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秘:彭德怀最后两个月的日子 死不瞑目

人气: 132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3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道)中共元帅彭德怀在中共的绞肉机里,悲惨去世。近日,描述彭德怀生命最后两个多月悲惨情景的相关文章再度热传。彭德怀称,他死不瞑目。

住院医生:彭德怀生命最后日子

2011年3月12日,《羊城晚报》刊登作者杨汉勤题为《彭德怀最后的日子》一文。作者在彭德怀生命的最后两个多月里,一直是彭的住院医生。近日,该文章在网络再次热传。

1974年9月上旬,杨汉勤被安排到北京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南楼14病室工作。该病室主要收治部队副军职干部和少数当时所谓有问题的军队及地方领导。

那时,杨汉勤是住院医师,分管六七个病人,其中5床叫“145号”的病人就是彭德怀。

科室领导及专案组人员反复对他强调:不得擅自和彭德怀谈话;不回答与诊疗无关的事情;除有关医务人员及专案组人员,任何人不得进入该病房;非医疗需要,不让他出病房等。

彭德怀患直肠癌并已经扩散

杨汉勤通过病历得知,彭德怀是因便血十余天,且越来越严重,于1973年4月12日晚进南楼14病室的,初诊为直肠癌。4月26日,彭德怀做了直肠癌手术,术中发现其癌症已转移。

杨汉勤见到彭德怀时,其癌症已扩散到肩部、肺部及脑部,他受尽病痛折磨。

杨汉勤第一次进“145号”病房时,彭德怀半卧在病床上,稀疏枯白的短发、蕴含着忧郁的眼睛、呆滞而忧郁的神情,显示其已病入膏肓。

平时,彭德怀穿着破旧的黑棉袄、黑棉裤,脚上蹬著棉布鞋,脚趾从破洞里露出来;他面色铁青,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插在袖筒里,浑身瑟瑟颤抖,目光呆滞而无奈。

彭德怀这种万念俱灰的样子,给杨汉勤留下了深刻印象。

彭德怀24小时被看守 房间里空旷阴冷

文章说,彭德怀的病房有十余平方米,门窗紧闭。靠近床尾伫立着一个面无表情地紧盯着他的军人,一个班的战士一天24小时三班倒地看守着他。

彭德怀想写字,不给他笔,想听广播,不给他收音机。病房内冷清、死寂、空旷、阴冷。

病房里,常常响起彭德怀愤怒的吼声。他时常和看守战士大声争吵:“我要憋死了!我不在这里坐以待毙!快放我出去吧!”有一次,他对着战士吼叫,把他拉出去枪决好了……

彭德怀最后日子的愤怒与无奈

作者第一次走进彭德怀的病房时,彭德怀指着床头病历卡片说:“我不叫这个‘145号’,我是庐山上那个彭德怀!”

没有人敢搭腔。彭德怀愤愤不平地继续说,他在庐山会议上没有错,他写信给主席,符合原则。说他怀有阴谋、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有目的……都不对。他准备被开除党籍、离婚、杀头,但决不出卖自己。说完,彭德怀仰天长叹。

彭德怀常常不停地说:“说假话,搞浮夸吃香;说实话,讲真话有罪。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在最后的日子里,他反复说这些话,这些话大部分都记录在病历上。

彭德怀有冤无处诉,孤立无援,束手无策,极度激愤和悲伤。很多时候他欲哭无泪,欲喊无声,混浊的泪水流过浮肿的脸颊,两手不能自抑地簌簌颤抖。

医生查房时,他很少诉说身体状况,总是怒不可遏诉说其冤屈和愤怒。

在最后的日子里,他时而消沉烦躁,时而呆呆地思索,时而扼腕长叹暗自垂泪,时而破口大骂。当医生(作者)询问他病情时,他常常答非所问。如彭德怀说,“为什么迟迟不给我定案?我彭德怀有什么罪?我这样死,死不瞑目!”

他常常自言自语说,他等著历史作结论。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彭德怀的头脑依然是清醒的。无人的时候,他常常侧过头去,眼泪默默地流淌在枕头上。

彭德怀终因全身多器官衰竭,逐渐进入半昏迷状态。

1974年11月29日15时35分,彭德怀去世,没有任何人为他送行。

公开资料显示,彭德怀是中共权斗的牺牲品。

彭德怀悲惨去世火化不能用真名

彭德怀历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

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因对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提出看法,被打成“彭黄张周反党集团”首要份子,免去职务遭到批判。

1962年春,彭德怀因就大跃进引发全国大饥荒、饿死无数人再次上书毛泽东,被贬到四川“三线”工作。

1966年12月,彭德怀被揪回北京批斗,不断遭毒打和折磨,1973年彭德怀患了直肠癌。1974年夏,癌细胞扩散,彭德怀生命垂危,但没有人给他打止痛针。当年11月29日,彭德怀去世,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火化时用的是化名。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03-26 5: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