多,中国年轻棋手的战绩也越来越好,但棋局的质量却未必能胜过从前。所谓“争棋无名局”,这当然是常识,但围棋比赛最后慢慢变成一个拼体力、搏失误、赌昏招的野蛮粗暴的竞技运动,却不能不说是和年轻一代棋手“胜者为王”的整体培养机制有关。过去聂卫平号称前五十手天下无敌,也就是说,他的整体盘感非常强,可后来年轻棋手对付老聂的办法就是,不按常理出棋,把局面搅浑,让你陷入大量的计算当中,最后一招出错满盘皆输。

我看Alphago下棋,会有一种感动,因为想起久被冷落的日本棋手。曾经的日本围棋之所以名局佳话不断,和棋局时间长有直接关系,一盘棋可以绵延数月,棋手可以从容地穷尽各种可能性(是不是很像Alphago所做的事),同时,各种无理棋也就基本丧失了生存可能,因为只要有足够时间计算,无理棋一定会吃亏。如此,棋手比拼的就不是对方的失误,而首先是自己每一步着法的最优化,棋手是在和围棋这门技艺相搏(Alphago的自我对弈其实也可以作如是观),而不是和对面的那个具体争胜负者。

此外,对棋型美感的认识,也正来自于在此种技艺中浸淫日久的一种感官进化,绝非什么“无用之用”的视觉效果。如我们在川端康成的《名人》中所见,棋手的尊严首先不是来自胜负,而是来自他从围棋这门技艺中所获得的人格滋养,以及他在一方棋盘上所奋力捕捉到的,有关美和时间的真谛。

某种程度上,Alphago可以看作朴实无华的李昌镐和全局感一流的道策的合体,且拥有充足的时间,与其说它象征着非人的力量,不如说,它意味着向着围棋中深藏的人类价值观无限靠近。在中韩年轻棋手纷纷化身成一台台高能高耗的现代作战机器的时候,Alphago却更像是一位江户时代的名棋手,它穿越时空来到我们中间,它带来的胜利是属人的、古典的胜利”。

围棋究竟是什么?

围棋迷失它的本来面目已经很久了,从人们把胜负作为衡量棋手棋艺高下的标准之后就开始了,特别进入现代,围棋成为一种商业比赛项目,更是在迷途中越走越远。

每年,中日韩三国的顶尖棋手在多项国际围棋大赛中角逐,胜者分享着巨额奖金和荣誉;抛开围棋业已高度商业化的因素不说,在现代社会,围棋也只不过被人们当作一项高雅的益智游戏和消遣,档次高的称其可以抒发意境、修身养性,至于怎样修身养性,也难觅其踪了。

围棋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呢?

对围棋起源的考究最早源于尧帝,尧帝的儿子丹朱行为不好,于是尧至汾水之滨,见仙人而受其围棋以教丹朱。在《梨轩曼衍》记载:“围棋初非人间之事:始出于巴邛之橘,周穆王之墓;继出于石室,又见于商山,乃仙家养性乐道之具。”

换句话讲,围棋是神传文化的一种。围棋盘象征宇宙,361个点象征无数的天体,中心天元代表宇宙的中心,棋子分黑白象征阴阳,黑白子交替落子形成的棋势和蕴含的无穷变化象征了宇宙运动的规律。对弈双方下棋时,动静相间,阴阳互动,行棋中可以体现出对弈者对宇宙及天道、社会以及人生的看法和认知。

在黑白子的阴阳互动中,“手谈”是一种超越语言境界层次的交流,在看似小小的围棋盘所包涵的宇宙世界中,在手谈之间,弈者和棋已经融为一体,以致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对弈者的每一手棋都是其思想境界的体现,那么远古高人的棋谱实际上也就是用围棋语言书写的破解宇宙人类之谜的宝典。

整体而言,围棋是神留给人众多探知宇宙奥秘的工具之一;对人个体而言,围棋是一种使人精神升华和修炼的载体,也就是中华几千年人们孜孜以求的“道”之一种。

那么,围棋与胜负无关。这一点,近代围棋泰斗吴清源似乎窥其一渺,他认为围棋本不是胜负之争的游戏,而是占卜天象易理的工具。另外要提到的昙花一现的武宫宇宙流,当人们把围棋糟蹋成为争胜负的游戏之后,围棋所包涵的宇宙之门对人完全的关闭了,棋手的任何痛苦努力都是徒劳,换来的是寂寞惆怅。

现代围棋和人类的困境

胜率和拿冠军头衔的多少成为衡量当代棋手水平和价值的主要标准,现代人把围棋局限在占地以争胜负的范围时,使围棋失去了它的真正意义。现代棋手研读古棋谱时常感到不解或是不实用,甚至有人认为古人棋艺不如今人,还拿现在的段位去对照。现在下棋固定在了布局中盘收官的固定模式中,追求所谓的速度和实用,棋手们发展创新了许多的新型定式,还认为围棋在发展进步。不少当今一流棋手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希望给后人留下一个好棋谱,咳,可能吗?他们所留下的只不过是违背围棋规律或是宇宙规律的杂乱而已。

围棋从古到今的发展历史也就是围棋的败坏历史。和人类一样,人从古到今的发展历史也是人类道德的败坏历史。围棋的迷失是人的迷失,当人逐渐的迷失了来时和回家的路,逐渐的离先天本性越来越远,人失去了神传文化的根时,同时伴随着人类社会的文化、艺术以及一切的一切,都在走向衰败和迷途,人在自以为得意的现实中还认为在发展创新进步,许多神传给人原本正统高贵的文化艺术以及种种都已失去本原而变异,成为现代人追求感官刺激和发泄无理智情绪感情的低级工具。

人类只有重新反思自己,尊天敬神,在重塑传统道德和复兴神传文化中,才能找到已经迷失的回家之路,届时,人类的文化、艺术,各行各业都将回归其原本的神圣和辉煌。#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3-12 1: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