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几乎丧失免疫力到成为“铁人”的奇迹

人气: 43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3月22日讯】3月21日, 明慧刊登一篇中国大庆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心得交流。这位从事医务工作的法轮功学员讲述自己因患脑瘤后,全身几乎丧失免疫力,在精神处于极度崩溃的状态下,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并重获新生。随后这位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公婆、儿子也都相继走入修炼法轮功的队伍中来,在大法中获益良多,并见证了大法的奇迹和超常。

法轮功也称为法轮功大法,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1992年5月13日首次将大法公开传向社会,法轮大法的传播超越文化、政治、语言、风俗、肤色等等诸多差别,至今已传遍中国以至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已经被翻译成40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

大法修炼强调做人要遵从“真、善、忍”宇宙特性,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的问题 、从提升人的道德品质达到祛病健身的奇效。

大法洪传24年来,通过修炼大法而祛除顽疾绝症的人,则有千万之巨。很多人的病症至今都是世界医学领域的难题,是根本无解的,但都通过修炼迅速的得到康复,在法轮大法明慧网上,关于这些神奇事例的文章是层出不穷。

以下是这位大庆法轮功学员的全文交流内容。

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一九九六年患脑瘤,做了伽玛刀手术后,我几乎没有了免疫力,经常无名的发烧,勉强的能自理上楼,修炼法轮功后获得新生,家务我一人全包了,我丈夫说我是“铁人”。大法给我健康,同时给全家带来的福泽。

从几乎没有免疫力成为“铁人”

九六年我已患脑瘤(左侧听神经瘤),还患有风湿病、心脏病、慢性咽炎、头痛、三叉神经痛、坐骨神经痛、尿道炎、青光眼,就这些病,可想而知,能把我折磨成什么样了。整年的不敢沾一点凉水,否则手痛、浑身痛,头痛病犯起来痛苦的生不如死,心脏病犯起来,感觉心脏就像掉下来一样可怕,真的是吃药比饭都多,整天按点吃药,不敢忽视每样药。那时,我有缘看过《转法轮》及师父讲法录像,但是受无神论毒害太深,相信实证科学,所以当时错失修炼的机缘。

在九八年的秋季,也就是我做完脑瘤伽玛刀手术的两年后,我原寄以希望脑瘤可能治愈,可是做核磁共振,发现脑瘤只小了一圈,我绝望了。加之伽玛刀手术后,对人的白细胞、脑细胞的杀伤力极大,我几乎没有了免疫力,经常无名的发烧,家务活一点都干不了。勉强的能自理上楼,都想爬著走,看到三岁的孩子能自由的活动,我都很羡慕。

病情的加剧,使我的精神处于崩溃状态,整天歇斯底里一样的发作。在这种状态下,我想起了《转法轮》这本宝书,看看也许能使我的脾气好一点。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我边看书,边少许的炼炼动作,也没有真正修炼。可是不知不觉中,不知什么时候,药不吃了,就是到现在,也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不吃药的。

直到九九年的四月初,我才真正去炼功点上学法炼功。不久的一天早晨,刚刚醒来,感到一股热流从头到脚通透全身,自己知道是师父给灌顶。自那以后,我的一身疾病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整天有使不完的劲,家务我一人全包了,我丈夫说我是“铁人”。

丈夫在大法中受益

从二零零三年到现在,丈夫也在大法中受益了,他没吃过一粒药。二零零六年,丈夫的手被机器的齿轮绞了,大拇指手指甲被绞掉了一半,鲜血直流。我说:“你赶快去医院点滴。”他不去,他说,有师父保护,有法轮保护,他不怕。我说:“你要不去医院,就和我一起炼功吧,”他说:“行。”

到晚上,他得把手套上塑料袋,因为手指一直在滴血。就这样,他只学法,没炼功,也没打针、没吃药,不知不觉中痊愈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原来丈夫患有高血压(高压180)、颈椎严重增生、扁桃体二度肿大、轻度肛裂(经常出血)、脚气、膝关节炎等多种疾病,十多年来,他没吃一粒药,这些病却不翼而飞了。

公公、婆婆都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我们一家人在饭店给我婆婆过完生日,出门的时候,在门外的阶上,我公公和妹夫谦让一只大鹅,妹夫一闪身,公公扑了个空,摔在水泥台阶上。当时,我们把他扶起来时,他说他手腕骨折了。当时,他的脸色苍白,我的心一震,可是马上告诉他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帮。丈夫当时还训我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样?!”我没动心。

我们打车到一家私人骨病诊所,他们说不能接骨,出租司机给我们指点一家私人接骨医生,拍完片,发现手腕几乎完全骨折,就剩一点连接处。医生接完骨之后,给开了几天的接骨药和待因片(是抗癌止痛药和接骨药)。我留下来照顾公公,结果他睡了一夜好觉,手腕骨一点都没疼,开的止痛药一片也没吃。一直到二十几天,拿掉联子时,手腕骨没红、没肿也没疼。一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公公在二零零三年时已看过大法的宝书,炼了两次动功,就不炼了。但是他亲手向人传了几本《九评》。

还有一次,是前几年的寒冬腊月的一天,公公仰面朝天直挺挺的摔在了一个坡路上,那是水泥地块,当时他还有点意识,一会,他慢慢睁开眼睛,自己爬起来,回到家里。我婆婆说:“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吓人?”后来到私人骨科医院按摩几次(腰部受点损伤)就没事了。可想而知,如果不是大法师父保护,七十多岁的老人摔在天寒地冻的水泥板坡路上,该是多么可怕的后果。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凌晨一点多钟,我小姑子及她丈夫到我家接我,说婆婆住院了。我得知消息的瞬间,就知道很严重,否则不会半夜去医院。丈夫在家是长子,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二弟媳的女儿要结婚,她又患过宫颈癌,三弟媳根本就不会伺候老人的,妹夫还患有心脏病,需要妹妹照顾,担子很显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两位老人几次有病住院也都是我一个人陪护的。

在路上,我告诉小姑子及她丈夫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帮。到了医院,看到婆婆坐在轮椅上,意识还清楚。当晚在急诊科就诊,做心电、拍CT片,多处脑梗成片状,这种情况在临床上,病情的发展是要逐渐加重的。我又告诉二弟、二弟媳、公公、婆婆都诚心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帮。

第二天早上,大夫告诉说一周之内病情要加重的。点滴到中午时,扶婆婆小便时,发现病情严重了。我们四个人都拖不动她。婆婆不算太胖,体重一百五十多斤,当时她两腿交叉,一点没有活动能力,更没有支撑力。我们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扶婆婆上厕所,发现她身子不沉了,丈夫把著轮椅,我一个人扶她,她慢慢的能转动身体了,很顺当的坐在轮椅上。到了半夜一点多钟,她醒来就说:我好一点了,手能抬起来了(前一天是抬不起来的)。我扶她在床上坐起来后,下地的时候,她的这只手主动去把轮椅扶手。我明白了是师父帮她了。因为公婆几次有病住院都是我一个人陪护,全家人都很感激我,我告诉他们,你们就感谢我师父吧!所以家人都很感谢大法师父。

第二天雇工还没来之前,家人告诉说不请了,婆婆的病见好转,我们也省了钱,全家人真的很激动。就这样,婆婆一天比一天好转,到第三天时,她自己能扶墙上厕所了。

到第五天早上,在私企打工的三弟请假来陪护了,把我换回来了。我把装了师父讲法的mp3送去让婆婆听。到第九天,做核磁共振时,公公很担心,我告诉他,您放心吧!肯定好了,现在的症状已说明问题了。第二天结果出来,是由原来的多发处脑梗变为新发脑梗,很轻,决定办理出院手续。

婆婆出院后,我丈夫主动给师父上香,磕了几个头,十分感激师父保佑他父母平安,还说以后得经常给师父上香磕头。

还有更神奇的,就是在婆婆出院几天后,我回去,在婆婆家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婆婆跟我说:真是怪了,我昨天晚上躺下,身都没翻一下,全身一点都不疼,现在哪也不疼(婆婆得骨病多年,膝盖骨骨膜已经磨损的几乎没有了,全身骨头关节没有不疼的,腰椎盘突出、锥管狭窄,天天吃止疼药)。婆婆问公公说是不是我在她那的原因呢?我当时也没多想什么,第二天中午到家后,打电话问婆婆是否骨头疼痛,说有点痛,到第三天又恢复原样了。

我打电话告诉公公,让我婆婆听法吧,再不听法,以后犯病,看你们怎么还好意思求师父?公公答应了,现在婆婆天天都听师父讲法。

儿子在大法中受益

我儿子现在已经博士毕业,在大城市一家国有大型企业研究院工作。在他上初中三年级的时候,也就是二零零零年,我因修炼法轮功,去北京上访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被截回后非法拘留十五天,单位又给我们办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的时间,孩子没人照顾,住在同学家。丈夫被主管单位叫去“转化”我。这样,孩子的学习成绩受到影响,学习成绩下降。

我及时的教育孩子,归正他的思想,成绩有所稳定,在中考的时候,两天的考试时间,我陪孩子去,孩子进了考场,我就去楼区贴真相粘贴,去公园挂条幅、贴粘贴。当时就想走到哪都得讲真相救人。

第二天,在公园差点被人跟踪。在政治考试前,我告诉孩子如果有污蔑法轮功的题千万不要答,不要差那几分,你要做好了,师父会给补回那几分的。他答应的挺好,可是到了考场,他就舍不得那几分了,就糊涂了,结果就答了污蔑大法的题。我让他写声明,他不写也不说话,我心想等他想通了再写吧!

可是有一天他去同学家玩,中午时给我打电话说他头晕,我也没当回事,一个小时过后,他打电话说手脚都不好使了。我立即打车去接他,把他扶上车去医院。在去医院的路上,他握着我的手说:“妈,我要不行了,我知道人要死亡的时候是什么样了。” 我说:“你好好想想吧!让你写声明你不写,这下你知道有多严重吧!”他说“妈,我错了,我写声明(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到了医院,躺在诊床上的时候,他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四肢僵硬,没有知觉,就看大夫私语。我知道很危险,好像没有希望了。当时我很冷静,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是缘分化来的,如果我们母子的缘分到了,他该走就走了,如果不该走,他会没事的,但是我还是不抱希望了。可是我出奇的镇静,心静如水。等到检验结果出来,是重度低钾。我知道我儿子死不了了。就这样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经历了生离死别,好像在另一个空间。滴完液,当晚就回家了。孩子郑重的写了声明,保证以后不再犯这样的错误。成绩出来后,他考上了省重点高中“尖子班”。从此,孩子就落下了低钾症,时常得补钾,否则就头晕。

在他第一次摸底考试没考好的时候,他父亲说话重了点,他气的走出家门,我随即追上他,和他交心。他说:“妈,你说我命都要没了,考什么大学,还重要吗?”我知道他心结在哪里了。在他上高中的时候,我就让他听师父讲法录音了,我就用法理开导并安慰他。这样他的成绩逐渐回升,也能静心学习了。但是他的身体仍然很差,勉强把考试坚持考完,成绩很不理想。

一次,一位同修(法轮功学员之间的尊称)在我从她家要走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话:“咱们家的孩子可不是为这点知识来的。”我当时一震:“是啊,我家的孩子应该得法啊!”这一念定下之后,我也没督促他学法、炼功,只是经常给他看真相资料,时常听听讲法。我们家里经常有法轮功学员去,儿子从他们身上看到大法的神奇,大法在他的心里扎下了根。

有一天,儿子看了我们地区的第一期真相小册子之后,跟我说:“妈,我也想修炼!”他学会动功,不学静功。在上大学之前,在家时,常炼炼动功,学学法。大学四年里,他再没吃过药,以往所有的病都好了。大法在儿子身上展现了很多神奇。

儿子原来一直是牙根处痛,也不知什么原因,在一次打篮球时,同学传球时砸到他牙根处,结果把牙根蹦出来了,这才知道当初拔牙时牙根没拔干净,这一次倒是彻底干净了。

大法开智开慧,在别人都很吃力的学本门功课时,儿子却学的很轻松,他一半时间学本门功课,一半时间学英语,成绩在班级还是第一。因为不入党,也不参加任何政治活动,结果综合分排到第十六名。大学毕业时保送外校研究生,历年都是前十四名,十六名的成绩只能保送本校研究生。结果他毕业这年,保送外校研究生增加到前十八名,结果儿子被扩了进去,选择了他一直向往的大学去面试,结果考上了自费生。陆续的学校政策变化,取消了自费,都变成了奖学金制度。

儿子读研也很优秀,班级第一名,年级排第五名。儿子报考博士时,被加拿大、英国等四个国家同时录取,而且是有奖学金的,结果儿子选择在香港读博士。在香港读博士期间,他把余下来的奖学金两千元自愿捐献到证实大法的活动中,生活、学习一切都很顺利,这都是学大法给他带来的福份,自己只是付出一点点,就得到师父的慈悲护佑和给予。#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3-22 3: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