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

掀开原始梅峰的面纱

文/王金丁

植物栽成的迷宫。(摄影:王金丁)

    人气: 286
【字号】    
   标签: tags: , ,

1.
入冬的第一个夜晚,在海拔2100公尺的梅峰看星星,解说员悄悄告诉我们:“这里曾经在2005年下了一场三月雪,不只梅峰,连附近的清境和雾社都下了雪。”

躺在台湾大学实验农场教学中心前的“伴月坡”上,仰望广阔无比的星空,在宁静的夜色里与星星相望。寒风中,解说员说着星星的传说,从牛郎织女到西方的国王公主,美丽哀怨的故事带着我们走进无垠的银河苍穹。

梅峰处合欢山西南棱,南投县仁爱乡境内。区内植相复杂多变,以落叶果树、高山蔬菜、温带花卉等园艺作物为主,栽植数百种各式温带性植物。是一个被遗忘的高山秘境。

2
我们走过白杨步道尽头一棵高大的银杏树,站上了观景平台。眼前是雄伟的奇莱连峰,主峰、北峰与南峰罗列眼前。从北峰往左看,是合欢主峰跟东峰,越过奇莱南峰后面那条棱线,就属于能高山的范围了。

左边最近的那条棱线,拥有丰富的植物面向,也是梅峰所辖的三角峰。从“绿篱迷宫”方向望去,可以看见秀丽的雪山山脉。身处梅峰花草树木中,远处群山飘渺,遥望连绵山脉,更觉人类的渺小。

收回视线时,发现那棵银杏树干挂着的木牌,居然写着:“您知道梅峰哪一年下过雪吗?”

3.
“迷宫在哪里?”就在大水塔下面。

在苔藓植物室旁,以梅峰原生的“小实女贞”种植了一片广阔的绿篱迷宫,植株枝叶美观,花朵芳香,除了防风外,成了另一种景观。

从绿篱迷宫往草原走去,远远可以看见几排整齐直挺的白杨,枯枝伸向天空,萧瑟凄美的感觉袭卷而来。走近一看,枝丛里还挂着几片绿叶,是冬风刻意留下的。

一边是广阔的大草原,田亩阡陌铺着大地,栽植了各种农作物,一辆耕耘机正顺着白杨树那一端缓缓开来。这边,一畦高瘦的大麦枝梗在空中任风摇曳。站在山顶的草原上,感觉置身大地的生机中。

梅峰位于山凹处,凹处缺口东边是花莲、台东,平静无风。一旦来自东边的台风发威,作物则首当其冲。而柔软的白杨枝条破风效果佳,正是防风林的天兵天将。每年台风从花莲南边登陆,会带来强劲的东风,数排相互交错的白杨除了挡风,也成了梅峰富有诗意的景观。

这时,解说员脸上也铺上了梅峰特有的冬季黄色的阳光:“为了抵挡东风,我们通常将东西向的枝条去掉,留下南北的枝条,经过多年修剪,白杨步道变得整齐漂亮。”

4.
沿着梅峰山顶,我们走过一段步道,来到猕猴桃园时,突然感觉安静了下来,往低矮的树上看,头顶上出现一个个黑绿的果实,在风中稳然不动,原来猕猴桃们井然有序的挂在树上。

解说员望着果实说:“猕猴桃就是奇异果,在秋冬时节开始渐渐落叶,十二月时我们会采收台湾改良过的品种。”她转身指著不远处山坡上的一棵大树说:“后面那棵叶子比较圆、比较大,那是野外原生种奇异果,要在九月采收,让它的果实在枝上自然成熟,整颗熟透了,吃起来会比较甜。”

我们弯著腰,抬头仰望黑黑绿绿的果实,从果棚下钻出来时,满身的湿气里还带着果味,却赫然看见,草地上已稳然坐着三位石雕猕猴,一个用手摀著耳朵,一个掩着眼睛,另一个的猴掌盖满了嘴巴,或许正偷吃着猕猴桃呢,都一起望着我们。

5.
第二天,晨曦里的黑水塘还没苏醒,我们提着竹篮子走出教学中心,准备去采苹果。下了几个山坡,沿路多是柳杉林,再转过几圈山路,在鸟儿聒噪声中,看到一棵高大的柏树,旁边竹篱围起来的就是苹果园了。

“苹果原生欧洲、中亚细亚交界及喜玛拉雅山山麓,是人类栽植最早的果树之一,可能在我们祖先还是猴子的时候就有苹果了。”解说员说。

绿叶枝干间藏着绿的、红的,也有熟透了的苹果,果园里万头钻动,几只手指在茂密的枝叶间犹疑着,拿不定主意,让红绿苹果仍然悬挂空中。

“成熟的苹果红滟滟、圆滚滚的,体型比例也很美,还带有香味,是美丽的果实,可以现采现吃啊。”

提着盛满苹果的篮子回来时,教学中心前面的黑水塘已经映上了一线阳光。

6.
来到行政中心门口,阶梯两旁含苞待放的矮桃,目前只能看见繁茂的绿叶,解说员告诉我们,明年三月再来梅峰,那或深或浅的桃红将覆满枝条,昻然的宣告春天的来临。

“寒冬时,植物会休眠,很多树会睡觉,冬天阳光没那么多,叶子就不须要留那么多,果叶会全部掉光。休息一下,好好的度过这个冬天,隔年春天再长出新芽,开始新的一年。”

这时,行政中心右侧的唐梅已冒出点点粉红,帮白藓斑驳的枝干添上古意,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冬日的馨香,“其实,每棵树都有不同的丰姿、个性和存在的意义。”

只是梅峰,今年冬天怎么还不下雪?

──〈走访台湾大学山地实验农场 掀开原始梅峰的面纱〉《新纪元周刊》(第459期2015/12/17)◇#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时,二延平山顶云雾又聚拢了,准备下山时,已有摄影者陆续赶上山来,架起器材,等待着夕阳最后一道光芒。
  • 师父把一块尺把长的木头交给我时,看着我的就是这种眼神:“想刻什么就刻什么,怎么刻可以问问师兄们,也可以来问我。”后来我才了解,师父盼著徒弟们快快进步,什么都要给你,师父说:“要自己去领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 渐渐发觉,掌声里有纯真的鼓励,纯真里带着温馨,包含着共同的荣耀,让宽容、无私的慰藉盈满我的胸怀。
  • 一会儿,他的身体变成了小黑点,在岸上,还能辨出他弯腰的身影,身后一片蚵棚随着潮水退去,裸露出来的蚵架,已高过老渔夫的身体。
  • 早起的市民漫步园林小径,密叶间泼洒下早晨的第一道阳光。我跟着他们的脚步踏上园区东边露湿的木桥,一眼撞见了野溪从山上流下来,从脚下穿过,虽然不见水声,却感觉野溪连系着这个八公顷广阔的园林,隐藏着绵密的生机。
  • 巴掌大的小沙弥还站在樟木平台上,背着双臂,小和尚的光头仰望天空,一袭褂袍飘逸膝前,满身仙风道骨,如玉树临风。我赶紧藏起赞赏的神情,转过头去时,还好艺术家正端详着手中的雕像。
  • 董事长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着眼前的高楼丛林,想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下了决定后,转身的姿态俐落而优雅,回到长桌前轻松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响声,提笔在文书上满意的批了后,从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 一个大蒸笼端坐灶上,大口大口的冒着白烟,几个人眯着眼睛围着炉灶忙碌著,有人踮起脚尖捧著水瓢往大锅里加水,灶口,一个妇人弯著腰伸长脖子望着洞里添木柴,火舌一下子燃了上来。
  • 身处喧嚣的城市里,耳里灌的都是热门音乐,常常的,会想起北方小村庄的歌声。
  • 从田野到都市高楼,母亲跟着父亲走过了一生,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共同守护着这个最简单的爱情,只是都没有说出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