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奔向自由(幽默版)(5)

作者:李衡力
    人气: 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第一名。”我说。

“哇!──”许多学子发出赞叹。家长们也震了一震。

“哪科第一名呢?”知识分子家长问。

【“哦,是这样,”我说,“我都交了白卷,就像当年的张铁生一样,他交了白卷被选到了中央,他才是真正的第一名。我交了白卷,到时中央也会来人叫我去做官的。”

于是众人哗然。

一个家长解嘲似的说:“你呀,知道的太多了,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

“会有什么惩罚?如果知道了不该知道的话,”我问那们“解嘲”家长。“坐牢,枪毙,批斗?”

那位“解嘲”家长拨浪鼓似的摇著头:“你会很孤独的。”

“哈哈哈!”我笑道:“现在年代不同了。我们就像离弦的箭一样收不回去了!看,我们一气势已经起来了!”

听了这话,那位颇有见地的“解嘲”家长一时口吃,而我往四周望望,却也吃惊不小。只见许多学子显露出迷惘的神色,他们并不知道当年交白卷的张铁生是谁,看来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已经如此彻底的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我倒真显得很孤独了。)】

“倒数第一名”我说。

此语一出,众家长都被镇住了。

“好,这气势了不得!”有学子说,紧握著拳头。

“什么气势不气势!你们这是歪风邪气!”一位细眼睛女家长叫起来“到时你们通通找不到工作,吃饭钱都还要我们出。我们任劳任怨供你们上学,你们呀,哪里知道半点孝敬!”

听了她这翻话,许多学子愤怒起来。一位男生叫道:“你们就知道天天逼着我们读那些没用的书,你们什么时候对我们好过了?”

“这正正就是为你们好!”那位细眼睛女家长气急败坏的嚷道:“为了让你们读好书我们心都操碎了,真是好心被当驴肝肺!”

“你们以前孝敬父母吗?”我问道。

家长们又愣住了,没有谁会想到后辈会像长辈提出这个问题。在他们看来,让后辈孝敬他们是天经地义的事,至于他们孝敬前辈与否,则是你们这群兔仔子能问的吗?

那位细眼睛女家长冲着我喊道:“我每个月都给我妈300块钱,我怎么又不孝敬了,我们谁不供养著老人?你们呀,什么时候可以不要我们养就不错了!”

“我是问你们年青的时候孝不孝敬父母?”我大声问。

这下可真正把家长们问倒了,“尊老爱幼是中华民的美德”这句话在公共气车上听得人头皮都发麻了,可是我们家长这一辈人可真谈不上这点。当年,毛主席的孩子为了共产主义的实现不惜把他们的父母“揪出来”,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揪,只是这么做的却成了同辈人中的英雄呢!人类最美好的理想就是这样实现的──大义灭亲,取得革命胜利。现在呢,他们对于“孝敬”的呼声也是很高的,“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嘛!”,所以“你不孝敬我,看我不把你的腿打断了!”这前后连系起来可真让人感到无耻呀,所以呢就有这句口头禅“不该知道的还是别知道──”

这次,家长们可缄口了相当一段时间。他们脸上无一不显示出惶恐的神情,就如同小孩子一般。还从来没有人问过他们这个问题哩,自然更没有晚辈会这样问了。因为现实中如果爸爸妈妈对爷爷姥姥不好,孙子们往往跟上去补上几脚,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可如今这后辈竟然猪八戒倒打一耙,质问起爸爸妈妈孝不孝敬起来了!

这时,一个长得腰粗背扩的中年人走上前来,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说道:“呵呵,这个问题呢,想必这位同学知道的也比较多,我们当年呢有一些事情是没有听从父母的话,但在当时每个人都是这样的,那种环境嘛,你不那样也是不可能的,就是说呢,这也不能怪我们。现在呢,情况和那时是不同了,现在是和平时期,国家需要建设,我们供你们读书,希望你们读书,并不是说是要你们孝敬我们,而是实实在在的为你们好,让你们将来能够自食其力。我们是过来人,见的事情也多,所以,请不要误解我们了。”

听了这位腰粗背犷的中年人的讲话,其它的家长们都痴痴的点着头。是啊,他说的的确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太头头是道了,谁不爱自己的小孩呢?谁家小孩不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呢?家长们有时对后辈厉害了些,但那也只能说是恨铁不成钢啊!于是诸位家长便显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了。歌德的小说人物浮士德和魔鬼定下了契约,但后来因为他对一位少女纯真的爱而得到了神的宽恕。而家长们对子女的爱是毫无疑问的,那么他们迟早也是会得到神的宽恕的。只是浮士德可还和魔鬼有过契约,这众家长们有没有呢?当然是没有的啦!但仔细想一想,还真让人有些疑心。例如是万恶淫为首,他们做了家长,自然和伊甸园里诱惑夏娃的那条蛇有了某种契约了;其次,最近一些有识之士提出,共产党其实是个宗教来的,而且其任务是要坚定不移的打倒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这宗教也是煞厉害的,可能和魔鬼有些连系也说不定,红小兵们当年革命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和它结下什么契约吗?这的确令人惊疑不定了。但家长们相信爱,只要有爱,什么都可以被谅解的。和魔鬼结了契约也没关系,邪恶的力量嘛,自古有之,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我当父母的都亡了,还会有你小样的吗?所以这后辈对长辈的折磨向来是逆来顺受,那是由于他们生下来就有了原罪。根据马列唯物主义观点(非根据佛理),父母就是一个人的前世,这是因为马列无神论不承认元神的存在,所以找前世只好找在父母身上了。而这“前辈子”因为在文革破四旧时没做什么好事,所以“这辈子”的我们就得受苦,天天被压着读十几个小时的洗脑书,以便洗清“前世”的罪过。

而那位腰粗背宽的中年人仍然笑容可掬的讲解着他的理论。说实在,他那说法也令我有些心疑了。是啊,千错万错,爱都是没有错的,父母爱自己的孩子,希望他们“过得好”,这有什么错吗?他的理论已经在家长们中引起了强烈的共鸣,而学子们刚刚被我提升的士气被他这么一说又给弄糊涂了。学子们也毫不怀疑父母是爱他们的,是的,他们从小就在父母的要求下做了无数他们不喜欢的事情,可他们安慰自己道这是父母对他们的爱!是为他们好!如今那位笑容可掬的中年汉把这重复了千百次的“训练”又搬出来,其威力依然如此之强大。是啊,你必需去读那可恶而又愚蠢的洗脑书,这书百般的刁难你,耍弄你,你对其痛苦不堪,万般厌恶,可之所以去忍受那是为了父母的爱!有哪个孩子会违背父母的爱?于是千百万学子们日复一日重复著那愚不可及的生活,沉闷痛苦,混混僵僵,这就是爱!

而如今,那中年汉子引发的冥冥之声很快泛滥了。当被问道“你以前读书了吗?”时,家长们败下阵来了。当被问及“你以前孝敬了吗?”,家长们也败下阵来,但现在他们抓到了救命稻草了,那就是:为你好。

“我们真的是为你们好啊,这年头不读好书怎么找个好工作啊!”

“你们现在还不懂事,贪玩,可是你轻松了眼前,你会一辈子受苦的!眼前多受点苦,到时一辈子都可以过上好日子!”

“我天天上班那么辛苦供养你,全都是为了将来你有点出息,可别让我彻底的失望!”

“我一把把手将你扯大的呀,希望你将来成人自立,现在你走错一步,将来悔之莫及呀,多年的心血全部付之东流啊!”

“现在确实是可以找得到一口饭吃啊,满街都是铲子队的,扫大街的,你一辈子就打算那样吗?我们真真是在为你好呀!”

这“为你好”的泛滥之声充斥空气中,仿佛一曲怪诞的交响乐,它时而轻柔,温顺如绵羊;时而猛烈,凶狠如恶狼,渐渐的,耳边什么也听不到,只有“为你好”三个字像B25轰炸机一样在鼓膜上狂轰滥炸。诸学子们已如同不倒翁一般被拽得东倒西歪,眼看就支持不住了。我也头脑发昏,渐渐的要进入睡眠状态。

我心底在暗暗呐喊:“不行!决不能这样消沉下去,否则自由即将消逝!”

我扭头看了看革委会主席李强,他也昏昏沉沉的正在陷入睡眠的状态。我说:“你怎么不出头掌控一下大局?这样下去我们就得回去做奴隶了。”

李强竟出忽意料的答道:“唉,有什么办法,做奴隶就做奴隶吧,反正也做了那么多年了,也还是可以忍受的。”

这答话让我大吃一惊:我们那激进的革委会主席怎么能如此败下阵来?我扭头往旁边望瞭望,看到一个妇女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和李强,她不正是李强的母亲吗?啊,我力刻明白了为什么我们的主席败下阵来,这恰恰见证了母爱的伟大。当一个战士临死的时候,他心里面叫喊的不是‘皇帝’,而是他的母亲,正是他母亲不负责任的把他带来世上而使他蒙受了那临终的苦楚。而我们李强的母亲是个负责的母亲,她是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在“革委会主席”的“危险”位置上继续走下去的。看来,自由还是敌不过母爱。

我那强有力的盟友竟然在关键时刻卸下了肩头的重任。因此我的任务似乎更重了。我又看了看其它几位革委会的执行委员,我们的“穆桂英”陈烈丽已跑得不见踪影,其余几位都像不倒翁一般被摇得风吹雨打,我望了望王专,我们的数学才子,他眼里显露出绝望的神色,仿佛在说,“我不行了,你还有招的话,你上~”。我的心一阵悸痛,但同时,我的决心更坚定了。是的,再不能犹豫了,这魔咒正一步一步控制我们,我们已经一败涂地,现在还仅存一线希望。如不抓住机会,连这一线希望也将消逝殆尽。(待续)@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还有另一种,是周期循环式发展。也就是经过一圈的发展后又回到起点。如果用图形来表示的话自然是一个圈。”于是他转身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圈。“你们认为共产主义是一种直线发展还是循环发展呢?”
  • 在Harvard University Art Museums里,一位来自亚洲的老人,看过许多油画后,疑惑地问小民哥,“这个博物馆, 为什么有那么多耶稣的画?”
  • 某位美国人问小民哥,“全世界主要的恐怖组织与国家,是不是指‘伊朗、古巴、伊拉克、利比亚、朝鲜、叙利亚、苏丹与盖达组织’?”
  • 在通往黑暗世界的道路上里,有无数面如死灰的人群,正在盲目地排队与缓慢地行进中;一位年轻人十分不耐烦地问,“我们还要走多久,才会到社会主义的天堂呀?”
  • 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在海的脑海里都已经淡忘了,却有一件事偶尔使海想起来,那是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天傍晚,海正要出门去玩,山嫂(海的母亲)叫住他,吩咐他去买盒火柴回来煮饭。
  • 我们大院里那些孩子就是喜欢做游戏。每逢有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捉迷藏、玩猫逮耗子、警察捉小偷呀,整个大院弥漫着他们的嬉笑声。在孩子游戏的世界里,没有世俗成见,只有玩耍带来的快乐。
  • 一日,羲之奋笔疾书,不知不觉到了正午,间歇时抬头望望窗外的青山绿水,秀竹翠林,一阵微风拂过,羲之打个呵欠,顿觉困倦,便伏在书案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股烟,轻飘飘的往上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