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伯雄受审记(下)最烂军委是怎样炼成的

日前,中共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案”已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75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唐青报导)郭伯雄落马后,上一届军委被封为“最烂军委”,因为两个前军委副主席都卖官,两个人也都锒铛入狱。其实除了卖官还有更可怕的黑幕。而那个“最烂的军委”是怎样炼成的也令人瞠目结舌。

“肃清郭、徐流毒”

上文讲到郭伯雄的审讯期达8个多月,远远超出周永康、徐才厚的审讯期(不到4个月),因为他在监狱里三次翻案,三次自杀,反复折腾。在被移送审查起诉之前,郭伯雄还在装疯卖傻做最后的抵抗。而监狱外则是当局一波一波的批评和“肃清郭、徐流毒 ”。

2月27日,新华社报导中央军委26日在北京召开贯彻落实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精神工作推进会,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许其亮分别讲话,强调“政治建军”, 并重申“站在政治高度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案件流毒影响”。

1月27日,新华社记者和解放军报记者联合报导称, 全军团以上“层层召开会议肃清郭徐案件影响”。报导称,2015年1月伊始,全军和武警部队团以上党委机关普遍开展了“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整顿,“各级把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案件影响作为严肃政治任务” 。

报导指习近平高度重视专题教育整顿,“亲自决策、亲自部署、亲自审定实施方案”,还做出许多指示。全军教育整改领导小组6次召开会议、13次下发指导性文件、3次组织综合调研、2次专题研究推进清理整治措施、4次通报有关情况。

2015年11月9日,中共军报发文称“郭伯雄徐才厚对部队伤害是敌对势力想办没能办到的”。

报导称,“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就是从源头上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案件的流毒影响,把被搞混的是非正过来、被搞乱的规矩立起来、被搞坏的风气扭过来。”

“郭徐二人出卖灵魂、践踏法纪、贪婪成性、家风败坏,对官兵理想信念冲击极大⋯⋯这种伤害和影响是敌对势力多少年想办而没能办到的。”

郭伯雄旧部遭清洗

在当局发声肃清郭、徐影响之际,人事调整也在进行。郭伯雄、徐才厚主政军队十多年,通过买官卖官,军中党羽盘根错节。习近平军中反腐的重点自然是他们的亲信和卖官对象。郭伯雄的势力主要在总参、总装、兰州军区、北京军区和广州军区 。

兰州军区是郭伯雄的起家之地,“十八大”后至少有“四大老虎”落马: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兰州军区联勤部原部长占国桥、兰州军区联勤部原政委邓瑞华、和兰州军区联勤部原部长张万松。其中2015年1月被宣布落马的范长秘被称作“郭伯雄马仔”,此前有军中人士公开信举报他通过郭伯雄买来官职。

而广州军区“十八大”后至少有六名副军级以上老虎被抓,他们是: 广州军区原副政委、原空军政委王玉发、广州军区联勤部原副部长陈剑锋、广州军区空军后勤部部长王声、广州军区湖北省军区原司令苑世军、广州军区湖北省军区原副司令占俊、广州军区湖北省军区原副司令兰伟杰。

北京军区也有三人落马:北京军区联勤部原部长董明祥、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副主任陈红岩、北京军区山西省军区原司令员方文平。

原总参谋部管理保障部副部长刘洪杰是外界熟知的郭伯雄和徐才厚心腹。刘于2011年升任中央军委政治办公室主管,直接在郭徐手下办事。刘洪杰2015年2月落马时,香港《南华早报》曾报导称,“作为郭伯雄和徐才厚的大总管,他是他们最信任的下属,知晓其秘密细节,这也是他遭到调查的原因。”

2014年11月13日,海军副政委马发祥从海军总部海军大院东区100号楼跳楼,当时据说他被要求前往军纪委接受谈话。

2015年7月30日郭伯雄被公布调查后,有大陆时政微信公号披露,马发祥跳楼自杀,与郭伯雄有关。马发祥用自杀手段,暂时“保护”了一批人,葬礼也以高规格进行。但这一事件引起军委主要领导震怒,认为海军高层存在一定问题,故而去年海军新政委并未按惯例从海军,而是在全军大单位中推荐选拔。最后,刚刚履新兰州军区政委不到半年的苗华,成为首位陆军出身的海军政委。苗华被认为是习近平看中的人。而这里所指的军委主要领导,极可能是指习近平。

马发祥自杀之前的2014年9月2日,海军少将、南海舰队装备部部长姜中华,也从浙江舟山一座酒店大楼跳楼自杀,原因不明。

香港《前哨》杂志披露,习近平知悉马自杀后,在内部表示,没有想到海军高层出现这么大的问题。

军改进一步清除郭徐影响

香港报纸曾报导,习近平在担任军委副主席期间,亲眼目睹了郭伯雄、徐才厚如何夺过人事权,架空了胡锦涛。习近平厉行军队反腐,进行军队体制改革,也是想避免走胡被架空的老路。

据说全军师以上军官中,查明给郭、徐送过钱财的就超过二百人。习近平正在进行的军改,除了建立新的领导和管理体制,及联合作战机制,也意味着对现有的军事权力和利益格局进行巨大调整。 因此,从政策调整来彻底清除郭、徐的恶劣影响,清洗大批通过贿赂而获提拔的将领自然成了军改的看点之一。

香港《太阳报》举例说,这次被调为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的徐粉林,本是郭伯雄重点栽培的明星,如果不是“十八大”出现变故,他极有可能成为下届军委副主席的人选。徐粉林被踢出带兵一线,只能担任众多副参谋长之一,意味着其军中仕途到此为止,到龄后只能退役。

另一方面,兰州军区善后办公室副主任齐长明、副政委张福基,曾分别担任徐才厚、郭伯雄的秘书,在郭、徐倒台之前,齐、张已经遭遇一波贬职,这次再被发配到军区善后办,这显然是当局对郭、徐二案的善后举措。

这次人事调整的另一特点,就是各大战区司令员互换了位置:原北京军区司令员宋普选就任北部战区司令员,原济南军区司令员赵宗岐出任西部战区司令员,原兰州军区司令员刘粤军空降东部战区司令员,原沈阳军区司令员王教成则出任南部战区司令员。

“帅无常兵,兵无常帅”,习近平此举也是为了防止这些军头坐大,成为新的山头而架空中央。

最烂的军委是怎样炼成的

郭伯雄、徐才厚两个前军委副主席双双落马后,香港苹果日报专栏作家李平曾写了一篇文章:《最烂的军委是这样炼成的》。文章讲到“江泽民是中共第一个未当过兵的军委主席,为维系其军权及卸任后延续权力,只能巴结、纵容军头,胡锦涛未能摆脱江泽民的掣肘,更无力破局,只能听任郭伯雄、徐才厚坐大,炼成最烂的一届军委。”

当然他讲得太简单。前中共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个郭伯雄和徐才厚不是根本问题,因为谁提的郭伯雄和徐才厚呢?最根本的问题是在江泽民嘛。江泽民用的这两个人就是大贪官,他用他们就是为了腐败治军。江泽民腐败治国,用这两个人呢就是腐败治军。所以把军队已经搞得一塌糊涂了吧,一滩烂泥吧。”

郭、徐二人有“西北狼”郭伯雄和“东北虎”徐才厚之称。二人都是在1999年9月十五届四中全会上,被江泽民增补为中央军委委员。1999年9月29日,江泽民同时向两人颁发晋升上将军衔的命令状。当时两位军委副主席张万年、迟浩田都已70开外,江泽民安排郭、徐二人接班意图十分明显。

1999年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运动,但是不管党内党外,都不得人心。旅美政论家陈破空曾撰文称:“江泽民任内镇压法轮功,留下平生最大污点。江泽民后来发现,不仅他的同僚朱镕基、乔石、李瑞环等人对镇压法轮功态度消极,就连继任的胡锦涛、温家宝等人,对法轮功问题,也尽可能保持低调。江泽民深知问题严重⋯⋯”

2002年,江泽民将从总书记位置退下。由于担心镇压法轮功运动遭到清算,江在政治局和军队内部作出了一系列的部署。

在政治局,江把常委增加为九人,提拔他镇压法轮功的文武二心腹──李长春(管意识形态和文宣)和罗干(管政法委)为政治局常委,同时提拔周永康当公安部长、政法委副书记。

在军队,江提拔郭伯雄为军委副主席。同年,张万年和郭伯雄在党代会上提出“特别动议”,要求与会者同意江泽民继续留任军委主席,否决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既定的江泽民全退的决议。最终迫使胡锦涛同意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两年,继续干政。这被视为一次“政变”。

2004年十六届四中全会前,郭伯雄曾力挺江泽民续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本人虽然未能如愿续任军委主席,但他在中南海的“江泽民办公室”依然继续保留。在整个胡锦涛时代,郭伯雄、徐才厚作为军委主席之外的军方一号和二号人物,颇为强势,架空胡锦涛,逢事听命于“老领导”。外界曾报导称,郭伯雄、徐才厚曾经不止一次当着时任军委最高领导(胡锦涛)的面表示,军中大事还是要先征求一下老领导(江泽民)的意见再作决定。

大陆媒体曾披露,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中央决定成立以总理温家宝为首的救灾指挥部,统一指挥军队和地方的救灾力量。但温家宝竟然指挥不动参加救灾的部队。他下令尽快打通通往汶川的道路,有关将领却迟迟不行动。原来郭伯雄早已自立指挥部进行指挥救灾,并听江泽民的意见。胡、温毫无办法。温家宝气得摔电话,“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香港《星岛日报》曾报导称,习近平2010年担任军委副主席后,亲眼目睹了郭伯雄、徐才厚如何夺过人事权,架空了胡锦涛。还有媒体称,徐才厚在半公开场合曾对郭伯雄说:“让他(指习近平)干5年就滚蛋!”

2015年3月初,中国军事科学院的少将杨春长、罗援和姜春良等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披露了徐才厚的卖官内幕,让军队“成了他们的家”,把当时的军委领导人架空。

军事科学院少将杨春长指出,军队内部的监督机制在某些方面“形同虚设”,导致腐败滋长 。“(徐才厚)他们权力太大了,人家一个大军区司令,就他们你用一个我用一个,给他送了1,000万,再有一个送2,000万的,他就不要1,000万的。”

杨春长还称,徐才厚等人“把当时的军委领导人架空,很复杂,这些问题。”杨春长所说的徐才厚等人,指的正是郭伯雄。在谈到军队系统的卖官现象时,杨春长说,包括武警、解放军,入个党要多少钱,提个排级干部,连级干部、团级干部、师级干部都有行情,都有价码,太可悲了。

总后勤部成军方高官的坟墓”

在习近平清理郭、徐军中党羽的反腐运动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军队后勤系统。“十八大”以来中共军方后勤系统至少有13名副军级以上老虎落马,蔚为壮观。军队后勤系统包括总后和与它对应的各军区联勤部。总后勤部负责全军后勤保障,而军区的联勤部负责战区内后勤保障。总后勤部在业务上负责指导军区的联勤部。一言蔽之,它们掌控军队的财物大权。以下是后勤系统13个落马的“军老虎”名单。

  1. 朱和平,少将军衔,成都军区联勤部部长
  2. 王爱国,少将军衔,沈阳军区联勤部原部长
  3. 刘铮,中将军衔,总后勤部副部长
  4. 符林国,少将军衔,总后勤部司令部副参谋长
  5. 陈剑锋,少将军衔,广州军区联勤部原副部长
  6. 王声,少将军衔,广州军区空军后勤部部长
  7. 占国桥,少将军衔,兰州军区联勤部原部长
  8. 董明祥,少将军衔,北京军区联勤部原部长
  9. 周明贵,少将军衔,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原联勤部政委
  10. 邓瑞华,少将军衔,兰州军区联勤部原政委
  11. 张万松,少将军衔,兰州军区联勤部部长
  12. 周国泰,少将军衔,中国工程院院士,总后勤部军需物资油料部原副部长
  13. 朱洪达,空军少将军衔,空军后勤部原部长

其中总后勤部副部长刘铮备受瞩目,刘铮的前任就是严重贪腐而落马的谷俊山中将。而在更早之前,当时号称军内第一大贪的王守业也是栽在“总后”的基建营房部部长职位上。与刘铮同时被宣布落马的符林国,同样在总后勤部担任司令部副参谋长。《世界日报》称“总后已成解放军高官坟墓”。

总后成为解放军高官“坟墓”或许不是偶然。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报告指出,中共军队、武警、政法系统、医疗系统和器官黑中介互相勾结,形成规模庞大的活摘并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的一条龙杀人产业,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而总后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机构。

据报导,在江泽民直接指使下,薄熙来在辽宁大连当政期间“开创”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交易,在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和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总后勤部长王克和廖锡龙、副部长谷俊山、政委孙大发及卫生部长白书忠之流的全力推动下,在全国推广铺开。

追查国际报告指出,总后勤部利用军队系统和国家资源,将到北京上访而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和各地被非法拘捕的法轮功学员验血编号,输入电脑系统,利用军车、军航、专用警备部队、各地军事设施和战备工程作为集中营,统一关押,统一管理,成为国家级的移植器官活人供体库。总后勤部统一分配集中营,分管调度、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然后总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供体调配到军方医院和部分地方医院,其运营模式是:向医院提供一个供体,就直接收取现金(或外汇),医院付账给总后勤部后自负盈亏。

郭伯雄于2011年10月23日至11月4日出访中美洲。期间追查国际调查员以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秘书身份对郭伯雄进行了调查,他对军队“活体摘取在押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的询问没有丝毫否认,但是强调要“通过保密电话”详谈。

郭伯雄在电话中对自称是周永康秘书的调查员说晚上给他打回电话再谈,“我通过保密电话邀你,好吧?”

4月1日,中共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马晓伟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郭伯雄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及其教训的通报。4月3日,卫计委的官方网站率先披露了相关消息。

此举也被认为当局在暗示郭伯雄与活摘器官罪行之间的联系。#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6-04-11 11: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