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笛演奏家:神韵音乐让我变成更好的人

长笛演奏家Sergio Gelsomino观看了3月13日法兰克福的神韵演出。(新唐人电视)

2016/03/15

【大纪元2016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德国法兰克福记者站报导)来自意大利西西里岛的长笛演奏家Sergio Gelsomino既熟悉西方古典音乐,也了解一点中国传统音乐。3月13日,他在德国法兰克福欣赏了神韵国际艺术团的演出后,体验到了中西乐器合璧的美妙,有“一种万物归一的感觉”。

年方而立的Sergio Gelsomino目前生活在德国西部鲁尔区,在鲁尔城市乐团担任长笛演奏,同时还在多特蒙德音乐学院从事教学工作。他9岁开始学习吹奏长笛,11岁被音乐学院录取,12岁开始参加各种音乐会的演出,对舞台上下非常熟悉。

对他来说,神韵是一台与众不同的舞台作品:“我不知道哪个单独的(节目)是特别的,所有的都很特别:气氛、音乐、色彩。”

他坦白地说,演出一开始自己就落泪了,“这实在太美妙了,我觉得那么舒服,那么的美,一切都这样美。”他觉得自己融入到舞台上的故事情节中,“就是那个在中国发生的有关共产党(施加迫害)的。还有那些没有故事情节的(节目),无缘无故地感觉到我是其中的一部分。观众不是被隔离开的,而是融在一起的,是演出的一部分。”

随着演出的推进,他百感交集,“我既有一点忧心、悲伤,但同时又很快乐。说起来很奇特,但也很轻松。我感觉脑袋空了,我头脑中所有的问题、忧虑,忽然间全都消失了。”

“神韵音乐给人万物归一的感觉”

而让Sergio Gelsomino感受最深的还是神韵的音乐:“非常美。我觉得中西乐器的合璧既奇妙又优美。我自己也吹笛子,还吹过几个月的中国笛子,因为我喜欢这声音,这音调。”他觉得,神韵现场伴奏乐团的中西乐器配合得很完美,“因为我认为,音乐、文化、人是一体,不分东西。一旦那些被我们用头脑划分开的东西重新结合,就会引人入胜。这是一种感觉,一种万物归一的感觉。”

“我觉得音乐和人是融在一起的。中国(传统)音乐依然这样,在西方音乐是脱离的,离人越来越远。”他觉得从中国传统音乐中还可以听出是用心在演奏,“可在西方比较少见,因为我们的文化就是这样。音乐不同往日了。只是一些听着可以满足耳朵和脑袋的东西,而不是朝向着心和灵魂。”

他认为,神韵的音乐“展现著西方音乐所没展现的。一切都在其中”,不只是满足脑袋和听觉,还是为了“灵魂、心、整个身体、精神,一切”。

这样的音乐给Sergio Gelsomino带来什么收获呢?他问自己,得出的答案是:“也许在不知不觉中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

责任编辑:周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