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市长规划调整案 或下周通过折衷方案

市议会要求对方案进行调整 增加可负担房数量 市长同意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3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下周,市议会将投票通过市长制定的未来10年内纽约市的土地分区计划,即“质量和可负担性的规划建议”(Proposed Zoning for Quality and Affordability,简称ZQA)和“强制性包容性住房的规划文本修订”(Mandatory Inclusionary Housing Zoning Text Amendments,简称MIH)。不过,议长玛丽桃说,市议会做出了很大的调整,市长也同意再做出调整。很多社区组织对最后的折衷计划表示满意。

可负担住房数量停车场等或调整

在3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玛丽桃说:“市议会对MIH和ZQA的回应,是综合了我们几个月的慎重考虑,以及和社区及市政府同僚的反复商量结果。”

首先,市议会增加了原来计划中的可负担住房数量。在原来的计划中,开发商有三种选择:一是在建筑中预留出25%的可负担住房,目标人群是收入为平均收入60%的家庭,具体说,就是为收入为46,620美元的3口之家准备的;第二种选择是,留30%的可负担住房,为收入是平均收入80%的家庭,即一个年收入为62,150美元的三口之家;第三种选择是,全部为收入是平均收入120%的家庭建设的可负担住房。市议会又增加了第四种选择,即让开发商拿出20%的住房,给那些家庭收入是当地平均收入40%者,即收入仅仅为31,000美元的四口之家,他们每月只需要付775美元的房租。另外,市议会还将家庭收入为平均收入120%的收入标准降低,成为115%。

经市议会修改后,新的规划调整案将有四种方案。(本报整理)
经市议会修改后,新的规划调整案将有四种方案。(本报整理)

其实,开发商最后没有多少真正选择的余地了。因为市议会规定,一旦哪个准备盖在重新分区范围内的住宅楼获得批准,那么市政府和当地市议会就会选择那里采取一种“可负担住房”比例。

其次,市议会还根据社区和公交系统的距离而调整了停车场计划。这个改动反应了前几个月各区一面倒的反对态度:即社区认为原来的计划太“一刀切”,因为有的社区的交通系统太密集,已经满负荷运作;而有的社区离公交车站太远,仍然需要停车场。

市议会规定,任何离公交系统半英里之内的可负担住房或者老年公寓不再建设停车场;原计划中的改停车场以建公寓的计划也被限制成只能建设可负担住房,不能用来建设市场价格住房。

另外,市议会还把曼哈顿的部分地区,排除在原可以增加住宅高度的计划范围之外。

市长赞成市议会的决定

3月14日晚上的时候,市长白思豪在一份声明中赞成市议会的调整。他说:“我们希望在未来几天内看到这些重大的改革。纽约市正在处在实行前所未有的最强大、最先进的住房改革前夕。在多年之后回头看,会看到现在正是一个分水岭,我们的城市正在变成一个所有人都适于居住的城市。”

据《纽约时报》消息,市长答应再制定出一个方案,为那些更低收入的家庭,即收入连40%AMI都不到的老年人、单亲家庭们建设他们的“可负担住房”。

手机扫一扫,查看相关精彩视频。
手机扫一扫,查看相关精彩视频。

社区组织欢迎 但要看最终结果

社区组织“真正所有人之可负担住房”(Real Affordability for All”一直坚持“30%的住房为平均收入30%的家庭”立场。这个组织早前曾在市议会门前集会,威胁或将采取“公民不服从法案”(acts of civil disobedience)。但是当市长表示了要考虑增加可负担住房数量之后,他们最终支持了这个计划。

“社区和住房发展组织”(the Association for Neighborhood and Housing Development)也认为,市议会为收入在平均收入水平40%的家庭计划的可负担住房,比其它任何地方的住房计划都更具“可负担”性

但是这些组织也担心,还有更低收入的人群没有被照顾,而有一些地区居民的收入比市平均家庭收入AMI要低。

华裔市议员看重老年公寓

华埠市议员陈倩雯已经在1、2、3社区委员会上与居民讨论了市府的分区计划。市民们都希望增加平价楼的数量。陈倩雯支持市长的计划,她说:“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计划,以前都是推荐,现在是规定。”作为市议会老年局的主席,她赞扬计划中对老年公寓的重视,她说,有20万的老人在等候老人公寓。

法拉盛市议员顾雅明认为应该重视老年公寓:“老年公寓非常重要,但同样需详细考虑法拉盛基础配套设施。”他说,“平价屋非常重要,我们希望可以达成一个折衷方案。”

市议会的最后投票预计在下周进行,这个分区计划将是纽约市45以来的第一次规划改革。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