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仲维光:东欧清除共产标志意义深远

共产党在波兰、乌克兰已不存在,但他们还在清除共产主义标志,长期研究共产党国家,现旅居德国的著名政治学家仲维光先生进行了解读。 (摄影:陈明 / 大纪元)

人气: 99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3月25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易如、陈汉采访报导)近日,波兰议会对审议中的“禁止共产主义宣传法”进行了修改,要求波兰各地的基层当局必须在一年内取消公共场所同共产主义有关的各种命名,并取消涉及同共产党有联系的个人、组织、事件和日期,以及代表共产主义的各种象征或是宣传。同时乌克兰也在继续去共产主义化。

目前共产党在波兰、乌克兰已不存在,但此番他们清除共产主义标志的意义是什么?长期研究共产党国家,现旅居德国的著名政治学家、研究极权社会的权威学者仲维光先生借此向“大纪元及新唐人”记者进行了解读。

共产党特点:毁灭一切正常社会秩序

记者:在波兰、乌克兰这些前共产国家,目前共产主义标识存在的情况怎样?至今对他们还有哪些影响?

仲维光表示,对于共产党的存在,作为一个政权的存在,它会产生很多方面的影响。

第一个是结构的影响。因为大家知道,共产党社会的第一个特点,就是毁灭了一切正常的社会秩序,毁灭了过去的一切传统的东西。因此,它留下的框架和它过去的成员,不可能一下就消失的。这些旧的人员,以及残存的影响,总会持续一段时间。这必须经过人们的不断努力,才能清除这些东西。这就是他们现在正在进行的改街道名字,以及采取其它措施的原因。

第二个是这个共产党社会留下来的共产党文化。这个文化,大家看过《1984》这本书的人就会知道,是这个共产党社会用它的意识形态、观念,封闭人们的思想;这种封闭手段结果是彻底摧毁和改变了人性。而这个共产党社会就是要改变人性。这又是共产党社会最特殊的文化现象。

党文化使人丧失自由思维能力

仲维光表示,大家知道,《1984》这本书揭露出来,共产党通过这个真理部,也就是我们在中国生活的人每天所遇到的宣传部、教育部、文化部;全社会被这些东西垄断,它们的造假、它们的改变社会,最后导致人们丧失了思维能力,丧失正常的交流能力,丧失提问题的能力,这些现象就反应在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的人身上。

人们甚至不知道如何去谈恋爱,不知道如何对待自己的父母,如何对待自己的亲属。六十、七十年代经历文化大革命的人,甚至提不出一个类似五十年代以前那样的问题,文化大革命为什么会发生,为什么造成这个国家的灾难。五十年代的人,一下就提出是一党专政的问题,是党天下的问题,是对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控制的问题。

可是大家看看到1976年以后的所谓知识精英,他们提出过一党专政的问题吗?他们提出思想自由的问题了吗?

实际上,大家看到的就是这个党文化叫人们丧失提出问题的能力,而叫人们恢复提出问题的能力,实在说,又要花几十年的时间。我觉得1989年学生运动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

仲维光说,大家可以看到共产党是二十世纪最残暴的一个集团,共产党到1989年的时候,已经犯下无数的罪行,从土改、三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大饥荒,已经有几千万乃至一亿人非命及受迫害于共产党的统治。但1989年学生运动提出来要共产党下台了吗?提出来新的追求了吗?都没有,这就是清除共产党文化的问题。

很多时候,就是古代诗人的那一句话:“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一旦被共产党文化彻底改变的人,也可以说2代到3代的人,要使自己的精神重新正常起来,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所以清除共产党文化,清除共产党制度,清除共产党社会为中国留下来的这些东西,套一句大陆人都看过的“第三帝国”那句话,那句话是对希特勒的描述,也正是对共产党的描述:“千年已过共产党的罪业也难逃”;也就是说,恢复中国、恢复乌克兰和波兰,在这些地方都需要半个世纪乃至一个世纪长的时间,对中国来说,甚至一个世纪中国的山水和文化都不大可能恢复到以前那样。

所以共产党集团的罪恶,真的是对中华民族犯下罪恶,以后的人,后来的人,后来世界的人永远会记住。即便我们在今天身在庐山这样的人,还不太看出来,但是,自由的空气,自由的资讯,已经使得许多人能够跳出来,能够从历史的视野看到这些东西。我认为离得再远点大家看得会更清楚。

共产党必须被清除 

记者: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他们还一直在持续清理共产邪恶主义?并且还立法,从法律层面来督导大家坚定清除它?共产邪恶主义给人类到底带来的是什么?它的学说及意识形态对人类有多大的危害?

仲维光表示,从两方面讲,一方面,它对于一个社会正常化的影响,从另外一方面讲,对于历史的影响,而且这个东西为什么会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如果大家跳的稍微远一点,二十世纪。这个世纪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大家就会更深刻的认识到必须清除共产党。

二十世纪,曾经发生过两次世界大战;曾发生过希特勒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曾经发生了共产党残暴统治,死于东欧共产党集团及其它共产党国家的人将近一亿以上。

在中国,则曾经发生了土改、反右、文化大革命、大饥荒、八九大屠杀、九九镇压法轮功、等等等等。所以历史学家、思想学家认为二十世纪是一个集权主义的世纪,反观二十世纪一百年,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实际上都大。

因为死伤的人将近一亿人或以上,所以这个集权主义的共产党,对它的在过去的共产党国家是历史性的。它不但影响到一个社会、一个族群、人类的现在和未来,而且影响到每个人的现实生活。实际上,我们到西方的人,在西方生活过的人都看到,在正常社会中如何生活,人的这种交流,人对于生活的享受等等。

共产党在过去的共产党国家

可是在波兰,在乌克兰,在过去的共产党国家,在过去的半个世纪,在中国一直到今天,在过去的共产党国家即便在共产党倒台以后,在波兰、乌克兰,人们还看到共产党这个幽灵,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共产党这个鬼怪、癌变,还在社会中继续存在。

因此,人们之所以重视二十世纪,反省集权主义这些东西,原因就在这儿,至于这个工作为什么一直在持续著,人们必须看到,之所以发生了这些灾难,是有他的社会原因和历史原因的,就是人们并没有在开始时认清和抵制这个东西,人们为此交出了昂贵的学费。

希特勒让德国付出惨重代价

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说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的上台,是通过选举在德国上台的,而希特勒也曾经在三十年代为德国的经济繁荣,像今天的中国一样造成了非常繁荣的社会。今天的德国高速公路及其它东西,还都能看到是当年希特勒修建的。今天的德国大众汽车公司是希特勒时代奠基的。

但是,在这些不择手段的物质发展上,德国人交出了惨重的学费,德国认清这个花了半个世纪以上的时间。而国际社会对希特勒的认识,开始时,国际社会对希特勒政权及他们对犹太人的迫害,就像今天西方对中国的这些恐怖分子一样,开始时采取的是放纵态度,所以造成了二次世界大战。

而二次大战后,由于没有国际法庭,对这个罪恶无法审判,很多希特勒的人,就是那些犯罪者,他们认为希特勒纳粹国家有自己的法律,他们没有违法,没有做错事。

但是纽伦堡国际法庭的建立,使得反人类罪被提到了国际法庭上,用国际的道德和法律准则、人权准则来审判这些罪犯。所以,反人类罪的建立,和今天在乌克兰和波兰正在清理共产党的罪行,实在的说,是同样的事情,是人类对于反人类罪认识的进一步拓展。

纽伦堡法庭的建立,以及到九十年代,人们对反人类罪认识的这种拓展,也让人们看到今天波兰和乌克兰对于共产党所犯下的罪行、所遗留下来的痕迹的大清理。显然这个认识在慢慢地进步、慢慢地发展、慢慢地深入,也有着一定的道理和自己规律的。所以这个工作,请大家相信,在今后几十年,还会不断地继续,不断地拓展。

共产党和希特勒一样是集权犯罪集团

仲维光说,共产党集团和希特勒一样,是同样的集权主义,犯罪集团。这个共产党集团,在八九年以后已经臭了,但是还没有到臭不可闻的地步,如果到臭不可闻的地步,人们就会像对待希特勒那样。西方就不会和中共集团合作,就不会对东欧那些残存的共产党份子采取宽容、纵容的态度;还有,就会像建立纽伦堡法庭一样,采取各种行政和法律手段,彻底清除共产党存在的痕迹。

今天在波兰和乌克兰发生的事情还会再深化、再成熟,他们的经验对于中国来说,在明天,我们就会进行这一步。

记者:现在,在前苏联社会主义阵营国家,清除共产主义污垢是历史潮流和大趋势。那么清除共产邪恶主义,对当下还处在共产集权的中国、以至整个人类有什么意义?

仲维光:中国社会真的是已经很落后了,落在了历史的后边,将会为历史交出更加沉重的学费,这就是戈尔巴乔夫在八九年时说的。谁来的太晚,谁就要受到历史的惩罚。但是,历史还是事在人为的。

如果我们从今天开始接受波兰和东欧的教训,认真地思考、认真地准备、认真地来从事自己的努力的话,那么中国明天向正常社会的转型就会快一点,就会走的弯路少一些。我们今天所做的努力是亡羊补牢,但还为时未晚。

这个亡羊补牢主要表现在2004年后《九评共产党》的发表,人们开始对共产党集团有了彻底的认识,做出退党及解体中共的努力,以及在九九年镇压法轮功以后,法轮功学员提出对江泽民集团、共产党集团的反人类罪的起诉,所有这些努力都涉及到最根本的问题。

中国的民众,中国的知识精英,切切不要忽略这些问题,所有这些努力都是在一个普世的人权价值下,在一个人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信仰,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的这样一个基础上,对于自己生活方式努力的结果。#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6-03-25 7: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