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黑龙江数千人两会讨薪 省长承认拖欠工资

人气: 82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3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3月6日,黑龙江省长陆昊在中共两会说,龙煤不拖欠职工工资。之后,此话引发龙煤数千工人上街讨薪抗议。12日,陆昊召开紧急会议“灭火”,承认该省最大国企龙煤集团目前仍拖欠职工工资。外界关注,省长陆昊到底是被谁骗了?

剧情迅速反转黑龙江省长承认龙煤拖欠职工工资

据BBC中文网3月13日报导,正在参加中共全国“两会”的黑龙江省长陆昊12日在北京召开紧急会议,即龙煤集团脱困发展工作专题会议。陆昊会上承认,该省最大国企龙煤集团目前仍拖欠职工工资。

会议强调,尽力集中调度资金,解决职工工资拖欠问题。

黑龙江省12日发表声明,承认龙煤集团拖欠工资 。

而在3月6日中共两会黑龙江代表团开放日,陆昊公开表示,“龙煤井下职工八万人,到现在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

据大陆澎湃新闻网3月13日报导,13日下午,陆昊就龙煤集团职工欠薪问题接受该媒体采访时表示,之前说龙煤井下职工不欠薪是因为掌握情况不准确,昨天开会就是为了纠正错误,解决问题。

陆昊说龙煤不拖欠职工工资引发黑龙江煤矿工人讨薪

陆昊6日说龙煤不拖欠职工工资后,关于黑龙江煤矿工人讨薪的视频在网上广泛流传。相关照片显示,龙煤集团旗下的双鸭山煤矿大批职工打着“我们要活着我们要吃饭”的横幅上街讨薪,还有民众举著条幅:“陆昊睁眼说瞎话”。

报导称,龙煤集团双鸭山市的矿工是在省长陆昊3月6日宣称未拖欠井下工人工资后,上街头讨薪的。

英国《金融时报》12日援引一名讨薪矿工的话说,“陆昊在北京说龙煤没有少发八万井下矿工的工资,他说话那会儿, 我们已四个月没领到工资,这才是关键。”

有媒体报导,3月10日、11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双鸭山矿业集团旗下多个矿区,数千煤矿工人及家属,连续两天发起游行示威,抗议集团拖欠工资,当局派出上千武警和特警镇压,期间有4名工人被捕。

龙煤集团为省长说错话承担责任

龙煤集团3月13日在其网站上刊发文章,为陆昊此前的错误言论承担责任。

龙煤集团称,省政府主要领导两会期间向媒体谈及龙煤集团井下职工工资的讲话内容,有不确切的地方是由于企业报告情况信息不准确、不全面造成的,“龙煤集团对此负有全部责任。”

龙煤欠发职工工资历时长久

据公开资料,龙煤集团是2008年4月由黑龙江省国资委出资组建的省属国有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在册职工约25万人。

2013年龙煤集团全年净亏损22.8亿元之后,2014年一季度,龙煤集团的营业收入为77.1亿元,再次创下亏损记录。

2014年7月, 大陆《第一财经日报》报导说,持续下跌的煤炭价格和贷款日渐困难, 导致龙煤集团不堪重负。“对于龙煤集团员工来说,企业亏损严重,拖发工资或者不发工资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文章援引双鸭山分公司一员工的话说,”双鸭山分公司自2013年年中开始拖欠下属各煤矿工资,停发各项生产、安全奖励。”

是谁骗了省长陆昊?

外界关注,陆昊在12日的紧急会议上表示,要吸取掌握、报告情况信息不准确的教训。会议还强调,再次发生重要信息报告不真实的情况要严肃处理。

3月13日,大陆《新京报》的沸腾公号题为“黑龙江省省长到底被谁骗了?”一文称,陆昊从形势一片大好到“重要信息报告不真实”,短短六天内、且是在两会期间的这一转变,足以暗示其背后的尴尬。

有理由相信,紧急会议的召开正是呼应视频现场的诉求,也证实了视频揭露的问题。所以这次龙煤事件至少是一个大乌龙。问题是:信息失真在哪个环节?谁是责任人?应该如何追责?

在这过程之中,肯定是有人故意报告了虚假信息,又有人采信了虚假信息而未予查证。封闭运行的机构,很容易出现信息失真,居下者有私心、侥幸心,而居上者不可能全知全能。

如何防止信息失真,除了严肃问责,还应该发挥媒体的监督作用。只有疏通言论渠道,才能真正解决信息失真问题。

凤凰网3月13日发表作者黄羊滩题为《省长陆昊为何轻易被骗》一文。文章称,3月6日,黑龙江省省长宣布龙煤8万井下职工无一拖欠工资,其后网上就出现了龙煤工人讨薪的视频,剧情反转迅速,不给省长留一点面子。

拖欠矿工工资问题,“重要信息报告不真实”固然值得检讨,并严肃问责,但需要反思的似乎并不止于此。

其一,龙煤确实存在拖欠职工工资的问题。陆昊此前言之凿凿的“不拖欠”,显然是因为接受了不准确、不真实的上报信息,其间各个层级均存在欺瞒行为。但即便是各行政层级有意欺瞒,一个省的最高行政体系也有核实、调研、督查的责任,岂能不加判断地为下级背书?

其二,这一事件也表明,完全依靠行政系统内部的“重要信息报告制度”,很难了解到真实情况。因为在自上而下的压力机制下,说好话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因此,若想从根本上消弭类似的“下情上达”难题,必须进一步扩大权力运行的公开透明。政府行政体系的“重要信息报告制度”,前提是要接受社会和舆论监督。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3-14 2: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