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六)寻家

作者:梅花一点

西澳珀斯远郊的初春,野花已悄然绽放。(林文责/大纪元)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 ,

流浪者的足迹或许在找可以栖息的家园。若是黑暗崛起,夜黑风高,被驱逐的和自愿离开的,必然流散四海,直到觅得新生之地开辟荒凉的土壤。

孤独是因为渴求,流浪是因为找。那株花草虽不如四处游走的野兽昆虫,却占据一份空间装点修饰了幽静多彩的森林。无可选择的出生,只有占据和向上挺立,却不知如何归置她们花草的家的意义。丛林的感恩,或许本来就是一份自得自乐的家园,而不是四处流浪的寻找。那么会是谁的流浪呢?

一个孩子,从出生到成长,家人的陪伴与呵护,细细之中或许来自前世的恩德与福分。无可辩驳的家园来自于上帝恩赐的慈悲。成长的变化,反而失却了天真的童年,分化出自己需要组构的力量,就如同自己成了另外一个生命的起源而直到这个起源的消失。缘聚缘散,普通的把心心相映的爱情当做联接的无形网络,假设了相互之间的恩德进入了迷幻的勾连,安排好的约定可以共赴美味盛餐。那么,谁又会流浪呢?

安居,乃来自安。心安即是安顿。穿过层层迷雾和晨曦,飞翔的仙鹤,过往了季节的轮回变换,流转着家的熟悉和陌生。记忆里的童真催眠了更深沉的爱恋,把烦恼的霓虹灯闪烁成无知的苦痛。启程的寻找,并没有因为流浪而流浪,而因为在心境里保存完整的家园记忆。@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艺术欣赏中,确实常常有这种情形:你说得“少而精”,读者却联想得“多而深”,你越说得“钜细无遗”,读者却越感到“厌烦无味”。
  • 清代著名艺术家郑板桥,平生最擅画竹。他在六十岁以“始余画竹,能少而不能多;既而能多矣,又不能少:此层功力,最为难也。进六十以后,始知减枝、减叶之法。苏季子曰:‘简炼以为揣摩。’文章绘事,岂有二道? ”
  • 流浪的心绪,往往来自无所谓的胡思乱想,不息不止,川流不停,宛如河流,苦恼无休。人人都说,如果不思考了,那不就是死了吗?看似他们都认识到,死去万事皆空了,一了百了,死亡如同成为无止境的空寂。没有了如果,生死就走不到轮回里来,意识之中永远也止不住流淌的滴滴泪水和鲜血。
  • 所谓衬托,实质上就是一种间接描写。如欲写甲,并不从甲的本身着笔,或者说不单纯地从甲的本身着笔,而从乙或丙那一边绘形绘声,恣意尽力,使人透过乙或丙,间接地却又是更深刻地去认识甲。
  • 完美降落
  • 各种带着各类风格和诗情的意义丛林里,流浪着一群孜孜不倦的探索者。有些耗子在捉弄花猫,有些瞎子在探摸大象,有些小虾嬉戏鲸鱼嘴,有些老虎陷落野猪洞。可惜可叹的是,这些奇怪的发现至少都属于被遗失的记忆,而不属于我们想像到的遗忘。
  • 时而,穿墙而来,笑语连连;时而,翱翔花丛,细细品味;时而,挥手而过,光艳四溢;时而,耸立肩头,扑之无影。若是前世的福分,积累今生的遇见,会是时间之神赐予的造化吗?
  • 年年元宵文化传, 家家户户品团圆。 天南地北归相聚, 海山万里心相连。
  • 梦想者在设计着一个来自可有可无的愿望吗?随手的抛掷,远远的入海无声,浪花四溢,潮水无情。祈祷开始了,刚刚的启程没有任何可靠的依据。
  • “文革”时,我上中学,学校三天两头搞运动。我们这些半大孩子也像中了邪,满脑子“斗争”的想法,天天想着开忆苦思甜会、批斗会看热闹,哪里知道学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