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炎黄春秋》长文忆赵紫阳政改限制中共权力

人气: 64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岳华综合报导)大陆《炎黄春秋》近期刊登回忆赵紫阳的长文,其中涉及赵当年政治改革的话题,出现民主以及限制中共权力等敏感内容。此前,《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在《赵紫阳还说过什么?——杜导正日记》一书中披露赵紫阳被软禁期间关于反腐败、政治体制改革、批判江泽民“三个代表”等敏感言论。

大陆《炎黄春秋》2016年第2期期刊登回忆赵紫阳的文章,文章长达万字,作者是曾任赵紫阳秘书4年的李湘鲁。

在这篇题为“回忆一位站在改革前沿的长者”的文章中,作者表示,赵紫阳虽然只有高中学历,但却具学者风格,其思维方式科学、严谨而且开放,在中共领导人中并不多见。赵紫阳看重西方经济学实用的一面,从不用马列的框框去套它;赵较为注重的理论书籍都与经济改革有关,包括西方经济学主要流派对社会主义传统模式的批判等等。

作者称,大陆现在开始反思GDP主义,其实,赵早在1981年就相当关注幸福指数的提法,对单纯强调GNP(国民生产总值)有所疑虑,思想之超前,可见一斑。

文章还披露,赵紫阳在1980年9月说过一段话:“仅仅解决了人民生活问题,生活富裕了,并不是社会主义的全部目的,社会主义还应该使人民享受充分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必须十分珍惜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成果……”

1986年,邓小平第二次提起政治体制改革,并责成赵紫阳负责此事,成立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制定方案。小组下设办公室(即政改办),鲍彤为主要召集人。

文章称,中共十二届七中全会原则上通过的《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下称《设想》),虽基于当时的政治现实,没有“以民主为基调”,没有涉及人民授权的机制设计,却体现了开放和限制权力的深刻用心。《设想》是中共历史上第一份尝试自我限制权力的文献,开了党内民主的先河。赵紫阳作为总书记,首先将常委、政治局、中央委员会、书记处的关系制度化,削弱书记处和总书记自己的权力。

《炎黄春秋》在大陆以感言著称,被视为自由派刊物。去年中共两会期间,该刊出现多篇缅怀赵紫阳的文章,令外界关注当局是否将对赵紫阳重新评价。赵紫阳为前中共总书记,因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反对中共对学生和市民开枪,遭到中共当局的打压,随后一直被软禁在北京家中,直至2005年1月17日去世。赵紫阳曾多次写信给江泽民要求解除软禁,但均遭到江泽民的拒绝。

在赵紫阳被软禁的16年中,杜导正、萧洪达、杜星垣、姚锡华四位赵的老部下经常去看望他,说服并帮助赵紫阳以录音的方式为历史留下了一份真实的记录。2009年“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前夕,由赵紫阳秘密录音而成书的中英文版《改革历程》(又名《国家的囚徒》)出版,《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是此事最主要的谋划者和操作者。

2010年1月17日,杜导正的新书《赵紫阳还说过什么?——杜导正日记》经近十年保密封存后在香港以及台湾同时出版。这本书首度公开了赵紫阳录音口述书稿中未发表的30多次谈话,涉及一些重大理论实践问题。

《赵紫阳还说过什么?——杜导正日记》一书中记录了赵紫阳关于反腐败、新生官僚资本阶层、实施联邦制、以言治罪、媒体管理、政治体制改革、新左派思潮等敏感议题的详尽表述。

关于反腐败:

赵紫阳说,第一,现在我党的腐败,是经济放开,政治改革长期滞后的必然结果,必然产物。这不是作风问题,思想问题,而是制度问题;第二、腐败的主题内容是官吏尤其高干子女、亲戚、朋友、藉高干手中的权力,钻权钱之间出现的空子,暴发起来。暴发起来后,钱来得容易,便会无度挥霍;第三、这叫做新生官僚资本阶级,总之是一层人,一批人,是个阶层吧!他们勾在一起;第四、这种力量与广大人民之间,形成对抗性关系,对抗性矛盾。广大人民将他们看做革命对象,有一日可能爆发剧烈的斗争;第五、结局也可能是,官僚资本家暴发了,但广大人民生活也还改善了,生活过得去,于是人民容忍了,以后这矛盾淡化了。(引自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三日杜导正日记)

赵紫阳说,反腐败,当局看来未研究清楚便下了决心。你反腐败,无具体措施跟上,行吗?南朝鲜是高级官员的所有财产及财产来源,别人都可以查,我们呢?该是让民主党派、党外人士组成小组,怀疑谁,查谁。查后,如真正违法,那就严格执法;查不出来,那你向民众说清楚;现在这个搞法仍是惩治几个人,譬如惩治几个部长、省长的,不解决问题。因为人民现在的不满、意见,不是几个部长、几个省长,而是怀疑你整体的领导干部;这么做下去,吊高了人民的胃口,我们办不到,人民更加失望!说来说去,是我们经济开放,或经济自由、经济市场化,但我们的上层建筑又老一套……(引自九三年九月十二日杜导正日记)

关于政体:

赵紫阳说,我们现在不培植反对党,一旦垮了,国内会大乱的,这是最危险的。现中央不考虑这一点,不愿看到这一点。(引自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杜导正日记)

赵紫阳说,中国要反封建,要政治体制改革,要建设一个民主政治国家,这一目标,多数人看法一样,无分歧,问题在怎样达到这一目标,由此岸到达彼岸,这个路子怎么走?这条路非走不可的。台湾走了,走得比较成功;韩国走了,也较成功。泰国走了,马来西亚马哈蒂尔走了。印度尼西亚不走,在群众运动中,苏哈托下台了,引起动乱,目前,在痛苦中挣扎,看来也在向这个目标走。世界上到今日,发达国家这一套,还是比较成功的,还未出现能超过它的政治模式。因此,世界要走这条路,这是大趋势!中国呢?现在当局不想走这条路,抵抗这条路,但在国际上,中国又不得不随大流,不得不应付。内部呢,加紧控制,是‘外松内紧’,想顶住这民主大潮但又顶不住,只好且战且退!这么下去,自然是危险的。(引自2000年8月6日杜导正日记)

关于“三个代表”:

赵紫阳说,我个人认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是要堵住政治体制改革的嘴。就是说,我中共当然代表先进生产力,代表先进文化,代表人民长远利益。这是为一党专政制造理论根据。我看此人(指江泽民)无大志,“三个代表”不可能像你所想的那样,要抛弃阶级斗争为纲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看罢,过一段,又要讲阶级斗争、专政了。他(指江泽民)在上海说,接受前两个总书记的教训,我的方针是“应付”。(引自2000年6月22日杜导正日记)

责任编辑:蔡致信

评论
2016-03-19 5: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