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奔向自由(幽默版)(6)

作者:李衡力
    人气: 1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我忽然大声的发话了,但不是对家长,而对众学子说的。

“同学们!”我大声说,“自由是可以用来交换的吗?自由在我们眼中难道只是一件用来交易的产品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就根本不配得到自由!”

我环视了一下,看到大家把注意力都投了过来,于是我继续大声说:“现在有人提出要我们继续攻读洗脑书直到大学毕业,也就是要我们用5年到7年的自由来换取他们的爱!可是我要问一下,我们究竟是在为自己活还是在为别人活?”

我又环视一下,看到一双双年轻的眼睛中都发出了光芒。

于是我发出愤怒的吼叫:“我们活到今天为止一直都在为别人而活,难道还要继续吗?”

“不!”一个人震天动地的大吼起来,一看,这正是我们的革委会主席李强。他经过消沉后,迅速的振作了起来,再展雄风。然后我们那一度曾看似顶不住的数学科代表王专也大喊起来:“绝不!我们一定要为自己活!”

于是这了了两句口号形成一股如此强劲的旋风,校园里的氛围完全被改变了。每一位学子都像大梦初醒一般,他们的眼睛闪现出坚定的神情,同时以自己声带的极限呼喊道:“我们绝不再等了!我们现在就要自由!”

“自由绝不可以交换!任何交换都不允许!”

“从今天起我们要为自己而活,让奴隶的日子见鬼去吧!”

“自由万岁,自由万岁!”

这铺天盖地的自由的呼声将家长们那“为你好”的冥冥之声扫荡得一干二净。

家长们再一次不认识他们的子女了,如同他们刚闯进校园时一样。我看到,家长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犹如我们刚刚从教室里跑出来时那些老师的模样。我提高嗓音,对身边的家长们说:“你们大概觉得不认识我们了,但事实是,你们从今天才开始认识我们!”

自由的呼声让家长们感到惊恐,一些家长试图翻盘,他们举起手要给自己的子女几下子。但这时,学子们已不再害怕,他们对着自己的父母,高呼著自由之声,寸步不让。结果是,那举著的手全部缩了回来,没有一只能够打下去。

而这时候,学子们也看到,他们的家长竟然显出像失去依靠的孩子一般的惊恐神色。是啊,平时考了试,家长们都要声色俱厉的问:“考多少分?那么差!看你不好好学!下次还考这样我让你好看的!”这便是家长们依靠的法宝了,【但学子们自然不敢去想,如果让家长去考一考,他能考多少分呢?结果想必是“惨不忍睹”。】而这俨然是外行管内行。这内行虽然讨厌那作业,但他做的还是比外行要强的多的,但当今外行却叉著腿,好不威风的对内行指指点点,侮辱谩骂。这就叫“学术”,这就叫督促“读书人”。只是读的不过是反动的流氓洗脑书,所以出现这场景也没什么吃惊的了。

现在,家长们发现他们百用百灵的法宝对他们的子女竟然失灵了!他们失去了依靠!所以也竟流出小孩般的惊恐神情。同时家长们感到,命运和他们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他们年轻时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搞共产革命,破四旧,倒是好不威风了一阵。但共产天堂却也没实现的,实现的却是什么上山下乡,向劳动人民再学习。他们当初把不少老师,教授都训的不行呢,但接着却由乡巴佬,许多都是文盲,来给他们再教育。他们被耍了,这社会真可恶。但有无情也有有情,伟大的马列主义新时代继承者邓小平搞改革开放,有点钱赚了,社会“走上正路”了,而且也有书读了。只是他们在如今的经济社会中混得那么惨,不就是因为当年没有读书吗?他们被时代耽误了,这个错误绝不能再犯!所以他们马足了劲要让子女读书。这可是全心全意为子女服务。什么破四旧,闹革命都是骗人的,只这读书的事可绝对假不了!因为是全心全意为子女服务,所以免不了说一些督促的话。

“考那么差!下次这样就别进门!”

“我打死你!不读书!”

说这些话时倒也挺威风的。所以本着为子女服务之心,依靠着这样的法宝,也如意了许多年,在这过程中,早已经把这法宝看做是东方不败,没有不灵的时候。只要把这话“看你考的什么考!”挂在嘴边,这子女听了立刻矮了半截。家长们由此也心怀美好的憧憬:一方面言语犀利,树立了长辈的威信;一方面督促了子女,让他们努力学习,将来找个好工作。岂不两全其美。只如今这些小样的居然太岁头上动了土,眼皮底下造起反来了!而且还打不下手!

看那陈烈丽,刚才她被她老头子追着打,跑得就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可如今她竟然又吃了豹子胆,冲在前面大喊着要自由,坚决不读什么洗脑书;她把那些课本──家长们希望的所在,统统称为洗脑书!这小样的,吃了多少饭了?这个词也敢挂在嘴边么?现在陈烈丽的父亲就站在不远处,脸成了猪肝色,同时显露出孩子般的惊恐来;陈烈丽的母亲则站在他旁边,她惊疑不定的望着自己的丈夫,仿佛一只受伤的狗望着主人一般。

真是破巢之下安有完卵乎,家长们发现在那东方不败的法宝失灵以后,他们整个人都在子女前面矮了半截!现在这群无法无天的年轻仔,品尝到了胜利的喜悦,根本不把他们的娘老子看在眼里了!家长们也觉得他们在自己的子女面前变笨了,竟然不会说话了!他们过多倚赖那法宝了,开口就是:“考了多少分?”

“我打死你!”

“看看人家的分数,你还有脸活呀!”

现在这法宝失灵了,他们发现自己竟成了哑巴,不会说话了!可悲呀!人生,为什么就是那么变幻无常呢?

现在呢,家长们也就变得和学子们刚冲出教室时那些目瞪口呆的老师一样了。而学子们则再次燃起了欢乐的海洋。

“自由!自由!”

“绝不退却,勇往直前!”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大家尽情的呼喊著,欢笑着,同时带着胜利的眼光看着自己的父母。是啊,平时我们总是输给你们,你们一张嘴我们就矮半截。可现在我们不再吃你们那一套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至少是年轻的一辈站了起来。是否可以这样说呢?我们知道,当今的社会流行着这样的说法:“你可以什么都不信,但是你要相信自己的父母,只有他们才是真心为你好的。”这口号不知是何方神圣弄出来的,但就像轰炸机一样动不动对着鼓膜来一次狂轰滥炸,让人迷迷糊糊的,也有人呢听到这话,眼睛就射出犀利的光,仿佛领悟到了真谛。但眼前,和父母们对着干的快乐却是如此的巨大!看着他们变成了哑巴,眼中流露出小孩般的惊恐神色,学子们心花怒放!让那何方神圣的口号见鬼去吧,年轻人要有自己的生活!

而此时,就像刚才那些老师一样,家长们竟也有些被那欢乐的气氛感染了。他们从没见自己子女们这样开心过。一直以来,他们本着全心全意为子女服务之心,试图完全控制子女们的喜怒哀乐。是啊,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孩子能不能开心要看爸爸妈妈的脸色。考试考得好,爹娘高兴,就让小二郎也高兴下;考得不好,爹娘把脸色一放,让小二郎哆哆嗦嗦的。可现在,最后一道防线被突破了,小样的家伙们无法无天了。而法宝失灵后,爹娘们大脑一片空白,成了哑巴了。

但年轻的人们只是在尽情的欢笑着,呼喊著,充分的享受属于他们自己的时光。

正是欢乐会传染。家长们也激动起来了。他们的脸色也渐渐的变得柔和。看来事情是无法挽回了。何不顺其自然了。一位家长说道:“其实,不读这书也好,这书把孩子整的什么样啊!天天从早到晚,马不停蹄的。看着都心疼。到底又学到了什么呢?你看,现在不用读这书了,孩子多开心呀!”

不少家长表示同感,但也有的家长痛苦而吃惊的看着那说话的家长,他们的表情似乎在说:我们督促子女学习太较真了,现在下不了台了。就如同当那些年老的教师当被问及“你们为什么不也开心一下”时回答说:“我们在体制里呆的太久了,已经定了型,所以我们是不能笑的。”

对于那些督促子女特别较真的父母来说,形势可真是无情。想当年,他们对“教育”特别的投入,心怀美好的憧憬,一方面语言犀利,提高家长威信,这据说是“中国传统”,语言犀利是为了给孩子多受一点刺激,以便努力学习。这可是为人父母人生目标的问题。可现在,还了得!人生目标泡了汤,“考什么考一塌糊涂”这样的法宝逞威风的时代已经终结。真是凡有开始,则必有结束。只是结束的这样突然,让人膛目结舌!而那失落感带来的痛苦也真让人哀叹不已—

这时,学子们又举行了大会,重新确定了我们的阶级斗争革命委员会,李强仍任主席,大家齐声高呼:“自由万岁,自由万岁!打倒压迫,打倒剥削!”我们的委员会成立之初就艰苦的顶过了一次生死考验,相信在将来她会更壮大,成熟。每个学子的心中都怀有这个想法,今天我们自由了,可这是不够的,我们要让这奴隶国度的每一人都自由起来,为了这个神圣的目标,我们一往直前。

大家唱起了国际歌:“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从现在起,我们要走向社会,开创新的历史,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或许有人说,不读这共党的书是好的,可学生伢子岂不都要走到街上变成野孩子了?但学子们虽然烧掉了那万恶的洗脑书,可他们并没有停止学习,相反,他们开始了真正的学习。他们将走向社会,开始认真而精准的学习“社会”这本大书。

我们那新的学术生涯将会怎样?阶级斗争革命委员会是否经得起等待着她的一次次的风暴?请听下回分解。(全文完)@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还有另一种,是周期循环式发展。也就是经过一圈的发展后又回到起点。如果用图形来表示的话自然是一个圈。”于是他转身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圈。“你们认为共产主义是一种直线发展还是循环发展呢?”
  • 在通往黑暗世界的道路上里,有无数面如死灰的人群,正在盲目地排队与缓慢地行进中;一位年轻人十分不耐烦地问,“我们还要走多久,才会到社会主义的天堂呀?”
  • 五七年底,西北风使 足了力气, 将天空撕裂了一个口子, 把寒冷过早而无情地洒在齐鲁大地。 在山东大学校园内万物沉寂,寒风袭人,天上没有星辰,路上没有行人, 只有干枯的树枝在摇晃着, 显示出一点点生机。 在中文系的二层大教室里,坐着两位年轻人。 这里没有灯光,没有声音, 更没有欢笑。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已经坐了两个多小时了,谁都不说一句话.,相对无言, 泪水满面。因为明天他们就要分别了,天各一方,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 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在海的脑海里都已经淡忘了,却有一件事偶尔使海想起来,那是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天傍晚,海正要出门去玩,山嫂(海的母亲)叫住他,吩咐他去买盒火柴回来煮饭。
  • 我们大院里那些孩子就是喜欢做游戏。每逢有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捉迷藏、玩猫逮耗子、警察捉小偷呀,整个大院弥漫着他们的嬉笑声。在孩子游戏的世界里,没有世俗成见,只有玩耍带来的快乐。
  • 贼三打败文山的棋坛圣手张老后,文山县城内外就无人与他对垒了,自然地贼三便成了文山棋界的棋王,一种霸气常挂在贼三黑不溜秋的脸上,贼三因没有对手而百无聊赖。为招来高手,贼三拿出祖传稀世珍宝——一只玉兔作赌注,谁赢了就将玉兔拿去。一年半载下来,玉兔仍然挂在贼三的脖子上摇来晃去,甚是惹眼,就是没有人将它从棋盘上摘掉。
  • 子汉大学毕业分配在一间农村中学教书,因他是外地人,市区里没有亲戚朋友,没有落脚点,子汉就在学校里住宿。学校离市区六七公里,也不接近周边的村庄。因此环境幽静,挺适合读书,更令子汉兴奋的是学校的东南面紧靠水库,旁边的树木郁郁苍苍,一年四季,鸟语花香,景色怡人。子汉是读中文系的,很注重读书环境,在学校里没有干扰,他就安心读书。子汉读了不少的中外名著。小说读多了,子汉就萌发创作的欲望。晚上备完课改完作业,就着手于文学创作,小说、诗歌、散文等等,子汉想到什么写什么,这时的子汉不渴盼爱情,心中有倾吐不尽的构思,结篇以后投出去,也偶有发表,子汉在寂寞中找到了倾吐的快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