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灌屎灌尿 河南古稀老人狱中控告江泽民

人气: 2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4月12日讯】河南省淮阳县许湾乡彭楼村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何洪亮,多次被非法关押,他目前被劫持在郑州新密监狱遭受迫害至今。他曾在狱中受到种种酷刑和折磨,包括被灌屎灌尿等酷刑。去年五月诉江大潮后,何洪亮老人委托家人刑事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报导,九月诉江控告书递妥。以下是何洪亮老人的自述(文字表述有编辑):

在这场长达十六年的对法轮功迫害的恐怖岁月里,我也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受到非法关押、劳教、判刑、酷刑等多种残酷手段的迫害,至今仍在郑州监狱的铁窗下度日如年。

二零零一年皇历正月初七晚十点左右,以彭作民为首的淮阳县许湾派出所四个警察突然闯进我家。他们未曾出示任何证据,进屋野蛮抄家。之后,他们把我投进淮阳看守所非法关押。

“再有两天,人可能就不行了”

我一心只为做好人,没做过任何违法之事,公安无任何理由把我投进监牢,这是泯灭良知,随意践踏法律。我就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入狱八天,粒米未进,身体极度虚弱。

他们给我强行上吊瓶,后来扎不着血管,改用灌食。把我捆绑结实后,狱警一人捧头,一人捏鼻子,一人拿个螺丝刀,对着牙硬撬,撬开嘴后,插上管子强灌,极为粗暴残忍。就这样,每天都要灌一次,每一次都异常痛苦。

被关到十四天时,他们把我从监号抬到看守所院里。国保大队一个女头目见状说道:“不能再灌了。再有两天,人可能就不行了。”

钢管打全身骨节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上旬的一天,三大队二中队警察张清善叫廖浩到车间东头“审打屋”(此屋没有监控录像,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用钢管毒打我,专打全身的各个骨节,打了 约两个小时,恶徒两次把钢管打脱手,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骂得不堪入耳。我的脚面、脚踝、胳膊关节、手面、膝盖等全被打肿,脱不掉衣服,不能走路,得被人架着走。

被灌屎灌尿

四天后,副大队长沈建伟把我叫到操场,对我说:“你得吃屎喝尿,不能解手。”随后,令吸毒犯廖浩在他面前用棍子毒打我,沈见我的脚面青紫红肿,就叫专打脚 面。廖浩使尽全身力气,不停的朝我两个脚面上打,一直把棍打断。我被打的不能走路,残忍的狱警就叫包夹架着我走,忽前、忽后、忽停、忽慢、忽快的来回折磨我,使我的承受达到极限。接着,沈又令廖浩叫来一个年轻劳教人员,指令二人往我嘴里灌屎尿。两人将我拉到厕所门口,看厕所里的屎坑。

后来,他们又把我拉至车间,罚坐硬板凳,面朝墙,膝盖几乎挨着墙不许动,他们威胁:只要不“转化”,就不让上厕所!期间,我身子稍微动了一下,河南禹州市的黑社会头子张伟就照我脚上扎两锥子。这一天,从早上到晚上,狱警不让我上厕所。

无奈,我将小便解到矿泉水瓶子里。吸毒犯王祥汇报给沈建伟,沈令廖浩逼我把尿喝了,遭 到我拒绝。廖浩在沈建伟命令下,把尿浇到我头上,没有浇完的,就用绳子把瓶子系住,强硬挂到我的脖子上。

遭锥子狠扎 脚板流血

二零零九年三月中旬,一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张清善密令偷盗犯李建设、王小俊等四人把我按在住室东墙的墙根,逼迫“转化”。两个犯人按住我,两个犯人用锥子和复写笔狠扎我的脚底,扎得脚底伤痕累累,流着血。李建设还用拖把把儿捣我,我疼痛难忍,发出惨痛的叫声。

人格侮辱

二零零九年六月上旬,狱警张清善把吸毒犯马虎调到二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更为恶毒、流氓。六月中旬一天晚上,张清善、陈国旗等把我强按倒在洗浴间,陈国旗脱掉衣服,赤裸裸地拿着阴茎往我嘴里塞。我义正词严地说:“你这是犯法的,这是对我的侮辱!”他才罢休。

这年冬天,我还被罚在大雪天抱操场铁柱子,不许上厕所。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在饱受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百般折磨后,我九死一生走出劳教所。

再被判刑三年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我再次遭受非法绑架,关押。我在看守所关了十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到郑州新密监狱。我在新密监狱期间遭受骇人听闻的迫害至今。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4-12 2: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