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问题疫苗事件中 一个被忽视的社会危机

问题疫苗主要流向农村偏远地区并已使用,中共试图平息网民的愤怒,而那些无法发声的农民却再次被推到危机之中。(Fotolia)

人气: 155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3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最近中国大陆出现问题疫苗事件,引发民意沸腾,3月24日中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计生委和公安部通报非法经营疫苗案调查和处置情况。期间中共药监局药化监管司司长李国庆称,问题疫苗主要流向农村偏远地区并已使用。民众质疑:“农村偏远地区”是社会底层的最底层,难道流向农村就可以不去跟踪受害儿童的健康?农村医疗危机再次受到关注。

近日,山东庞某等非法经营的问题疫苗案曝光,问题疫苗波及中国24省市,引发各界高度关注。据报,在山西疫苗事件、康泰疫苗风波后,这一案件再次刺激民间愤怒的情绪。

许多网民除了在网络上要求中共政府彻底调查,并给民众一个交代之外,更有网民准备到香港注射疫苗,此事引起香港民间对“疫苗荒”的恐慌。

目前,大陆律师界有30多名律师挺身而出,志愿为受害者家庭提供法律援助。其中有律师向大纪元表示,大陆真相都被厚重“雾霾包围”,恐引起社会的恐慌,而中共的“稳控”思维将导致问题越积越多,最后有可能演变成一场空前的人权灾难。

3月4日中共公安部等三部委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涉案问题疫苗大部分流向了偏远农村,而且大部分都已经被使用。有网民质疑中共此通告的意图是“维稳”。

疫苗流向偏远农村 问题解决了?

针对官方对问题疫苗流向农村之称,有网民怒问:“难道流向农村就是一个最好的去向?流向农村就是给大众的交代?流向农村就可以不去跟踪受害儿童的健康?”

他说:“不是北京的就没事了是吧?还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啊,我的心拔凉拔凉的,地沟油,毒大米,高房价,高物价,这些我认了,只要我的孩子能健康的成长,以后送他出国,不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可现在我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我的祖国啊!你还让我活吗?”

网络媒体人詹膑在其博客上发表文章,质疑官方的企图:根据官方的这个说法,只要它属于“农村偏远地区”的问题,就不再是互联网的问题,也不再是互联网上的白领妈妈们的问题,不再是“利益关联者”的问题了,它只是“农村偏远地区”的问题?

詹膑在文章中说,“世界清净了,因为中国‘农村偏远地区’,不但处于社会底层,而且是社会底层的最底层。在人们眼中,也许它天生就应该是被踩踏和伤害的,或者它原本就不存在。没有人会为他们发声音、愤怒和讨伐,这是我们每个人心知肚明的,当然,上面的人也心知肚明。”

网络上大家都在追问问题疫苗到底去了哪里,现在政府算是给出了答案。人们还会继续追问吗?疫苗到哪个农村偏远地区了吗?

詹膑写道:“其实你知道的,我们有能力抵达祖国大地任何一个小角落。但是你永远得不到真实,尤其是你并不想为‘农村偏远地区’寻求真实。”

而媒体人张丰在其评论文章中也担心农村孩子受到伤害。他表示,疫苗流向农村更让人担忧,大量的留守儿童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一老一少,往往对生命的感知更迟钝。爷爷奶奶们,既不会去香港,也不可能购买进口疫苗。他们不掌握资讯,也没有在互联网上的表达权,他们可能在危机的中心,但却在危机的解决方案之外。

他写道:“‘尤其是偏远的农村乡镇接种点’这个表态,隐含着极为让人担忧的内容,但是却没有看到在网上有太广的传播。这次疫苗危机,某种程度上是又一场和农村有关的危机。最近几年,医改一直都是人们的热门话题,但是当人们谈论医改的时候,指的都是城市的医改。农村的医疗,问题远比城市严重得多,最集中的体现,就是乡镇卫生院的崩溃。”

农村医疗危机

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刘远立长期从事有关中国农村医疗保健体制的研究,他说,中国农村目前实行的是家庭承包责任制,政府除了一些必要的硬件投资以外,基本上没有采取有力的措施。因此,中国农村在医疗服务质量、行医的规范、用药的尺度和公共卫生等方面都存在严重问题。另外一个严峻的问题就是农民缺乏医疗保障。

《中国公共卫生系统面临的挑战》报告中显示,中国医疗卫生资源分配严重不公,占总人口30%的城市人口享有80%的卫生资源配置,占总人口70%的农村人口则只享有20%的卫生资源配置,87%的农民是完全靠自费医疗的。

随着农民工大量进城务工,造成农村人口锐减,乡镇一级的财税改革,使乡一级的经费大为减少,乡镇医院不得不直面市场竞争,医生不得不想办法多挣点钱,卫生院不再是单纯的公共卫生机构。

进入21世纪,这种状态更加严重。许多有办法、有能力的医生都跑去县城工作,留在卫生院的,往往是水平最低的。不少地方卫生院,甚至租给了私人经营,变成纯粹的盈利机构。

张丰表示,在农村,儿童的各种防疫针,仍然由乡卫生院来承担,以乡镇卫生院这种处境,人们很难期待它会有规范的流程管理,因此,当问题疫苗流入“尤其是偏远的农村乡镇接种点”时,不能不让人触目惊心。

“疫苗之殇”乃中共之罪

据美国之音报导,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说,本次事件仍然说明了一个核心问题,这就是中国的司法有毒,监管有毒,制度有毒。中共当局对外的解释仍然冠冕堂皇: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存在漏洞情理之中。我们看到,中共喜好夸耀经济总量,却在出现问题时谦称“发展中”;其实它根本是拒绝民主政治发展,祸害百姓,以大众利益换取统治权贵的私利。

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作者高文谦说,这次黑疫苗案,是中国社会整体溃烂的一个缩影。虽然表面上问题出在疫苗批发、流通、监管环节,但根子在现行体制上,有权力寻租的制度环境,犯罪成本太低,获利惊人。这样,就会有人铤而走险,形成政商勾结,钱权交易的利益链条——政府监管部门利用职权,垄断市场,权力寻租,二级疫苗成了摇钱树,给药品批发商、药贩子可乘之机。

高文谦说,在中国,党国的脸面大于天,老百姓的生命不值钱。官媒姓党,一旦东窗事发,官媒集体捂嘴。当局则是动手处理提出问题的人,拘押律师、迫害记者。这说明,政府就是问题的根本所在。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3-28 10: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