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诺奖得主科斯曾对中国十大忠告 台教授解读

人气: 32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3月07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陈汉采访报导)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芝加哥经济学派代表人物之一,被称为新制度经济学鼻祖的罗纳德·哈里·科斯(Ronald H. Coase),曾发表一篇对中国的十大忠告(以下简称“忠告”),引起极大关注。罗纳德·哈里·科斯于2013年9月2日去世,享年102岁。

台湾大学政治学教授,曾获得美国圣母大学博士、专长在中共政治、中共外交、国际政治、两岸关系、政党与选举的明居正,近日对于这位当年98岁老人的“忠告”作了解读。

明居正教授特别对“忠告”中人们关注的几个观点,对记者谈了他的看法。

“中国缺乏一个开放的思想市场”

记者:“忠告”里提到,中国已故的物理学家钱学森与前中共总理温家宝会面时,钱学森提出“为什么中国的大学在1949年后没有产生一个世界级的原创性思想家或有创见的科学家?”罗纳德·哈里·科斯教授回答说,那是因为中国缺乏一个开放的思想市场。结合当前中共体制您如何看他们的问题?

明居正教授:一个时代或一个社会,是否产生原创性思想家跟这个社会根基很有关系。为什么现在欧、美的思想这么发达,科学这么进步,相对来说日本也非常进步。为什么?

基本上他是一个自由的社会;我是经历过台湾建言和禁言的时期,禁言时期很多事情不叫你做,很多话不叫你说。

因为很多事不叫你做、很多话不叫你说,很多事你不敢去想,它不只是说生活上我不想,不是的,思想的禁锢它是有连动性和很高的关联性。有些问题你不去做、你不敢想连带你别的事也不去做不敢想。所以说不自由的社会、不自由的体制,对人的心理是一个整体的禁锢。你就只能在很有限的范围内或规范好的空间里面去思考问题。

我记得一本书,《一九八四》乔治奥威尔写的。书上说到1984年世界上剩下两大强国,两国互相对抗,对抗之后就开始强制思想,然后全面控制,就变成超级言论控制的国家。有一天它在报纸登了一条消息,大家都知道这条消息,第二天它又登了另一条消息来纠正这条消息。然后旧的报纸不叫你看到,第一天你还记得那条新闻其实不是今天这样的,是昨天那个样子,到了明天你就有点不太确定,心里觉得新闻是我昨天想的那样还是我想的不太对呢,等到了政府给你编制的谎言登了三、五十次的时候,你完全不记得原来正确的新闻是什么。所以抹杀记忆和抹杀思维能力几乎是齐头并进的。钱学森问的问题非常精准,他问了1949年以后的情况。

1949年共产党没有来以前中国相对还是比较活跃自在的,1949年中共进来了,它禁锢人们的思想,用党文化教育人,人们就开始丧失了自我,丧失了思考能力,所以说思考能力都受到这么大局限的话,要产生一个了不起的思想家或有创见的科学家,那是不太可能。

对缺乏一个开放的思想市场,他只是用经济学的语言去表述一下意思是一样的。他把他作为一个开放思想市场。

那么什么叫市场?

市场按照经济学的规矩就是供给和需求交汇的地方,所谓供给需求就是一个东西的价格和价值的是由供给的需求决定的。供给越多然后需求在一定程度会上升,到一定限度之后或者面临的需求就会下降。反过来也是这样。

市场在经济学家看来,他有一个调解社会工序的这么一个功能。如果他在一个停滞的社会或者说不自由的社会里面,他没有真正自然和供给的需求,供给是政府给你的,需求即老百姓有也好、没也好,政府硬塞给你,所以你要想也好、不要想也好,它塞个东西要你想,我给你个想法叫你去想好啦。人走到这一步没有真正的市场存在,他说没有开放思想市场,他是用经济学的语言说了我刚才说的意思。

“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

罗纳德·哈里·科斯在“忠告”的结尾中写道:我今年98岁,垂垂老矣,不知道还能够活多久,随时都可能离你们而去。希望在你们,希望在中国。我相信你们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记者:罗纳德·哈里·科斯教授还提出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您的看法?

明居正教授:我们常常说,我们这些人和上几代人,很多人是希望为人类的自由而奋斗的。那个时候,二次大战结束前,纳粹去压迫其他国家、其他民族,特别是欧洲那些地区,然后被镇压的、被屠杀的、最惨的人就是犹太人。后来二战结束后,大家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慢慢意识到,纳粹对人性的镇压、摧残跟迫害将来不能让它再发生,大家希望在战争结束之后,再也不要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还有,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一个人不自由,那整个人类都不自由。

二次大战之后,苏联在东欧用刺刀尖逼出了8个共产政权。然后蒙古也跟进了,中国也跟进了。所以,中国人是自己把自己关进铁幕里面去,让自己不自由了。等到1991年,苏东爆发起义了,苏联跟东欧等国家先后民主化了,只有中国还不能解放自己,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人不自由,那么全人类都不自由。现在中国人有14亿人不自由,那当然人类还没有自由。

那另外一层意思是,只要有一个社会不自由,而这个社会又强大到那样一个程度,它对自由人来说是一种威胁。所以已经自由的人,就要帮助不自由的人获得自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的奋斗当然是全人类的奋斗。

“必须让政治权力服从法治”

记者:他还提出中国必须让其政治权力服从于法治?

明居正教授:现代社会,不只是有民主,至少还要有法治。在我们政治学家来看什么叫法治,就是法律得经过一个公平、公开、合理的程序制定出来,而这个公平、公开、合理的程序通常是由市民、公民或是公民的代表参与制定的,而不是由政府单方面职权来决定的。

也就是说,在一个进步的社会里面,民主跟法治是这个体制能够正常运行的。那么中国的社会,是一个很不自由的社会,是一个一党专政的社会,也是一个人们希望追求自由的社会。但是,如果说只有自由,而没有法治,它就是一个不完整的东西。那么,当中国不自由的时候,全人类还有很大的目标,要去达到自由,而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光追求民主、光追求自由是不够的,还得需要靠另外一个基石,也就是现代化的法治才能保证我们所谓的民主跟自由。

记者:你认为这十大忠告主要说出一个什么问题?

明居正教授:最主要还是必须要摆脱一党专政、摆脱党文化的桎梏。走到现在大家已经看的很清楚了,人类从工业革命到现在已经200多年,共产党在各个地方讲的是追求工业革命,要创造一个无阶级的社会,结果它们在掌政之后,反而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阶级深渊的社会。而且从各方面去桎梏人,不但在行动上去桎梏人、在思想上去桎梏人,所以,这位经济学家说的最后意思就是,怎样把人类真正的解放出来、从一党专政底下、从共产党党文化底下解放出来。不管是哪一个人,最后都回到这个观点上来看。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6-03-07 12: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