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抓江抛弃中共 乱局中的指明灯”系列报导之二

文革风加重民众恐慌 文宣系统面临追责

人气: 251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3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的同时,由江派常委刘云山主导的中宣系,近期不断操纵媒体用“高级黑”的方式给习近平设陷阱,并利用舆论加剧了中国人对“文革回归”心理的恐慌。此举也加剧了资金的外逃。

接上文:解开楼市暴涨之谜 做空人民币有内部势力

中宣部酿“彭丽媛妹妹”假新闻 让习背黑锅

3月14日,北京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对海外中文媒体透露,在习近平此波“清洗中宣部”的行动中,除部长刘奇葆要下外,副部长蒋建国亦危在旦夕。这不仅因他是令计划的余党,还因他主管央视无作为,猴年“春晚”更酿出个“彭丽媛妹妹当监制”的假新闻,让习近平莫名其妙背了黑锅。

每年中共“春晚”都负评如潮,今年尤甚。“春晚”播出后,央视向媒体公布的节目制作团队的名单更引来风波。其中,一个名叫“彭丽娟”的营运总监的名字引起外界强烈关注。由于该名字跟彭丽媛的亲妹妹同名,网络以讹传讹,将此彭丽娟当成彭丽媛的妹妹,消息随之发酵,一些针对习近平夫妇的攻击性言论也开始不断出现。

今年“春晚”的政治化超过以往,且央视在事后一味为其辩护,引发了民间的严重逆反,在这一基础上再加码,舆情变得更加汹涌。

很快,外界传出“彭丽媛的妹妹已调入央视,成为制片人,未来接掌央视文艺部”等负面言论。

知情者对博闻社表示,这是一个误会,央视的彭丽娟并非习近平的妻妹,只是同名而已。更不存在习夫妇以权谋私问题,但是“问题在于,舆论炒得如此沸沸扬扬,央视和有关部门却装聋作哑,假装不知,任由习近平夫妇背黑锅。”

据北京知情人士透露,2015年初调任中宣部副部长兼中央外宣办(与国务院新闻办同一块牌子)主任的蒋建国,其任职以来仍然继承中宣部以前“左”的那一套外宣模式,还分管央视。

消息人士指,这个事件如果不能算是蒋建国故意放纵,起码也算失责,没有尽到责任。

“稍有常识的人都可以明白,那分明是一些别有用心者的高级黑。”知情者说。

据悉,蒋建国能够成为中宣部副部长,是出自刘云山的一手安排。据海外中文网报导,刘云山“十八大”上位后,为确保自己的权位和今后的安全,一直有意无意指使中宣部系统对习近平“高级黑”,而对中宣部人马的安插方面,刘云山用心很深,蒋建国就是其中之一。

蒋建国不仅涉及多次抹黑习近平的行动,据称还被查出与令计划等有关联。据知情者介绍,根据当局的部署,2015年是清理周永康余党的一年,而2016年则以清理令计划余党为重点。

刘云山在背后对习近平“搅混水”

中共文宣系统长期被江泽民集团把持,中共“十八大”后,负责文宣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是江派对抗习近平阵营的前台人物。刘云山分管文宣和党建系统,被曝对习近平经常在背后“搅混水”和“挖坑”。

此前,五毛写手周小平和花千芳曾被中宣部推荐给习近平,网络反弹极大。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当时,中共中宣部推荐的两个网络作家周小平、花千芳获得习近平“接见”,随后,此消息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

周小平、花千芳是中国互联网上代表性的五毛党,被网民嘲笑为不学无术、以讹传讹的网络写手。

今年3月12日,明镜网消息称,周小平是蒋建国看中的,蒋推荐给刘奇葆和更高层的刘云山,二刘安排了周出席习近平召开的文艺座谈会。

任志强档案照。

文宣有意制造“文革”重现的恐慌

今年2月任志强在微博发帖炮轰:“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此言论立即掀起轩然大波。

2月22日,由北京市委旗下的千龙网首先发表题为网友为何要给任志强上党课”、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的两篇评论。文章给任志强扣上散播反党”思想的帽子,用文革式的语言称任简直就是党性的泯灭、人性的猖狂”。

随后,任志强被中共多家喉舌戴上“反党”高帽,在互联网“游街示众”。新华网以《乱放炮的任志强党性”去哪儿了》,人民网以《任志强同志,你正在演出一场机会主义闹剧》加入围攻的队伍。

此后,上海市的东方网指任是“8000多万党员的耻辱”、对党“忘恩负义”、“处处抹黑、污蔑党”;共青团的中青网称他“用心险恶”、“妄议中央”、“违反‘国安法’”;《广州日报》谩骂任“甚至禽兽不如”;光明网称其为“颠覆势力代言人”;还有自称民间“爱国网民网站”的察网发表署名“崔紫剑”的文章,呼吁对任志强“依纪处理”,如有违法就移送司法。

2月28日,网信办高调下令腾讯、新浪关闭任志强的账号;29日,北京西城区委称将“对任志强作出严肃处理”,再度引发外界哗然。

随着中共喉舌大规模对任志强批判,大陆和海外民间支持任志强的情绪也越发高涨。就在民意越来汹涌之际,任志强事件突然峰回路转。3月初,中纪委机关报发声,反击中宣部。

两会期间,习近平、俞正声也公开表态,事件才算得以平息。但是,民众对“文革又要来了”的恐慌心理却难以一下消除。

习阵营曾淡化文宣包装出的“极左”印象

去年港媒曾报导,近一年来,是曲意逢迎也好、是阴毒使坏“挖坑”也罢,掌控意识形态领域的刘云山与文宣系统试图把习近平包装成“极左派”。

报导引用北京官场的话称,刘云山及其文宣系统的这一“形象塑造”工程,引发习阵营嫡系智囊的警惕和担忧。

去年9月习近平访美到达第一站西雅图时 ,送给林肯高中大陆历史教师袁腾飞所写的《这个历史挺靠谱》,实际就是有意在与“极左”切割。袁腾飞以其反毛反“左”的观点而出名。

此后,在多个事件上,习近平阵营都在刻意淡化文宣所包装出来的“极左”印象。

2015年10月3日,署名“紫荆来鸿”在海外刊文,文章引述接近习身边智库的知情者透露消息说,不少严重违背民意、脱离现实的做法,其实是宣传部门自做主张搞出来的,变相让习背黑锅。

知情者称,“习身边有心腹智库认为,宣传部门对习近平的一些宣传吹捧,已经超出了当代国人的接受程度,倒退到40年前毛时代的水平,方式方法、遣词造句充斥溜须拍马之味,在当今时代不但不起到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各种铺天盖地突出习近平的宣传既无技术含量,也无实际内容。一些用词造句直逼当年对毛泽东的吹捧”。

中国时事观察人士分析说,主管宣传的人其实也心知肚明,当今中国已经与50年前“文革”爆发时的政治环境、社会环境完全不同,人心已变,民智已开,这些人搞这一套不会成功,反而会引发民众的反感。此举其实就是有人想要让民众与习对立,然后趁乱夺权。

中宣部内部推脱责任 溃不成军

中宣部的匿名官员对海外媒体透露,这次对任志强的围剿,正是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下令让网信办出面大打出手。网信办因此而引起公愤,堪称千夫所指。

该名官员还表示,中纪委正将中宣部几名主要官员列为调查重点,有的涉嫌贪腐、违规违法的事实已经基本查实,并已经上报政治局,现在正待习近平批准抓捕;有的正在调查落实之中。

据称,网信办受到网络安全信息小组和中宣部的双重领导,即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也可以对网信办发布指令。

网信办的官员亦对该媒体透露,网信办的人颇有怨言,明明是主掌新闻口的官员下令,他们只是执行者而已,但现在却要他们背黑锅。

现在,中宣部下辖的这几个部门互相推卸责任,指责对方。上述中宣部的官员表示,中宣部摊子太大,关系复杂,格局混乱。有的名为副部长,却是正部级,他们各管的一摊“贫富不均”,有的徒有虚名,有的大有油水。

报导称,中宣部各大系统主管各自盘算,以图避免因贪腐寻租被查处,更企图日后有机会被提拔。其结果,就是一场竞相“高级黑”、一个比一个更给习近平抹黑的恶性竞赛丑剧。

中宣体系或将被重新布局

3月4日,紫荆来鸿海外发表评论说,老板(习近平)和他的左右正按部就班地谋求“收权、收枪、收嘴”。

文章说,今天老板“收嘴”,难免会引起恐慌与不满……刘系(刘云山)兵马正是看到了这一点,因此非常卖力地“推波助澜”,千方百计想把老板和他的左右往绝壁与悬崖上推。

此外,支持习近平的人士认为,这中间包含着政治阴谋。现在不仅中纪委在严查中宣部这些人,习近平本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感到对中宣部和宣传体系重新布局已经刻不容缓,就像对政法体系和军队体系进行大调整一样。

3月12日,北京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对海外媒体表示,中宣部长刘奇葆已确定年内下马,由习近平旧部黄坤明接任。中宣系统整个架构要调整。

消息人士指,今秋的六中全会前,对中宣部的调整将要首先完成。消息透露,刘云山曾一度力保刘奇葆,但无碍习换马的决定。刘奇葆去职的时间应该在今年六中全会,但也许会更早。

之前有消息说,自去年3月份中纪委对刘奇葆立案调查后,刘一直处于边工作边接受调查阶段。

“紫荆来鸿”在去年的文章中就曾透露:习绝不是一个甘于随波逐流,受制于“环境”的人。所以,“未来只要条件成熟,或条件许可,习近平很可能会有惊人之举。”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其实中共的体制决定了这个政党就是“左”的,因为中共的立党之本就是“斗争”,“敌对势力”这一套东西。当这些党文化的东西越来越弱,西方自由、民主的理念取而代之的时候,中共其实也就消亡了。

李林一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只要中共一天不解体,这些“左”的形态就一天不会消除,民众对中共的厌恶和恐慌也就一天不会消失。在中国经济下行的态势下,资金会自发流出中国寻找更加公平的投资或保值的环境。#

接下文:“信心比黄心更珍贵” 习近平关键两步可破局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6-03-31 7: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