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丛谈:请忘记和忘不了

作者:庄敬

(摄影:周明)

    人气: 1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我国古代有一位画家,名叫钟隐。他作画喜欢别出心裁,另辟蹊径,落墨挥毫,常能大异于人。传说有一回,他到某收藏家那里去作客,从收藏家的画柜中见到几位前代画家所绘《雀鹰图》,有的把雀鹰画得怒目圆睁,凌空扑下;有的画雀鹰正在追捕它要猎取的对象。钟隐很是喜爱。

收藏家就说:“你如果另画一幅雀鹰图,不落前人窠臼,又能与前人比美,我就把这几幅古画奉送给你。”

钟隐求画心切,便闭门精思,终于想出一个高招儿:他“所作鹞子(注:即雀鹰),坐枯枝上,貌甚闲暇,注目草中之鹌。所谓鸷鸟之击,必匿其形,使人想见其霜拳老足,定无虚下也!”(引自明代彭大翼《山堂肆考》)画成之后,那个收藏家一看大惊,但又舍不得把自己的画白送给钟隐,便说:“你的雀鹰图画得不好。” 钟隐听了,并不辩解,就空着手走了。临走时,他只对收藏家说了一句话:“这件事,就请忘记了吧!”

那位收藏家,自从看了钟隐的画以后,脑子里总是觉得有一只雀鹰待着,它那注目而视的神情,乘机欲击的姿态,历历如在目前。半个月来,怎么也驱赶不散。他意识到:钟隐的画使人一看难忘,不仅能与古画比美,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的艺术功力确实深厚,自己许下的诺言也应践约。否则,自己的良心过不去!于是,他便把答应赠送的古画派人给钟隐送去。并赠诗一首:

先生画鹰意悠闲,
胜它猛状有万千。
入眼半月未能忘,
果然技艺媲前贤!

钟隐的画,使收藏家一见难忘,那是因为他在绘画中,以静示动,表现雀鹰出击前的片刻沉静,着力描写在高潮到来之前的瞬间情态。激发人们看后,自己去想像将要发生的事情。这就能显示事物的发展趋向,产生一种流动的、而非静止的美。

莱辛说:“魅惑力就是美在‘流动’中。”米勒说:“一个倚锄或倚铲而立的人,较之一个做着锄地或挖地动作的人,就表现劳动来说,是更典型的。他表示出他刚劳动过,而且倦了一一这就是说,他正在休息,而且接着还要劳动。”仔细分析一下:一 个画家描写正在锄地的动作,只能使人看到他在锄地,“一态显示一意”而已,含蕴是单一的。然而描写倚锄休息的动作,则能使人看出;一、他已经劳动过;二、他干得很累,现正在休息;三,等一会儿,他还要继续劳动。“一态显示多意”,含蕴十分丰富。据此,我们就能深刻理解钟隐所画雀鹰图的妙处,在于它做到了“一态多意”,能给人留有丰富的、想像的余地。

美国一位戏剧理论家说:“高潮固然要写好。但高潮到来之前的那一部分内容,尤其重要。”有经验的作家,总是倾心尽力,着意于此。我国古代有位戏曲家也说:“‘ 只听楼板响,不见人下楼’,此写美人之最佳时也一一盖欲见、未见,更令人想像其貌若仙姝;一旦人下楼来,窥见其人,反不若想像中之殊丽矣!”

钟隐的雀鹰图,可谓深得艺术的三昧。所以,他“请”那个收藏家“忘记”,但收藏家却偏偏“忘不了”。

(笔者写到这里,忽然想起苏东坡的〈江城子〉词: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诗人想控制感情,但不能自禁,很想忘,却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聊附此词,以供品味。) @#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优秀的文艺作品,都是“枝干挺秀”,并且“花叶芳菲”的。用那位作家的语汇来说,就是既有“情节概貌”,又有“片刻详情”。
  • 文艺创作确实是一件艰苦的劳动,需要的是认真而严谨的态度。不细心地调查研究,“想当然”的率意之笔,往往会产生谬误,闹出笑话。
  • 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而警语,又是语言中的耀眼的明珠。古今中外一切优秀作家的文学作品中,无不呈现出丰富多彩、璀璨夺目的警言隽语。这些警语,常常使读者一见钟情,过目不忘,而记忆终生。
  • 艺术欣赏中,确实常常有这种情形:你说得“少而精”,读者却联想得“多而深”,你越说得“钜细无遗”,读者却越感到“厌烦无味”。
  • 清代著名艺术家郑板桥,平生最擅画竹。他在六十岁以“始余画竹,能少而不能多;既而能多矣,又不能少:此层功力,最为难也。进六十以后,始知减枝、减叶之法。苏季子曰:‘简炼以为揣摩。’文章绘事,岂有二道? ”
  • 所谓衬托,实质上就是一种间接描写。如欲写甲,并不从甲的本身着笔,或者说不单纯地从甲的本身着笔,而从乙或丙那一边绘形绘声,恣意尽力,使人透过乙或丙,间接地却又是更深刻地去认识甲。
  • 蛙鸣的特点是多而无益,多而不当;鸡唱的特点是少而有益,少而精当。鸡唱与蛙鸣比较起来,堪称以少胜多、以一当十。我们从事文艺创作也应该是这样。要努力使自己的作品表现力更强一些,蕴藏量更多一些。
  • 写好文章,不深入生活、认真观察分析,那是绝对不行的。金代大文学家元好问在《论诗三十首》中,有一首这样说:
  • 歌德很欣赏德国画家鲁斯的动物画。有一回,他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鲁斯的版画册,里面画的是各种各样的羊。这些羊,在不同的情境中,现出不同的姿态:那含情的面孔,那卷曲的羊毛,都画得维妙维肖,逼真动人。
  • 恰似音韵悠扬的笙箫声里,间或传出战鼓的隆隆;清雅温柔的琴瑟音中,时而传来洪钟的嗡嗡!——噫!这就是“笙箫夹鼓,琴瑟间钟”。我们的文学艺术作品,多么需要有这种相反相成的胜境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